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艾滋病防治缺乏社会广泛参与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彼得.皮奥特星期一说,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然而中国在落实艾滋病防治政策以及发挥公民团体的作用方面还需要加强。这位联合国官员还指出,中国警方必须停止对艾滋病工作者的骚扰和拘押。

新华社报导,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皮奥特于9月8日和9日两天在中国贵州省考察,他对贵州省防治艾滋病的工作表示赞赏,认为贵州织金县的综合防治艾滋病方式值得提倡。

中国官方估计,中国现在有65万人携带艾滋病毒或者患艾滋病。卫生专家说,目前的患者当中大多数都是通过性接触而感染艾滋病毒的,紧随其后的是通过使用毒品而感染艾滋病毒。

*皮奥特:政策落实存在不足*

路透社援引皮奥特的话说,两年前,他不会想到中国各地能像现在这样有将近300个美沙酮维持治疗诊所,为注射毒品的人提供治疗。他说,他在贵州看到了政府提供的免费美沙酮治疗诊所和针管。皮澳特说,印度、泰国、俄罗斯和越南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不过,皮奥特说,尽管中国政府制定了正确的艾滋病防治政策,但具体贯彻落实这些政策还存在着不足。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董事长、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在接受中文部采访时说,这个问题的根子还是在中央政府。他说:

“我觉得问题还是出在中央政府这一块,因为它还没有充份地开放社会的市场,还没有充份地去动员社会本身的力量去参与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在它的政策里面,还是强调政府主导,政府发挥领导的作用,民间组织、民众仅仅起一个跟随的作用。

“这样的一个政策,包括它对民间组织的一些发展在法律上或者经济上的一种不支持的态度,是导致目前中国社会艾滋病这个反应,到了社会基层的时候,会出现很多比较脆弱、比较薄弱的地方。”

*万延海:应给公民团体充份支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皮奥特还说,政府并不能做一切事情,还需要发挥全社会的力量以及吸纳艾滋病感染者参与艾滋病的防治工作。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也有同感:

“我们看世界各地对于疾病做出最快反应的是那些受疾病影响的人和疾病的感染者。如果说我们这个社会不能在社会组织方面、在社会资源方面、在法律方面给予民众团体、公民团体充份支持的话,不能对于他们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过程当中一些权利的保护给予充份支持的话,那么全社会的动员、艾滋病的政策的执行就是一句空话。”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皮奥特说,中国的公安部门过去经常骚扰和拘押艾滋病活动人士,这一行为必须停止。他还说,警方也不应该因为从某个女性的钱包里发现安全套而认定她是妓女并且逮捕她。

艾滋病活动人士万延海说,今年以来,在全国的很多地方,因为不同的原因,艾滋病工作者受到很多骚扰,例如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最近被警方多次带走。他说,不仅仅是艾滋病工作者受到骚扰,受疾病影响的这些人群受警察的骚扰更加严重。

*万延海:警察骚扰问题严重*

万延海举例说,最近天津一家浴池因为配合民间组织做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向顾客发放艾滋病宣传材料和安全套,可是公安人员发现了安全套之后,对这家浴池罚款,并且警告这家浴池的老板说,发现一个安全套罚款5千块钱。

万延海说:“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现在在浴池、在酒吧、在很多娱乐场所,影响艾滋病工作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警察对于这些场所的骚扰,警察对于性工作者的骚扰,警察对于娱乐场所经营者的骚扰。

“这是我们在工作当中遇到的最常见的一些问题。因为如果没有安全感,这些经营者就不会把艾滋病防治作为优先的目标,因为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警察对他们的骚扰。如果说他们能够得到某种在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在安全套的发放方面的容忍的话,不能以安全套作为证据的话,那么这些场所就会更积极的来做艾滋病的防治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