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媒体和评论人士谈中国贫富悬殊


今天的对比新闻节目要对比介绍海内外媒体对中国贫富差距悬殊的不同观点和看法。

首先让我们介绍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第340期刊登的一篇文章《关于效率、公平、公正相互关系的若干思考》。

*影响稳定 引人怀疑*

这篇文章是中央党校的一个课题组的集体研究成果,由课题组组长,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执笔,课题组成员还包括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虞云耀,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政委袁水春,以及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崔正华等。

考虑到学习时报是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报纸,刊名为江泽民题词,报社坐落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共中央党校院内,是中央党校直属正局级单位,报纸上的文章带有的官方色彩是不言而喻的。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篇文章中的一些亮点。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说,中国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已经影响了社会稳定。另外,这篇文章还承认,中国在社会公平上存在问题,引起了一部分人对改革方向的怀疑。

*机会和过程不公平*

这篇文章在分析中国收入差距,也就是贫富差距的时候,总结了四个特点:第一,反应中国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为0.46,收入分配相当不均。第二,收入差距拉开的速率非常快,一代相当于过去的好几代。第三,起点不公平。文章承认中国人民主要的不满是受教育的机会、享受医疗保健的机会、迁徙的机会等等的不公平。第四,同时也是最为严重的是过程的不公平。

这篇文章还承认,邓小平在十四届三中全会中提出来的“鼓励一部分地区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的提法,以及邓小平在南巡时提出来的鼓励沿海地区先富起来的政策,已经在中国受到很多人的质疑。

*商品和价格面前人人平等*

如何解决中国目前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问题,《学习时报》的这篇文章提出了几条措施,其中第一条就是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把蛋糕做大。蛋糕大了,才能更好地分配蛋糕。另外,文章表示要坚持市场取向的改革,文章说:“在商品和价格面前,人人平等”。

一些观察家注意到,中国的蛋糕已经很大了。根据中国政务信息网公布的官方数字,中国2005年的经济增长速度为9.9%,中国的经济规模占世界各国GDP排行榜的第四,中国的整体经济规模已经比改革初期成倍增长。

问题在于,中国经济这块蛋糕虽然大,具体分到普通老百姓的手里有多少呢?老百姓关心的,也许不是中国经济总量在世界上的排名榜上占第几,而是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衣食住行。另外,《学习时报》的文章说:

“在商品价格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理论上讲,固然有道理,但是实际上则不然。拿北京的商品房价格来说吧,在北京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是很多工薪阶层梦寐以求的目标。当然,北京的开发商在商品房的价格上,是公平的,同时也是平等的。要想买一套单元房,百万富翁和工薪族要付出同样的价格。但是,这能够体现公平吗?”

*大学毕业生望房兴叹*

台湾《新新闻》第1009期刊登的一篇文章,报道了今年夏天北京毕业的大学生求职难的情况。今年北京的大学本科毕业生,在求职的时候,已经把他们的期望薪水值从每个月一千五百元降低到每个月一千元人民币,就是这样,还是很难找到工作。这点微薄的工资,连保证他们在北京有足够的钱去支付一个月的房租都做不到。如今在北京,稍微好的地段,一套简单的两房公寓月租金就要超过两千元人民币。这个价位,对起薪只有一千元的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来说,根本承受不起,更遑论在北京买房。

据报道,目前北京城区的房子,每平方米价格都在一万两千元人民币以上。对一个北京新毕业的大学本科生来说,即使他们能够顺利找到工作,买这样的一套房子,也要这些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不吃不喝,工作一百年。

*中产阶级房产“负翁”

美国人住房的费用大约占每个月家庭收入的百分之三十左右,而在北京,拥有一套房产显然不容易。

《新新闻》报道了一对在北京有稳定工作,并且在最近买房的夫妇。报道说,小陈和小杨夫妇在北京都有稳定的工作,去年两人拿出多年的积蓄,狠心买下一套价值百万的房子。朋友们都很羡慕他们俩,称他们为百万富翁。然而他们俩却苦笑着说,他们现在成了“负翁负婆”。“负”是负债累累的负。他们俩每个月要拿出一个人的工资还银行五千余元人民币的贷款,成为彻头彻尾的房奴。

《新新闻〉评论说,在中国,像小陈和小杨夫妇这样年薪在人民币五万到五十万左右的阶层,被定义为中产阶级,然而,这些所谓的中产阶级普遍对自己的身份持怀疑态度:看病,子女教育,住房------哪一样都张着血盆大口,如果工作没了,会立刻跌入贫穷。

*富人推高房价*

北京的房屋为什么这么贵呢?新华社八月十二号在财经频道中刊登一篇文章承认,病根还是中国的贫富差距。新华社财经频道的文章说:中国20%的富人推高了房价。这篇文章援引有“地产教父”之称的王石的话说,中国房价飙升,富人难辞其咎,中国20%的富人大量购置房产是推高房价的重要原因。

这位地产教父表示:“为什么房子卖给了富人?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不是因为房价太高,只有富人能买得起,所以房子都卖给了富人;恰好相反,正是因为大部分房子被富人买走,所以房价才高。”王石坦言,现在的情况是,中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而富人不仅买得起大房子,还能购房投资。

中国的富人不但能够买得起大房子,而且还能够在全国各地够买房地产投资和投机,而中国的穷人面对天价的房子,只好望房兴叹。在房地产问题上表现出来的中国贫富差距现象是非常明显的。人们不禁要问,中国富豪倒买倒卖房地产,动辄几亿元人民币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多数富豪因廉价买国有资产而致富*

《中国经济时报》的一篇文章,分析了中国富豪如何诞生以及中国的贫富差距如何拉大的原因。文章说:

“从中国富豪排行榜中可以看出,绝大部分中国富豪并不是通过勤劳致富或者资本经营而成为富豪,他们大多通过“发现”国有资产的价值,并且用低廉的价格购买国有资产,从而在一夜之间获得巨额收益。

“比如,中国的土地国家所有,在实行土地使用权出让制度之前,并不能给土地的使用者带来任何直接收益,只是在实行土地出让制度之后,少数人通过协议的方式获取大片土地,或者通过国有企业的改制,变相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然后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最终成为了中国富豪。

“这些富豪的出现,使得中国的市场经济呈现出泡沫化的现象,一方面他们通过炒作土地,制造虚假繁荣;而另一方面,在他们的收入倍增之下,掩盖了整个社会的贫困。那些沉睡千年的土地,正是在这些所谓富豪们的“发现”之下,成为了造成社会失衡的财富转移工具。”

*官商勾结 民怨民愤*

围绕中国房地产开发而产生的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是引起中国大陆民怨和民愤的主要原因。中国各地都发生地方官员把地皮批给地产开发商盖房赚钱的官商勾结的现象。由于中国的土地不是私有的,所以,祖祖辈辈居住在那里的民众的权益得不到任何保护,很多居民被强迫拆迁,其间不时传出由于居民拒绝搬迁,或者对搬迁补偿费有不同看法等,被土地开发商勾结当地黑社会殴打,甚至放火活活烧死的新闻。

有些学者提出土地私有化问题是解决中国目前围绕房地产开发而产生的腐败现象的关键。很多海外媒体不久前报道了所谓资本家可以入党,保护私有财产写入中国宪法的新闻,并认为这是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坚持改革开放的最新措施。

*私产入宪后地主后代索地*

目前居住在纽约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笔胡平注意到,中国共产党内部对“私产入宪”有不同看法。据报道,中共左派理论家喻权域不久前接受法国《世界报》访问表示,中国将保护私有财产写入宪法后,已有地主子孙要求否定中共的土改政策,退还土地。喻权域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已接到山东省部分大地主子孙的来信,要求将土地还给地主。据了解,其他省份也有要求退还土地的声音。

胡平分析说,其实,中共虽然把保护私有财产写进了宪法,但是它并没有对过去它犯下的共产的错误进行认真的纠正,它并没有把当年共的产归还给原来的主人。

*捷克私有化 物归原主*

对比中国的市场经济私有化的改革和东欧国家改革的不同之处,胡平援引了捷克著名文学家米兰.昆德拉在一本书中介绍的捷克改革的情况。

米兰.昆德拉写到:“1989年以后,所有在革命时期被国家征收的产业(工厂、旅馆、出租楼房、田产、林地)都重归旧时主人的手里(或者说得精确些,重归旧时主人的儿孙手里);这个程式叫做归还产权。”

胡平介绍说:“归还产权的手续很简单,只要有人向法院登记,声明自己是某一专案产权的所有人,一年之内若无人异议,一年之后,产权的归还就成定局了。如此简化的法律程式当然会留下很多漏洞,但却免除了种种关于继承的官司、申诉等麻烦。于是,一夜之间,捷克就出现了一批先富起来的人。”

胡平认为,对比中国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来说,东欧国家的这种做法无疑是比较公正的。共产国家进行经济改革,说到底,就是改掉公有制,回到私有制,要么,物归原主;要么,在民主机制的监督下对公产公平分配。俄国和东欧的私有化就是这样做的。而中国不然,在中国,先富起来的人主要是共产党官员。

*贫富差距撕裂中国*

这种靠特权和权钱勾结而迅速致富导致中国社会贫富悬殊现象,已经成为中国社会不安定的因素。中国素有“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的说法,中国历史上不乏因为“不均”导致“不安”的事例,如席卷全国的太平天国起义打出的旗号就是均贫富。

中国贫富不均的社会现象已经成为导致民乱的导火索。现在很多失去耕地和收入的农民,聚众捍卫自己的土地,并和当地警方发生暴力冲突。广东太石村发生的村民维权事件就是在中国各地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维权事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

很多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不均导致不安,不安导致动荡,贫富差距正在撕裂中国。现在中国贫富悬殊的现象越来越严重。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好学校,得不到好的教育,今后这些孩子无法通过教育改变自己的命运,只好世袭贫穷。而富人的子女却从小享受较高素质的教育和医疗条件,从一开始的起点就开始不公平,造成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

*让穷人变富 别劫富济贫*

然而,中国一些学者专家认为,解决中国贫富差距问题,不能靠劫富济贫,把富人拉下来,而是要让穷人变富。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说:

“社会上有些人认为,贫富差距是先富起来的人造成的,我看这并不正确。现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靠的是党改革开放和发展民营经济的好政策。但现在还有一部分人没有富起来,当务之急是研究如何让他们富起来,而不是研究先富起来的人怎么富的。”

让穷人富起来,说说容易,但是,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一个普通的下岗工人想成为炒卖房地产的大亨,没有关系,没有资金,根本如同痴人说梦。

*先富者富从何来*

然而,海内外很多专家却没有听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的有关不要研究先富起来的人怎么富的劝告,恰恰相反,很多专家和学者以及海外舆论对中国目前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靠的是党的好政策的说法提出疑问。

台湾媒体评论说,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是一个与政权紧密结合的体制,许多企业都有政府背景,官商勾结现象极为严重。从经济与金融竞争规则来看,并不公平。垄断行业掌握大量行政资源,有些国家垄断企业的老板,摇身一变就成了封疆大臣。政府和企业关系如此密切,说明中国市场经济制度有待改善。

*以革命名义充公 以改革名义归己*

居住在纽约的北京之春杂志主笔胡平认为,中国在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之下搞市场经济改革,最后形成中国的私有化是权贵私有化。

胡平分析说,共产党先是没收别人的财产,美其名曰“革命”;后来共产党又把这些财产据为己有,美其名曰“改革”。其实,这是抢劫,而且是两次抢劫。

胡平认为,中国的情况是独一无二,史无前例的。先是用专制的手段灭私充公,然后又靠着专制的庇护化公为私。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一个党在五十年间全做了!其不公不义,古今中外,谁能相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