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被批两案件审判不公随意定罪


在过去两天里,中国对受到国际瞩目的两个案件进行了判决。观察人士批评中国当局在审理、判决纽约时报北京分社前调研员赵岩和山东维权人士陈光诚案件的过程中明显违法,并对当局默许,甚至是操纵流氓打手骚扰律师的做法感到担忧。

*赵岩案反复推延后以诈骗定罪*

纽约时报北京分社前调研员赵岩在2004年9月被中国国家安全机关秘密逮捕关押,长期不给他提出罪名,后来给他提出的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以及“诈骗”。

*泄密罪不成立罗织其他罪名*

在今年早些时候,当局一度撤销这两项罪名,然后又恢复了这两项罪名。尽管赵岩的律师之一莫少平提出强烈的抗议,表示当局的这种做法是违法的,北京当局最后还是以“诈骗罪”的罪名给赵岩判刑3年。

官方新华社报导说,法院认为检察机关对赵岩提出的泄露国家秘密罪证据不足。这一宣判结果令中外许多观察人士感到意外。中国当局一直没有对外说明赵岩到底泄漏了什么国家秘密,但是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当局怀疑赵岩在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即将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之前,把这一消息透露给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坚持表示,该报报导的有关消息的来源不是赵岩。在北京的法院宣判赵岩泄露国家秘密罪不成立之后,纽约时报执行编辑比尔.凯勒发表声明表示,这是等于在泄露国家秘密罪的问题上宣判赵岩无罪。声明说:“我们一直表示,据我们所知,赵岩所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从事新闻工作。”

纽约时报援引赵岩的姐姐赵琨的话说,赵岩家人也认为法院在赵岩被控泄露国家机密的问题上算是尊重了法律。但是赵岩的支持者认为,当局最后以赵岩进行“诈骗”的罪名给他判刑,纯属罗织罪名,一定要给赵岩定一个罪,以便保留面子。

*分析:当局要打压可随意定罪*

香港时事评论家柳三禅认为,北京当局最后没有用泄露国家机密这种更重的罪名给赵岩判罪,显示出当局在司法问题上变得更谨慎。然而,一般观察者认为,当局用“诈骗”这种罪名给赵岩定罪,也显示出中国当局依然沿用过去的一贯做法,这就是罗织子虚乌有的刑事罪的罪名来打压当局所不喜欢的人。

柳三禅说,就中国特别行政区香港的记者而言,赵岩的泄露国家机密罪虽然最后被裁定不能成立,但是,香港和中国大陆的记者依然不能感到安全,当局随时可以利用这个罪名来整治记者,因为中国当局对国家秘密广泛而模糊,而且可以随时变化,这就给了当局威胁记者、整治记者乃至其他当局所不喜欢的人很大的方便。

他说:“到时候,我说你泄漏了国家机密就是泄漏了国家机密,说你不是就不是。”

*陈光诚案审理更是令人担忧*

在纽约时报前调研员赵岩被判刑3年之前的一天,山东双目失明的陈光诚被当局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罪名判处4年3个月的监禁。

许多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当局以这种可笑的罪名打击报复陈光诚先前揭露地方当局强迫妇女人工流产和绝育的违法行为。

不过,更令许多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担心的是,中国当局在处理陈光诚案件的时候,对陈的辩护律师进行骚扰、威胁。陈光诚的一个律师被不明身份的人抓走,其他的律师被显然是当局操纵的地方流氓指控盗窃,山东当地的公安机关然后以此理由对陈的律师实行拘留,让他们无法出庭为陈进行辩护。

*腾彪:为中国人权恶化感到担忧*

中国维权律师腾彪表示,他对中国人权状况显然是在恶化这种趋势感到担忧。

他说:“对一些维权人士和记者进行打压实际上是表现出中国政府正在背离他们想力行法治的初衷。”

一些观察人士指出,中国当局在过去的两年里明显加紧了对维权人士和维权运动的打压,并不是出于偶然,而是执行中共最高当局的旨意。有报导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本人早些时候下令对维权人士进行打压。中国当局对这类报导和传闻没有否认也没有证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