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媒体促关注香港学者徐泽荣泄密案


新加坡海峡时报中国首席特派员程翔被中共当局以“间谍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之后,关心他的人士正在为争取他保外就医四处奔走。同时,另外一位被中国以“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刑13年的香港学者徐泽荣的案子在消声匿迹多年后再度浮出水面,引起媒体的关注。

程翔在2006年8月被中国当局以“为境外组织提供国家机密”为由判处有期徒刑5年。世界媒体对这一案件进行了广泛的报道。近来,有人把另外一位被中国当局判刑的香港学者徐泽荣的案子再次提出来,希望得到媒体同样的关注。

*以泄密罪名被判十三年*

徐泽荣是香港居民,获得英国牛津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曾经在香港和广州工作。2000年,他被广州国安局逮捕,2002年被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等判处13年有期徒刑。

徐泽荣本人出生高干家庭,父亲原是某军区的军级干部,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母亲曾担任广州中山大学党委副书记的职务,她在徐泽荣被捕入狱后去世。当局所指的情报罪是指徐泽荣把从朋友那里得到的中共50年前有关韩战的内部资料复印后卖给了韩国的一个学术机构。

*着文披露中共支持马共造反*

有些分析人士推测,徐泽荣判刑的真正原因是他发表文章,披露了中共70年代前后支持马来西亚共产党在东南亚从事武装叛乱的真相,因此惹怒了中共当局。

汉和防务评论是一家在加拿大多伦多正式注册的民营通讯社。汉和防务评论的创办人、徐泽荣的好友平可夫表示,在中共所有涉外案件的判刑中,徐泽荣的判刑是最离谱的一个。

*国家机密没有公认标准*

平可夫说:“坦率地讲,中国社会是一个到处充满陷阱的社会。在西方世界,有些情况连一般的军事爱好者都知道,比如说哪个飞机场驻了哪个师,有几架飞机以及什么型号等,这在欧美和北约的体制下是很正常的,因为拿纳税人的钱,基地就要开放。可是在中国,这些全部是机密。只要当局想对付你,它就有办法和借口。徐泽荣的案子就更奇怪了,因为他涉及的是50年前韩战的所谓机密。如果中国在处理这些问题上不与国际社会接轨,碰到类似的状况会更多。”

香港开放杂志的编辑蔡咏梅表示,究竟什么是国家机密,应该有一个公认的标准,而有关韩战的资料早已不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因此对徐泽荣的判决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

她说:“中国的保密法规定国家机密有一定的期限,到了某一期限就会自动解密,除非当局规定不能解密。韩战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打的一场战争,有关这场战争的资料早就应该属于解密的文件了。另外,前苏联解体后,有关韩战的档案已经完全公开,不属于什么机密文件了。当局为了给徐泽荣判刑就找广州军区的一个机密单位做了一个鉴定说,徐泽荣拿到的文件属于国家机密文件。因此,所谓的国家机密是案子发生以后追加上去的。”

开放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根据中国国家保密法规定,国家绝密保密期限30年、机密20年、秘密10年。除了有特殊规定外,到期自行解密。那么按照这个规定,徐泽荣获得的韩战材料连绝密和机密级都算不上。

*家人:韩战资料没有军事价值*

香港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在徐泽荣被判刑后采访过他的母亲。纪硕鸣表示,据他家人介绍,徐泽荣只从韩国研究机构那里收取2500美金作为复印和邮寄费用。纪硕鸣说,如果真涉及有价值的军事情报,这笔钱就显得太少了。

纪硕鸣说:“他母亲说是个书呆子,比较注重于学术研究,对钱的问题不是看得很重。韩国的战略研究所只给他两千多块钱美金,大概只有两万港币,作为邮寄和复印的费用,因为整本书的复印和邮寄,他花了很多钱。如果真是很有价值的军事情报,两万港币实在太少了。”

*当局频以泄密治罪各界人士*

近年来,中国当局频繁使用“泄露或出卖国家机密罪”给批评政府的异议人士、作家和记者定罪并判刑。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认为,徐泽荣和程翔这两个案子都属于值得关注的人权案件。

她说:“这两个案子都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案子的程序和判决都是秘密的黑箱做法,不能令人信服。另外,判决书漏洞百出。由于他们的案件都涉及表达自由,我们觉得应该属于被关注的人权案件。”

徐泽荣一审判刑后曾提出过上诉。但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不仅维持下级法院的原判,还把“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罪”加重为“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徐泽荣目前被关押在广州的一个监狱里,他身患很严重高血压,一些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多次呼吁中国当局释放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