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联合国改革计划由于分歧而受阻


第61届联合国大会这个星期开幕,标志本来应该是联合国改革年的过去一年宣告结束。去年9月第60届联大上各国领导人批准的改革方案基本上已经搁浅,联合国和以前相比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

一年前,在联合国庆祝成立60周年的时候,联大通过了一项为期一年的全面改革计划,当时人们对联合国的改革充满信心。各成员国一致认为,创建于1945年的联合国急需改革,以适应21世纪的需求。

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是建立一个新机构取代失去信誉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禁止践踏人权最严重的国家进入这个新机构。其它急需进行的改革包括大刀阔斧地实施新的管理方式,使联合国能够反应迅速,以迎接新挑战。

人们甚至设想扩大安理会,使之更具有代表性;成立和平建设委员会,帮助那些努力从战争中恢复的国家;以及解决围绕恐怖主义定义的长期分歧。

*基本上未得到落实*

为了推动这个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资深瑞典外交官、斯德哥尔摩驻华盛顿大使艾里森被指定接任联合国大会主席。

艾里森的任期于星期一结束。他返回斯德哥尔摩时,改革计划基本上未得到落实。艾里森在告别演讲中以外交场合常用的克制态度使用了“未完成的任务”这个说法。

艾里森说:“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改革计划的许多项目都处于未完成状态。我们需要更加努力,确保联合国主要机构能有效并协调一致地运转。”

*勒克:重大问题无进展*

多年以来一直关注联合国事务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勒克说,艾里森为联合大会主席的工作带来了活力,但是结果确令人失望。

勒克说:“改革中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成就,也没取得什么成绩。一些最重要的问题,尤其是管理方面的问题,被暂时搁置起来。一些重大问题,象扩大安理会,也没有任何进展。改革取得的一些成绩,比如成立人权理事会,但是开头并不顺利。和平建设委员会也是一个成就,但是在实质性工作上也起步不稳。如果把这次改革与以前的改革相比,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

*改革难以进行的原因*

勒克教授说,许多因素使改革现在很难进行下去,包括主要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团体的声音越来越大。

勒克说:“联合国的自身改革反映了联合国这个具有广泛议程的全球性跨政府组织存在的问题,每个成员国都有自己的优先考虑,而且往往并不一致。我对联合国的改革不抱什么希望,而且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没错。但这并不是说那些为此付出努力的人不应该得到赞誉,他们在联合国内部存在政治分歧的情况下仍然甘愿逆流勇往直前。”

*人权问题令人失望*

人们最大的失望也许是人权问题。当苏丹、津巴布韦、叙利亚和古巴这样长期践踏人权的国家被选入旧的人权委员会、并利用他们的成员国资格保护自己免受批评的时候,人权委员会失去了信誉。

联合国观察组织的诺伊尔说,新的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名单和原来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诺伊尔说:“新成立的人权理事会被人们称做‘新时代的曙光’,广受赞扬。当然我们都希望这样。但是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它与失去信誉的前身没有什么不同,在一些方面甚至更糟。”

*联合国不是一个完善的组织*

艾里森的朋友、前瑞典外交大臣布利克斯,这个月对一些联合国雇员讲话时,对一些最基本的改革是否可行提出质疑,因为联合国成员国之间存在的尖锐的利益分歧,而且联合国本身也存在着固有的非民主特性。

布利克斯说:“联合国不是一个完善的组织,在民主方面存在许多缺陷。在联合国大会,中国有一票,其它非常小的国家也有一票,因此它不是一个代表全世界的民主机构。安理会也不是个非常民主的机构,而且所有大国都按照自己的政治利益行动,他们没有考虑全世界的利益。那些希望进入安理会的国家,在我来看,他们是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全世界。”

*联合国不可缺少*

尽管联合国存在各种不足,但是对联合国持批评和赞美态度的人都认为,联合国是不可缺少的。勒克教授把自己看作既是批评也是赞美联合国的人。

他认为联合国看起来前途未卜,但他同时预测,联合国将会存在下去,因为“你无法抛弃你非常需要的东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