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广东报告称国有企业主管大谋私利


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星期三发布的《2006广东省情调查报告》称,广东某些亏损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用企业的基金,肆意为自己涨工资,发巨额奖金。

《2006广东省情调查报告》作者之一、广东省纪委常委、秘书长蒋乐仪抨击一些国有企业领导人基于夸大了的个人对企业的贡献,给自己制定过高的工资标准。蒋乐仪对中国媒体说,有些亏损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几年内就拿到上亿元人民币,他们以各种各样奖金的名义瓜分国有资产。

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和南方月刊杂志社合编、李子彪主编的《2006广东省情调查报告》说,广东现有的工资体系缺乏标准和有效约束,完全失去了控制。

*管理失控*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宏观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成建三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我现在可以提供一个例子,就是几年前广州白云山制药厂的老总贝兆汉,对房地产投资的失误里面涉及的问题就比较多。他一个国企老总,说是国有企业,但是国资委根本没有办法去监管他。包括广东的科龙集团,当时把科龙的股份卖给顾刍军那个价格外界就很怀疑。顾刍军当时花了几个亿就把科龙20%控股权掌握在他的手上。”

成建三表示,国有企业的监管方式存在问题。他说:“国有企业从理论上讲是全民所有的,国家只是一个管理部门。失去控制以后,这个企业的性质我们就很难去判断了。完全失去控制以后,完全内部人控制以后,它就完全自己来在里面给员工发高工资或者自己给自己加工资,都处在一个失控状态。”

*约束不足*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说,现在中国对国企老总在激励机制方面还是比较灵活的,比如说,采取了年薪制,取得股份等方式,但问题就是约束不足,约束机制还是缺位。

胡星斗说:“国企领导人实际上是政府官员,还是服从上司的命令,服从政府的指令。因此常常使国有企业亏损,国有资产流失。但可能还是不承担责任,因为他的责任就是服从上级的命令。所以它是这样的一种体制必然造成的情况。”

胡星斗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表示,国有企业还是要改变那种官本位行政级别的做法,让它真正成为市场的主体。他说,中国国有企业现在都在建设现代企业制度,本来董事会应该是集体决策,但是在中国往往都是董事长或者国企总经理一个人说了算,基本上不是民主决策,监事会也基本上不起什么作用。据调查,在中国监事会起作用的只有10%左右,董事会能发挥集体作用的也只有20%左右。如果进行了公司制改造,股份制改造的股东大会,能起作用的也只占5%。

*制度落后*

胡星斗说:“也就是说新的治理结构没有建立起来,制度落后这可能是国有企业存在问题的关键。”他还说,应该建立产权比较明晰的以私人产权为主的这样的一个制度,如果要保存国有,它也应当是产权多元化。他说,要引进战略投资者、银行持股、外部持股,要引进独立董事、产权要更加清晰,还有就是国有企业一定要跟政府脱钩,国有企业的领导人的考核要像新加坡那样建立独立的考核小组、委员会来进行考核,要对国有企业的财物进行独立的审计,进行外部的监督。

胡星斗说:“中国有很多事情,不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政府机关,它往往都是内部监督,内部审计,现在就是都要把它变成外部监督外部审计。这样才可能真正的起效果。”

广东国有资产监管委员会的数字显示,广东21家大型国有企业去年上半年的利润平均下降了6.5%,劳动力成本却上升了11%。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