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限制外国通讯社意在控制市场?


中国本月早些时候公布了一套限制外国媒体的规定,外国投资者和媒体公司目前正在等待中国计划如何实施这些规定的消息。这些限制被广泛认为是中国政府企图控制中国不断成长而又利润丰厚的媒体市场。分析人士说,这些规定凸显了中国在寻求继续控制媒体市场的同时,又试图开放这些市场的自相矛盾的困境。

*观察人士:商业考虑多于政治*

中国政府的通讯社新华社9月10号公布的一套含糊不清的规定,让新华社控制外国通讯社可能在中国发布的消息。新华社获得删除政治上敏感的新闻和其他被认为是禁忌的资料的权力。

然而,观察人士说,制定这个措施可能更多地是出于商业上的、而不是政治上的考虑。这些限制的部份内容是新华社独揽在中国分发外国新闻机构的产品的大权。

中国的财经新闻市场据估计价值1亿美元,并且在不断成长。与此同时,新华社的官员抱怨说,包括路透社、道琼斯新闻社和彭博新闻社在内的外国通讯社控制了中国市场,直接向金融机构提供商业新闻。

*新华社拿敏感新闻说事*

安迪.布朗是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他多年来一直在追踪新华社试图在市场上确立自己地位的努力。他说,新华社一直试图利用外国新闻机构出售中国政府认为是危险和颠覆性的新闻的事实,来建立自己对路透社和彭博新闻社这样的新闻机构的控制权。

*便于窃取技术*

他还表示,通过控制对新闻机构产品的发送,新华社使自己处于能窃取这些新闻机构的技术的地位。

“他们将能近距离观察新闻产品。他们将观察管理过程,推广过程和销售过程。他们说过,新华社的社长说过,他的目标是打造一个能跟路透社和彭博新闻社竞争的新闻机构。因此,这完全符合新华社把自己转变成一个全球性财经新闻机构的战略。”

*宣传机构难敌专业机构*

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前新华社高级记者说,新华社知道它无法同外国新闻机构竞争,除非它开始以不像一个共产党的宣传机构的方式,而更像一个专业新闻机构的方式来运作:

“新华社要同美联社和路透社这样的国际通讯社竞争,那意味着它的记者必须更专业、更真实、更及时地写稿。”

提倡媒体权益的人士说,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必须增加新闻自由,而共产党的领导层目前似乎还没打算作出这种让步。

*误判影响信心*

国际投资者广泛认为,公布这些规定是新华社和中国政府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这个错误可能破坏外国投资者的信心。

*裁判兼球员*

麦克.达金斯基是北京的一名律师,他代表在中国的外国投资者,客户包括媒体和娱乐公司。他说,这些规定体现了利益冲突,与中国在国际经济中的作用相矛盾:

“这里的一个大问题是新华社既以信息市场的管理者,又以同一个市场中的竞争者的身份出现。这在独立于政府监督的运作和发展健康的经济市场方面,完全不符合国际标准。”

*美国商会反对*

驻中国的美国商会发表了一项声明,表达了它的成员对新华社新规定的担忧。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实施这些措施,并审查它们是否符合中国对世界贸易组织所作的承诺。

声明还指出,新规定与中国政府以前有关允许外国商业新闻机构直接向中国金融机构出售新闻的保证相矛盾。

*收回?*

新华社和中国政府都还没有公布如何实施这些规定的条文。一些媒体和商业专家说,新华社这个月发布的通知含糊不清,以及它没有宣布实施计划,可能意味着政府有机会重新审查这个可能具有破坏性的决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