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电脑科学学生为何竞赛失利?


美国计算机科学的学生以前领先于其他国家的同专业学生。但是在最近举行的一些国际竞赛中,东欧和亚洲编写程序的学生的表现超过了美国学生。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怎样才能扭转这种趋势呢?

致力于发展电脑技术的国际组织计算机协会 为来自世界各国的计算机编程学生举办了年度竞赛。组织者给由大学本科生组成的各参赛队出了八至十道竞赛题。获胜者就是正确地解出最多考题的那个队。

*从保持冠军到名落孙山*

1977年到1989年,每次竞赛的获胜者都是一个美国大学队。美国学生一直到1990年代末期还名列前茅。但是在那以后,亚洲和东欧学生一直领先。今年,只有一个美国大学队名列前12名。而去年,连一个都没有。

一些分析人士说,美国计算机专业学生的欠佳表现,应该当成对美国政府、业界人士和教育界敲响的警钟。

*学生减少*

梅尔.施亚维利是宾夕法尼亚州哈利斯堡科技大学的校长。他说,令人担心的问题是,主修计算机技术和其他科学专业的美国学生人数正在减少。

“如果看看美国在这些专业里培养出来的学士或者硕士的比例,它只是印度和中国的一半。印度和中国是培养这方面人才的两个主要国家。换句话说,在美国,不到三分之一的大学生要学理工或者工程数学专业。而中国的比例则是70%。”

施亚维利说,美国的科学教育总体上也在走下坡。他说,这个问题从娃娃时代就开始了。

“数学课程和对幼儿一直到八年级教师的培训常常交给不是数学专家的人,更多的是交给数学教员。在小学教数学,虽然你得有教师证书,但不必拥有数学学位。”

*数学课容易 起步晚*

施亚维利说,计算机科学的基础是数学,尤其是几何,而小学开始教这些科目的时间太晚了。美国中学的数理课程没有象一些亚洲和欧洲的课程那样具有挑战性。这样的话,选择主修计算机、工程学或者其他理科专业的大学新生往往不能应付大学理科课程的复杂性。在他们的第一学期之后,这些新生中就有许多人转而主修非理科专业了。

道格.怀特是位于罗德岛州布里斯托尔的罗杰.威廉斯大学的计算机学教授。他说,为了使计算机专业留住学生,许多院校降低了课程难度。

“大学课程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如果我们要保住饭碗,我们就得在计算机专业里留住学生。’所以,在有迹象显示学生们要离开的时候,教员们就开始简化他们的课程,以便留下比较多的学生。结果是培养出了技术水平更低的学生。于是,你看不到计算机科学和电脑信息系统的严密程度,这会使编写程序专业退回到25年前的水平。”

*和中印相形见绌*

在这同时,怀特教授说,中国、印度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出现了技术飞跃,在软件开发和计算机编程方面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这促使数百万青年人涌向开计算机课的大学。

道格.怀特帮助雇用电脑专家的国际公司出编写程序的试题。他说,大公司越来越对来自亚洲的程序编写人员感兴趣,因为他们不仅技术比较强,而且比美国的程序编写人员工资低。

在美国,人们对计算机技术的工作外包给发展中国家的问题越来越关注。不过, 怀特教授说,这还是有一些好处的。

“总的来说,因特网和全球化让印度这样的第三世界国家通过创造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而真正改善了它们的境况。这是个很好的例子。这对世界来说很好,因为这意味着这些情况很差的国家的工资和收入水平正在改善。所以,这是好的。可怕的部份是,当那些工作流失的时候,许多正在谋职的美国人就会面临具有挑战性的处境。”

*担心出路 避开编程*

一些分析人士说,近年来,许多美国学生避开计算机编程专业,因为他们担心这个领域的工作机会和工资将会减少。

格莱格.贾格尼在犹他州盐湖城的威斯特敏斯特学院担任计算机系主任。他说,这种情况的结果是,美国将面临计算机科学人才短缺的局面。

“好几位高科技产业领袖担心,随着计算机专业入学率的下降,五六年以后,就会没有足够的、在美国院校拿到计算机科学学位的毕业生可以满足需求了。”

格莱格.贾格尼说,对外包现象的担忧必须解除,因为这只是计算机行业一个小小的部份。

*对策*

许多分析人士说,教育界人士和企业界领袖们必须通力合作,改善美国的科学教育。他们说,数理课在孩子们更小的年龄就必须开始了,而且,高中必须让学生做更好的准备,来迎接大学的计算机和科学课程的挑战,以便提高美国人在21世纪的竞争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