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外界质疑中国管制外国通讯社辩护


新华社上星期天公布了新的《外国通讯社在中国境内发布新闻信息管理办法》。这个办法规定由新华社管制在中国营业的外国通讯社商业业务。在过去一个星期里,在面对国际间普遍的批评和质疑下,包括在欧洲访问的温家宝总理在内的中国官员表示,中国并没有收紧管制,中国的做法没有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新华社并不谋求从自己的管理职能中谋求经济好处。不过,中国官方的这些辩解并没有消除外界的普遍疑虑。

*北京多管齐下对外进行辩解*

面对外界的强烈批评和质疑,中国采取了多管齐下的应对措施。温家宝总理以及新华社和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官员分头对外界解释说,中国在继续对外开放,这次新规定的发布,只是过去的政策的延续,并没有收紧规定。

新华社作为一个官办新闻机构与外国通讯社有竞争关系。在市场竞争中,由于新华社稿件的数量、质量和及时性比路透社、彭博通讯社这样的外国通讯社差了很多,新华社的财经新闻订户只是外国通讯社的一个零头。

对于新华社被授权管理自己的竞争对手,是否会成为不劳而获或少劳多得的垄断者的问题,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柳斌杰星期四在北京表示:“不会使新华社成为外电领域垄断者”。

*分析:政府机构利用职权干预市场*

不过,这种说法并没有让外国媒体感到放心。有外国媒体指出,新闻出版总署作为一个与新华社平级的机构,无权管理新华社。即使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真诚地希望不让新华社成为外电领域垄断者,作为政府机构的新华社假如实行垄断,新闻出版总署也无可奈何。

对于研究中国大众传播媒介问题的学者焦国标来说,新华社的垄断并不是一个假如的问题,而是一个逻辑的问题,现实的问题。焦国标表示,中国各级政府机构利用自己的职权进入市场,干预市场,利用自己的政府职权为自己谋利益,这种做法实在是太普遍了。

他说:“就是说,一方面它自己做运动员,一方面它做裁判,或者说它在国内的普遍的那种做法,也就是作为政府机构与民争利,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

*十年前出台类似管制遭强烈反对*

1996年,中国政府发布了一个类似的管理外国通讯社在中国业务的办法。当时的规定是在中国的客户必须通过新华社作为中介订购外国通讯社的新闻信息,新华社从中收费40%。

英国金融时报报导说,当时在中国担任道琼斯通讯社负责人的麦克格雷格回忆说,新华社的官员当时也向他保证,新华社只是一个管理机构,但是同时新华社却设立了一个自己的公司同他争抢客户。

1996年新华社试图统管自己的外国竞争对手为自己谋经济利益的做法被外国新闻媒体和政府官员形容为让黄鼠狼看鸡窝。在西方媒体和政府的强烈反对下,新华社没有实行那些过份的规定。

10年过后的今天,新华社再次推出类似的规定,再次受到西方媒体和政府的强烈质疑和批评。但是,中国政府表示,外国新闻媒体和政府官员误解了中国的新规定。

担任欧盟轮值主席的芬兰外长表示,新华社发布的这些管理外国通讯社的新规定,可能是为了谋求加强自己在中国金融信息市场的地位。

*新管制以国家安全为借口*

新华社表示,发布新的管理外国通讯社的规定,是为了避免有损于中国国家安全、挑起社会和民族矛盾,以及鼓吹邪教的新闻和金融信息进入中国。但是,纽约时报报导说,新华社或中国政府官员在谈及新规定时,都没有提到在中国营业的银行和证券服务机构接受的外国通讯社新闻和金融信息如何损害了中国的国家安全。

中国新闻媒体研究者焦国标说,中国当局提出“中国国家安全”这些笼而统之、广而泛之的说法,试图用管理中共宣传机构的做法管理外国通讯社,显示了中共领导层显然还是停留在冷战思维当中。他们思想狭窄封闭,虽然口头上高喊与国际社会接轨,但是在实际上依然同中国20世纪初的某些地方军阀一样,故意把铁轨的宽度弄得跟外界不一样,以保持自己的权力垄断地位。

*焦国标:中国当局做法落伍*

焦国标说,如今已经是21世纪了,中国当局这种勒令国际社会就范的做法显然很落伍。焦国标说:“外国新闻媒体毕竟不是你的新华社,不是你的人民日报,你不能用管理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的办法来管外国的通讯社。”

对于新华社所说的之所以发布管理外国通讯社新规定,是因为外国通讯社在中国经营业务违反中国的税法以及其他法规的说法,焦国标也认为难以令人信服。他说,假如这种说法是真的,那么这就是中国的执法问题,税法有税法部门管理,用不着新华社来管。

新华社表示,发布新的管理外国通讯社的规定,是为了避免有损于中国国家安全、挑起社会和民族矛盾以及鼓吹邪教的新闻和金融信息进入中国。外国新闻媒体有一个疑问,这就是究竟有谁来判定什么新闻内容是违禁的内容。目前中国官方对这个疑问还没有做出解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