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四川高温旱灾再引发三峡工程辩论


今年夏季重庆和四川等地突破历史纪录的高温旱灾仍在持续。高温旱灾引发了“谁是这场旱灾罪魁祸首”的争论。与此同时,中国三峡总公司的又一项重大水电工程、金沙江向家坝水电站年内即将动工。环境保护人士认为,这将对长江上游的水短缺和气候恶化火上浇油。

北京地理环境学者王红旗认为,四川的旱灾主要由三峡工程引起。亚洲时报引述王红旗的话说,三峡大坝建成后变成一道人工屏障,令长江江面的水气无法正常的进出四川盘地,盆地犹如一个大木桶,水气无法正常与外界循环交替,经年累月而导致“桶内”气温失衡,高热乾旱天气随之产生,也就是所谓的“木桶效应”。

*中国否认三峡工程有负面环境影响*

中国官方完全排除三峡工程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中国媒体引述长江水利委员会江务局局长史光前的话说,长江是一条“雨洪河流”,水情历来与降水有直接关系,与三峡工程无关。

重庆市气象台台长刘德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表示,“木桶效应”实际上没有科学道理。他说:“所谓的木桶效应就是三峡峡谷是木桶的一个档板,说水汽都是从那边过来的。实际重庆的降水、水汽不是从那边来,应该从南边,南海、孟加拉湾,这些南部的海域通过西南气流或者偏南气流输送过来的。这是一个大范围的水汽输送,而不是一个局部地区的水汽输送。”

*戴晴:筑坝对气候有直接影响*

北京的环境保护人士、独立作家戴晴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认为,三峡工程肯定对环境有很多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戴晴说,为了拦三峡工程的泥沙在长江的上游和支流建造了一系列的水坝,水坝把水拦截了,这是有关系的。

戴晴说:“那么因为中国全面水短缺,那么四川像闵江,他们筑坝都是想把水截留在本地,而不让支流的水顺利地流到长江里面。那么这个对那些河流的下游重庆市这些城市来讲,他们的乾旱是有关系的。我不能说三峡工程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三峡的上游和支流上不断的做坝,像重庆地区就建了400多座坝,这样的坝改变了原来河流的天然的形态,对气候一定有直接的影响。”

对于未来大旱的前景是否会有什么规律,刘德表示很难预料。他说:“这个不好说,它不会严格按照每隔50年出现。”

*官方媒体承认大旱给农民带来大灾*

南华早报报导,四川社会科学院农业科学研究所的郭小明认为,政府的工业政策以及水资源的浪费也难辞其咎。中国官方媒体承认大旱给农民带来了大灾,一些农民的秋季收成只有往年的5%。

中共重庆市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汪洋表示,会想办法解决农民的困难。汪洋认为,中国有3千多亿吨粮食储备,绝不会让重庆人饿死。至于农民的收入问题,汪洋表示,要组织起来外出打工来弥补旱灾的损失。汪洋说:“我们现在组织10万人到外地打工,现在已经走了一万多了。10万人到外边打工,到新疆摘棉花,一个月可以挣两千块钱。我们要争取叫减产不减收。”

重庆市政府同时补贴困难群众城镇每人25元农村每人10元,五保户每人10块钱。

*又一项水电工程即将开工*

重庆及四川地区旱灾原因的争论继续之际,中国官方媒体报导,中国三峡总公司的又一项重大的水电工程,估算开发资金达万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位于金沙江的向家坝水电站年内即将开工建设。

北京的环境保护人士、独立作家戴晴在接受中文部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是对长江上游的水短缺和气候恶化火上浇油。戴晴:“这种大规模的三峡的上游和支流的水坝,拦沙的也好,发电的也好,他们这种没有节制的启动一定是对于长江将来面临的水短缺、气候恶劣变化无常火上浇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