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致力于消除饥饿的改革家肖尔


今日美国节目经常介绍一些对美国社会有贡献的著名人物,今天我们要介绍一位致力于消除饥饿并且具有创造力的改革者比尔.肖尔。

*创建SOS*

比尔.肖尔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一个组织的共同创建人和执行董事。这个组织的名字叫“分享我们的力量”,简称SOS。

“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在21年中为缓解饥饿募集了两亿多美元,没有从政府机构或基金会拿一分钱。

*筹款来源*

在一家餐馆,这位厨师说:“我们这里有美味的鸭子,还有黑橄榄酱,好吃极了。”

有趣的是,作为一个消除饥饿的组织,“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募集到的钱来自于人们的大吃大喝。

每年在北美大约60个城市举办的所谓“全国美味”聚会中,宾客们品尝一万多名厨师和餐馆业主的招牌菜。

然后厨师们把这些销售所得的每一分钱都用于消除其它地方的饥饿。

一位妇女说:“这是我们饮食业回馈社会的最好方式。”

另一个说:“没有什么比看到孩子的笑脸更令人感到欣慰了。这是我们一次又一次参加这种活动的原因。”

*肖尔的背景*

这一切来自于比利.肖尔的灵感。他的家人,朋友和他手下的工作人员都叫他比利。

肖尔说:“这些厨师和餐馆业主使我们明白了,他们真正喜欢做的就是以他们独有的方式进行捐助。你我都可以写支票,都可以利用自己的时间义务在救济餐厅里给人发盘子。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一席能募集到很多钱的美餐。我觉得,厨师们明白其中增添了他们特有的价值。”

52岁的比尔.肖尔在宾西法尼亚州匹兹堡的一个犹太中产阶级家庭中长大,在他的家庭中,社会责任感贯穿于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他的父亲管理一位美国国会众议员在当地的办公室,他的母亲则投身于政治竞选活动。

肖尔说:“我有生以来,只渡过一次假,我上大学前唯一一次离开匹兹堡就是到华盛顿来参加1968年的反越战游行。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

比尔.肖尔的妹妹戴比也很活跃。1984年戴比和肖尔共同创建了“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从次以后,戴比一直与她的哥哥并肩工作。

比尔.肖尔当时在国会山担任美国参议员加里.哈特的助理。他每天都在关注埃塞俄比亚饥荒的新闻报导,报导称饿死的人数最终会超过20万人。

他说,这场惊人的饥荒海啸成为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我在参议员加里.哈特办公室工作的时候,要处理方方面面的问题,比如‘哈特参议员对此应该怎么说?’‘他将做出什么反应?’‘他是否应该发一份新闻稿?’我发现我真的没有为自己考虑或感受。”

肖尔先生贷款两千美元,在国会大厦附近开设了一个办公室。

“毫不夸张的说,每次参议员去投票的时候,我飞快地跑到四个街区外的这间办公室。所以说,最初的两、三年,我就是这样每次抽出二十分钟,到“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工作。”

*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也有饥饿*

肖尔兄妹俩预计,“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会吸引可靠的、足以支撑的经费,他们将把这些经费集中投入到那些值得帮助的国内外消除饥饿的组织。

比利.肖尔记得哈特参议员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他能找到25个合适的人,那些人就会影响25个朋友,他们的朋友也会影响自己的朋友。

肖尔说:“我们开始成立“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时,也是这样想的。我们想,如果我们能找到25个在食品、烹饪和餐饮业有影响的人支持我们,就会产生连锁效应,使更多的人加入这一事业。”

比尔.肖尔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个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里,竟然还有许多儿童饿著肚子上床睡觉,并且营养不良。他说,只是塞给他们食品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肖尔说:“你要有政治意愿,明确指出在地球上这个最富裕的国家里,还有3千5百万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是无法接受的。另外,不利用我们的资源去积极帮助世界上的其他人,也是无法接受的。”

*三个孩子的父亲*

“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的共同创建人比尔.肖尔已为人夫,并且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最小的孩子只有一岁,他同时也是一名多产的作家。

他在他走访的地方给“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的支持者寄公开信。

比如去年夏天遭到两场飓风袭击的墨西哥湾沿岸地区。他的著作之一,“大教堂内”反映出他对雄伟的教堂建筑的敬畏。这些建筑同时也是他从事的消除饥饿工作的象征。

“如果你来到意大利米兰的大教堂,这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哥特式教堂,始建于1330年,于1843年竣工,总共用了513年的时间才建成。

当你站在那里,你就会意识到每一个参与建造这座教堂的人可能只确切地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们在有生之年不会看到他们所完成的工作成果。他们意识到,他们是更广大的社区的一部分。所以在我们处理有生之年也许不会看到结果的一些棘手的社会问题的时候,建造教堂的信念可能会非常有价值。”

*更深层的贫困问题*

当比尔和戴比.肖尔成立“分享我们的力量”组织的时候,他们认为会募集到很多钱,把这些钱交给食品银行,就会结束饥饿。

如今肖尔却说,他逐渐意识到,饥饿是更深层的贫困问题的一个症状。肖尔引用作家乔纳森·科佐尔的话说,他学会了选择那些“事关重大,却能轻易获胜”的战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