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毛氏忌日三十年 千秋功罪众人谈


今天的对比新闻要谈的话题是中国官方媒体对纪念九月九号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的低调以及海外媒体对毛泽东评价的热烈讨论。

首先让我们看看中国官方媒体对纪念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的报道。

*雕像依然屹立 怀念深入信仰*

中国官方媒体纷纷强调。今年纪念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中央不搞大型庆祝活动,中国民众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怀念这位伟大领袖。

中新社报道说,三十年来,毛泽东的大型雕像在中国大陆的一些高校和广场依然屹立,接受着风雨的洗礼,目睹着中国的变化。很多私家车的前排位置中间,嵌有毛泽东头像的饰物也和车主们风雨同行。

中新社报道说,虽然“没有官方组织的大型集会,没有往日豪迈的宣言,中国民众对毛泽东的怀念已经突破形式,深入信仰。”

*苦涩忆当年 会引发不满*

海外媒体评论说,中国政府没有大张旗鼓地纪念毛泽东,这意味着中国当局担心对毛泽东的苦涩回忆会引发不满的暗流。

*新闻报道一带而过*

法新社在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当天从北京发出的一篇电讯说:中国国家电视台在晚间新闻节目里没有提到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只发了两条短讯,一条是关于互联网上的纪念活动,另一条是在毛泽东诞生地修建一座桥梁的消息。中国官方的新华网并没有为毛泽东去世30周年制作任何专题报道,只是以处理一般新闻的手法,刊登了几篇有关毛泽东的文章,包括毛泽东儿子毛岸青纪念父亲的文章;转载了一篇源自《中国青年报》的题为《毛泽东同志逝世30周年 千万青少年网上纪念》的只有几百字的文章。

法新社还注意到,中国首都北京出版的各大报都没有对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发表社论。

*怀旧音乐会 票价向钱看*

北京出版的《京华时报》报道了星期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场纪念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的大型史诗音乐会。

据《京华时报》报道说,这次音乐会的曲目,都是一些老歌,例如《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浏阳河》《蝶恋花》《东方红》等等。 除了唱歌之外,还有配乐诗朗诵,朗诵毛泽东的诗词以及老三篇等毛泽东著作。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就享有名气的一些“老牌名家”纷纷出场,如: 老艺术家才旦卓玛、克里木、吴雁泽、 刘秉义、卞小贞、罗天婵等。

法新社称这是一场半官方的音乐会。观察家注意到,和文革时期的文艺演出靠赠卷就能免费观看的革命传统不同的是,现在观看这场演出要花钱了,而且票价一点都不便宜。

据《京华时报》在新闻后面列出的票价,坐在前排雅座听《东方红》,一张票的票价为人民币1280元,相当于一个农民工三四个月的工资。其次是880元、680元、480元、180元等。以数字8作为票价的单位,谐汉字发的音,充分体现了歌颂毛主席也要与时俱进的中国已经进入一切向钱看的时代风貌。

*纪念堂外长队 便衣特工在内*

海外媒体也注意到,数以千计的怀旧的中国民众星期六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毛泽东纪念堂外排长队,希望能够看一眼他们的“伟大救星”的进行过防腐处理的遗体。

中新社这样报道:“位于天安门广场的毛主席纪念堂前排起的长队似乎比往常更长,人们从五湖四海赶来,瞻仰伟人遗容,怀念这位改变中国历史的人。在肃穆的毛主席纪念堂前,人们自觉地排起百米长队,有中国人,也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长队中,没有喧闹,没有嬉笑,老人们肃穆,年轻人毕恭毕敬,不懂事的孩童也握紧了母亲的手,大家仿佛都在等待一个神圣时刻的到来。”

不过,据路透社报道说,排队的人当中,有些是渗入队伍之中的警察和穿便衣的特工人员。

*参拜毛祖坟 希望得庇佑*

在毛泽东的诞生地湖南韶山,法新社援引毛泽东纪念馆的管理员的话说,九月九号星期六大约有六到八千人参观了这座纪念馆,参观人数是平时的一倍。这位管理人员说,参观者向一座高达20米的毛泽东雕像鞠躬,并献上花环。

香港《苹果日报》报道说,在毛泽东故乡韶山,每日有逾千旅客走上陡峭的韶峰山上,参拜毛祖坟,希望得到庇佑。

*张戎的中文版新书*

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在海外引发新一轮讨论毛泽东的热潮。首先是英国作家张戎的中文版新书《毛泽东 鲜为人知的故事》于9月6号,也就是毛泽东逝世30周年纪念日的前三天,在美国纽约、香港和台北同时发行。

这本书写到了中国在毛泽东的统治下有七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所谓18勇士飞夺泸定桥的故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写到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在延安开荒种大烟;写到毛与蒋介石扑朔迷离的关系;毛为甚么要打朝鲜战争;三千八百万中国人为甚么会饿死;毛发动文革的真实原因;毛与斯大林、苏联渊源深厚的恩仇秘闻;毛与妻子儿女以及女人们的关系;甚至蒋介石去世时,毛怎样为他举行个人悼念仪式等鲜为人知的情节。

这本书的英文版出版后,曾经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响。

英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梅兆赞(Jonathan Mirsky)在《独立报》上撰文说:这部书超越了先前出版的所有同类传记。

历史学家哈斯丁(Max Hastings)在《星期日电讯报》上称赞张戎和哈利戴:揭开了蒙住许多西方人眼睛的有关毛泽东的迷雾,使他们不再无知。

资深记者莫里森(Donald Morrison)在《时代周刊》的评语是:这本书的威力像原子弹。

资深外交家华尔顿(George Walden)在《每日邮报》上断言:鲜有书籍注定能改变历史,但这部书将改变历史。

这本书的中文版的面世,是围绕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的新闻事件中最值得注意的一件。

*毛氏不死 国难未已*

很多海外媒体以及一些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也纷纷发表文章,评论毛泽东的功过是非。

前中国深圳特区青年报总编,现在居住在纽约的著名评论人士曹长青写道:“九月九日,是毛泽东去世30周年。无数中国人感谢有个九月九日,因为正是毛泽东的死亡,历时十年的文革浩劫才能结束,包括中国才恢复大学高考制度,中国社会才结束混乱,重视经济和秩序,并给今天的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提供了可能性。 ”

曹长青评价毛泽东的功过说,毛泽东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灾难已是不争的事实。按毛自己的说法(他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一是打败了国民党,二是发动了文革)来衡量,他也完全是个罪人。因为国民党没像共产党那样剥夺全部私有财产,没有凶残到大规模地整肃、屠杀。

曹长青写道,被视为美国“中国问题专家中的专家”的哈佛教授费正清,去世前最后一本著作取名《中国新史》(China: A New History ),则是他研究中国问题的总结。他在书中说,如果没有日本侵略和毛的革命----“在乡间奠定了新的独裁势力”,当时的中国在蒋介石的“南京政府领导下,本来可以 逐步引导中国走向现代化”。而毛打败了蒋,则是建立了一个比刘邦等任何中国流氓皇帝都更残暴的政权。

曹长青写道,毛做的第二个大事是文革,连他自己都认为是失败的。按照中国官方的统计,文革造成二百万中国人丧生,七百万人伤残,七千万个家庭被毁,是一场中国历史从未有过的大灾难。

*护毛以护党*

毛泽东的前秘书,前中共组织部副部长、今年九十岁的李锐在接受海外记者的采访时说,毛泽东的专制比苏联的斯大林还厉害,他把人的思想控制住,“一句顶一万句,文革时,人民对毛泽东五体投地。要不是就完全拥护他,要不是就心里有话不敢讲,而且还做违心的检讨。”

李锐指出,毛泽东时代对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实行三个垄断,过了三十年,已经走市场经济道路,但政治和思想的垄断仍未放松。 他说,中国当局不敢彻底清算毛泽东的原因很简单,“党是哪里来的?人民政府哪里来的?你把毛泽东都否定了,那当局怎么办?要维护这个党,就要维护毛泽东,道理就这样。”

*禁止批毛 继续造神*

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为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发表一篇文章,对比分析了独裁者的死亡在前苏联和中国所带来的不同后果。他在文章中说:一个独裁者的死亡,将带来国家天翻地覆的变化,斯大林死后的苏联是一个明证:一九五三年死,一九五六年就遭到鞭尸般批判,一夜之间,苏东各国的斯大林塑像被通通拉倒,制度由修正走向自由民主。然而,中国青出于蓝胜于蓝的独裁者毛泽东已死去整整三十年,偶像仍然屹立在天安门城楼,遗体还供奉在纪念堂,供人瞻仰崇拜。

金钟分析这其中的原因说:这种奇迹当然是中共当局一手造成。毛和中共高层生前有正式契约,死后一律火化。可是,接班人为了提升其权力来源的正当性,悍然留尸造堂,愚弄天下人,其后更以社会稳定为名,禁止批毛,年复一年炮制大量扭曲史实的美化作品,继续造神运动。毛的文革浩劫,祸国殃民,滥杀无辜,都被“晚年犯错误”一语所掩盖。不许揭露,不许清算。令新生的一代又一代,脑袋被洗空,孜孜于物质追求,陷于历史和政治的无知与盲从。

*理性批判 正气相传*

金钟注意到,中国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前赴后继,坚持对毛泽东进行理性的批判,以唤醒和启迪民智。

金钟写道:“一个伟大民族的良知不会泯灭,嫉恶如仇的浩然正气不会断尽。对毛的理性批判,在近三十年中,仍是薪火相传,不绝于途。八十年代有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九十年代有御医李志绥回忆录。来到新世纪,则有张戎和丈夫哈利戴合著的《毛:鲜为人知的故事》。

“这些不仅是对历史的澄清,也是对当代中国的启示,人们仔细玩味书中的精采故事后,自然会想到中共让人民付出巨大牺牲的那场革命,是多么荒谬的历史错位!而今日中国的集体沉沦,亿万人的男盗女娼,又是多么鲜明的对那场革命作了狠狠地报复!”

*怀毛最强音来自社会底层*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海壁注意到,在毛泽东逝世30周年的时候,评论毛泽东的文章很多。海外发表的文章大概都说毛泽东很坏,如曹长青先生说:“(毛泽东)是一个恶魔,将永远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接受上帝的惩罚”。而大陆说毛泽东好的文章不少,但一般都是老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了无新意。

海壁指出,怀念毛泽东最强烈的声音并不是来自大陆官方,而是来自那些没有钱,没有学历,也没有资历的社会底层,即民运人士要推翻共产党政权所希望依靠的人。

*是领袖魅力还是民众借力?*

中国官方媒体在分析为什么毛主席逝世三十年了还有那么多人怀念他的原因时,援引一位退休老干部的话说,那是“因为他的丰功伟绩,他的人格魅力,他的思想,甚至他的诗歌,都像酒一样历久弥香。”

而法新社发自北京的一篇报道分析说,越来越多的中国普通民众,特别是那些在中国市场化经济改革造成的贫富差距扩大而受到沉重打击的中国民众,使用怀旧来作为抗议中国目前的无情现实的手段。

法新社分析说,很多人透过玫瑰色的眼镜回过头来怀念那些过去的日子。那时候中国也许比现在穷,但是人们比较单纯,社会也比较公正。这种怀旧派的人数目前在中国正在增加。

*平等理想象征 利益集团搬用*

经常在中文互联网上发表政见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章立凡在一篇文章中分析道:虽然中国对外强调生存权和发展权是具体的人权,但资本的发展权正在迅速吞噬人民的生存权。在生存权与发展权的抗争中,地方当局往往站在资本一边,导致群体事件、生产安全事故、环境污染层出不穷,工人、农民这些宪法地位上的主人翁,沦落为弱势群体。

章立凡写道:在改革遭到普遍质疑的时刻,毛泽东的幽灵重新在中国上空游荡。他作为人民大救星的神话早已破灭,但在民间仍被视为一位气场很大的神祗,可以镇妖降魔。在革命与改良的循环赛场上,毛泽东作为革命平等理想的象征,仍被不同的利益集团反复搬用、各自诠释。部分被市场经济边缘化了的群众,开始怀念那个革命平均主义的年代,即便是平均分配贫困。一些原教旨学者则主张重回计划经济的鸟笼。

*危险躁动在形成*

另一位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施化也得出毛泽东热明显地显示民众对现状不满的结论。他说:“尤其是在贪腐遍地,道德全民沦丧的今天。为什么要纪念毛泽东?今天我们来纪念毛泽东,既不是无病呻吟的‘怀旧’,更不是歇斯底里的‘叛逆’ ,而是因为在今天的这个时代,我们深深地感到不幸福!我们要求变革,我们寻找着一条解放的道路,我们呼唤着一个不同的世界! ”

施化感叹道:“一个新的对未来的渴望,却以怀旧的形式出现。这本身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这不仅表明一个民族由于禁锢而思维贫乏,还表明危险的躁动正在形成。这种迹象值得一切有思考能力的人士产生警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