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北京知识分子:抓高智晟不合法


北京的几个知识分子认为,当局秘密抓捕维权律师高智晟,不符合中国的法律。他们都呼吁当局尽快放人。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八月中旬在山东被秘密抓捕。一个多星期来,记者陆续采访了几位北京的知识分子,他们都认为,这种秘密抓人的做法,没有任何道理。

*不应为枝节问题抓人*

自由作家刘荻,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时曾用不锈钢老鼠网名发表文章被国安抓捕,扣押一年后无罪获释。她说,高智晟的所做所为,并没有得到百分之百的认同,但是,一些枝节问题,绝不是当局抓人的理由:

“他把三个人说成五个人,这不是共产党抓人的理由啊!”

*伤害高就是伤害大家*

北京作家余杰,因为发表尖锐的批评文章,也被当局扣押过。他对美国之音说,大家都应出面维护高智晟的人权,因为对高智晟权利和自由的伤害,也是对余杰和其他公民的伤害:

“高律师的言行,并没有触犯中国现行的宪法和法律,而且,官方对他实行这样的秘密抓捕,而且一直没有公布任何罪名,对他的家人进行骚扰和囚禁,都严重违背了宪法和法律”。

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原副教授焦国标,因为发表《讨伐中宣部》一文而引起海外极大关注。他最后被北大赶下了讲台、赶出了校门,也和刘荻、余杰一样,成了“社会上”一名自由作家。

他在高智晟被捕之后,曾和律师滕彪到高智晟家中探望,结果也被公安短暂扣押。记者问他,作为一个读书人,是否会经常参加这种“探视”活动?焦国标说:

“这要看情况。总体上说,不是什么人我都去看。老高和我挺熟,他出事了,他的孩子,都需要我去看看,外婆也需要打电话。没有点行动,在道义上也说不过去呀!”

*早已有之 近年更烈*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友渔更是直言批评秘密抓捕高智晟是“不合法”的:

“其实中国当局,尤其是执法当局,从来就没有严格遵守法律,但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像,那就是:最近几年,那种赤裸裸的完全不顾法律,做得比前几年糟糕得多”。

*高智晟太激进?*

高智晟在今年年初曾组织绝食运动,对此,海内外、即使是在异议人士内部都有不同声音认为,这种活动太“激进”,不仅不会取得成效,而且会丧失民主派人士努力争取到的来自不易的“生存空间”。

对此观点,刘荻是这样看的:“这些批评意见,我不是完全同意。但老高做的事,从效果来看,并不好。”

余杰不久前曾在美国会见了布什总统,后来又在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见到了美国驻华大使雷德。余杰说,在许多政治问题上,他和高智晟等维权人士的确存在分歧。这一点,他并不讳言:

“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来推动维权活动的发展。当然我也知道,今天的法律也存在很多重大的缺陷和局限性。但我仍然愿意在法律的框架内做,不会把会见活动泛政治化,这样作,有可能使跟中共的冲突更加剧烈,使得我们这些年已经通过长期的争取、努力和博弈获得的一些空间和自由,全盘丧失掉。”

余杰说,中国的民主化,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而是一个长期的、水滴石穿的过程。

*不以主观愿望为转移*

但是,社科院哲学研究员徐友渔说,这种“博弈”的结果,很大程度上不以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主观愿望为转移:

“假如我是高律师,我可能还是用一种更加平静、更加理智的方法来维权。但是,他这种做法,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性格来衡量。他们取消高智晟的律师执业权,不知道有什么法律依据。如果没有,道理还在高智晟这边。”

徐友渔说,“你尽了自己的可能做了以后,他要来惹你,要来剥夺你的权利,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因为《讨伐中宣部》一文而得罪中共宣传当局的焦国标,也认同这种说法。 他认为,他的本意是不愿意和任何人“为敌”的。但人家一定要“请他进去”,他也没有办法:

“他没有一个标准。你‘进去’不‘进去’,并不在于这点。他没有一个预先你知道的标准。比如,去看看(高智晟的)孩子,他的家属,怎么就该‘进去’呢?但是,他抓住你不放你,你也没有办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