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听证会人民币值再成焦点(1)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本星期就中国的金融问题专门举行听证会。听证会涉及的问题很多,但人民币汇率再次成为会议的焦点。不过,这次会上作证的人士不再要求制裁中国,而是强调调整人民币币值符合中国经济自身的利益。

*要求制裁的声音几乎绝迹*

在所有涉及中国的经贸问题中,人民币汇率在美国国会受到的关注程度最高。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前几年举行的听证会上,要求制裁中国的呼声非常高。舒默-格雷厄姆议案就是在这个呼声之中提出的。该议案限期中国调整人民币汇率,否则将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7%的惩罚性关税。

不过,在星期二举行的中国金融业状况的专题听证会上,这种要求制裁中国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绝大多数的专家大体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要让中国调整汇率不能靠威胁的手段。他们在作证时都强调,调整人民币币值不仅有利于世界经济的平衡发展,更重要的是有利于中国经济自身的结构调整。

*伯格斯滕:调整汇率是解决问题的钥匙*

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过去几乎每年都要参加美中经审会的听证会。他在这次作证的时候指出,从上次听证以来,国际经济不平衡问题更加恶化,而中国经济不平衡也大大发展。

他认为,调整人民币汇率是解决中国当局面临的各种问题的一把钥匙。

伯格斯滕说:“从我上次参加听证以来,全球的失衡问题,特别是中国的失衡问题,是大大地恶化了。中国的全球经常账顺差今年可望达到2500亿美元,占中国GDP的9%。这和任何历史数据相比都是非常高的。从中国内部的角度来看,过去几年中,中国贸易顺差的增长占了总体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中国的消费在GDP中的比例约为40%,远远低于美国的70%多,甚至也明显低于印度的60%。”

伯格斯滕指出,中国的经济失衡问题已经发展到不能持续的程度。最近,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可能正在出现再次过热,中国的高层领导人也多次承认了这个问题,所以,中国要压缩国内需求,改变经济增长的结构,从现在的出口和投资驱动型转向内需驱动型增长。

伯格斯滕认为,调整汇率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办法。

*伯格斯滕:教科书提供了答案*

伯格斯滕说:“在这个情况下,教科书提供了一个可供采用的政策工具,就是调整你的汇率。我见过的每一本经济学教科书都是这么说的。调整了汇率就可以减弱出口冲动,从而减缓经济增长的速度。汇率调整了,可以降低进口商品价格,有助于降低通货膨胀的压力。这次,中国如果调整汇率还可以遏制投机性资本的流入。这些资本是要赌人民币进一步升值。这种预期是货币供应加速增长的主要动力,它推动通胀压力上升和银行坏帐的增加。”

伯格斯滕的结论是,无论是从中国国内经济的哪个方面来看,调整汇率都是有益的,必要的。

*斯瓦格尔:中国购买美政府债券为一大损失*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菲利普.斯瓦格尔在会上表示同意伯格斯滕的看法,但他还补充说,中国为了控制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而不惜血本购买美国政府债券,这对中国工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斯瓦格尔说:“中国的货币政策扩张度太大,引起汇率过度疲软,流动性增长过快。中国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动机是什么?我认为,中国政府的动机就是为经济强劲增长和社会稳定购买一份保险。我认为,这份保险实在太昂贵了,也没有必要,现在这份保险已经开始伤害到中国经济自身了。”

斯瓦格尔表示,如果说人民币对美元比价低估25%的话,中国实际上在购买美国财政部债券的时候就多付了25%的价钱,相当于中国工人每年要给美国公民赠送500亿美元的礼物。由于人民币被低估,中国家庭把自己艰苦劳动创造的财富通过出口补贴给美国家庭和美国企业。

斯瓦格尔认为,中国花费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帮助美国降低了通货膨胀,把利率维持在较低的水平。斯瓦格尔认为,中国应当调整汇率政策,不要继续做这样的赔本买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