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政府对民间抗艾组织存有戒心


参加第16届国际艾滋病大会的中国民间人士说,中国政府虽然开始鼓励非政府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但是政府仍然对非政府组织的活动存有戒心。

自中国政府2003年正式承认中国艾滋病疫情的严重性以后,中国民间从事抗击艾滋病宣导工作的组织和个人得到了更多的活动空间。虽然中央政府展现了鼓励非政府组织参与抗击艾滋病的积极姿态,不过,政府仍然有戒心。

*贾平:政府把事情政治化*

正在多伦多参加国际艾滋病大会的中国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贾平在接受采访时说:

“应该说中国政府最近这两年来在各种官方文件当中,包括今年3月公布的《艾滋病防治条例》中,都表现出了鼓励非政府组织参与抗击艾滋病的积极姿态。今年的政策略有改变,强调以政府为主。我个人的理解是中央政府的政策逐渐变得开明了。

“但是,我还是要强调,中国各级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对民间的参与存有一种戒心,也就是说把这件事情政治化了,尤其是乌克兰发生颜色革命以后,中国政府对民间社会的参与可以说加强了警惕的心理。同时非政府组织领域内部这些年随着资金的增加,资金来源的不同,非政府组织的声音也在不断增加,而且产生了许多不同的声音,这些不同的声音有的是政府不太喜欢的。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民间组织内部出现了一些纷争,这些纷争带来了对非政府组织的许多负面影响。”

*民间防艾组织内部纷争*

作为民间防治艾滋病活动人士,贾平是全球基金中国国家协调委员会非政府组织类别的代表。贾平对中国非政府组织内部出现的纷争表示担忧。他说:

“我比较担忧的一点是中国民间社区的纷争,带有政治斗争式的纷争。纷争出现的原因一个是政府开了口子,民间社会开始崛起了,或者说至少在艾滋病防治领域。这些崛起的民间组织因为有了资金,就成为一种势力。那么这种势力应该往什么方向走是中国政府和整个社会未来需要应对的。

“政府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口子,要想压回去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明智的。没有民间社会的参与,艾滋病是控制不住的,中国就无法兑现国际承诺,也无法承担对自己国民的责任。”

*孔德麟:单一病民间组织生存难*

另外,一位来自中国的民间组织代表孔德麟本人是血友病患者,是中国血友病联谊会的负责人之一。孔德麟表示,中国对其它一些抗击单一疾病的民间团体的关注不够,类似象中国血友病联谊会这样的民间组织的生存状况不佳。

他说:“生存状况比较糟糕,因为艾滋病大家都在关注,也有国际方面的干预。但是在其它的疾病方面,不单单是血友病,民间团体的生存非常困难。中国民政部有规定,单一疾病不能注册社会团体,这样就限制了我们组织的发展。很多事情想做,但是名不正、言不顺。”

孔德麟说,目前中国血友病联谊会是以一个注册网站的形式在活动。血友病是一种遗传性的血液凝结方面的疾病,在出血时必须及时输血,凝血因子是血友病人经常使用的以保障生命安全的唯一药品。 中国河南等的非法、不洁采血造成了艾滋病的传播。已经有许多血友病患者被确诊因使用血液制品而感染艾滋病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