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论阿拉伯民主改革和自由原则


主持人: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最近在联合国讲话时明确表示,他绝不会放弃他在连任就职演说中提出的推广自由的政策。

布什总统在那次演讲中说, 自由和民主是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最好的解毒剂。

他还说,美国既不会无视生活在暴政和绝望中的人民所受的压迫,也不会原谅压迫他们的人。

布什总统在联大呼吁各国支持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改革:

“我们知道当人民对他们的未来享有发言权的时候,他们就不太会在自杀性袭击中把自己炸死。我们知道当领导人必须对本国人民负责的时候,他们就不太可能以恐怖和征服来证明自己民族的伟大,而更有可能以本国公民的成就来证明这一点。所以我们必须同中东更广大地区的民主领导人和温和派改革者站在一起。”

一些阿拉伯和穆斯林活动人士及知识分子最近联名给布什总统写了一封公开信, 敦促他重申美国支持阿拉伯世界民主改革的决心。

布什总统在联大讲话时提到了这封信:“最近一些勇敢的阿拉伯和穆斯林知识分子给我写信,他们在信中说,只有改革之岸才有光明,尽管到达改革之岸的旅程需要勇气、耐心和坚持。”

美国在中东地区推动自由和民主的情况现在究竟怎么样?今天我们邀请了几位专家来参加我们的讨论。他们是前埃及议会议员,开罗美国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莫娜.马克拉姆-艾比德女士;伊斯兰与民主研究中心华盛顿研究所的主任阿里.阿布扎卡克;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大卫.申克尔。

大卫.申克尔,先请您谈谈布什总统提出的促进民主自由的政策,这个政策在提出来的时候雄心有多大?

申克尔:在布什政府刚上台的时候,这个计划是雄心勃勃的。 当时看到的是整个中东地区。正像布什总统所说的,他着眼于中东,着眼于恐怖主义。

布什总统说,恐怖主义是极权主义政权的产物。而民主政权则是恐怖主义的解毒剂。所以美国政府当时的想法是要改革更广大的中东地区,要帮助大约二十个极权政府改变成民主制国家,至少是促使这些国家进行改革。当时布什政府的计划是雄心勃勃。以后,这个计划改变了,变得比较薄弱,也更难以实现,所以总统也明显地改变了这个计划的性质。

主持人:马克拉姆-艾比德女士,布什总统在连任就职演说中提出推广自由这一政策的时候,外界对这个政策是怎么看的呢?

马克拉姆-艾比德:这个政策给中东的人民带来了很大的希望,特别是那些为民主而奋斗的自由派人士。这不是美国政府的新发明。二十年来,阿拉伯世界的改革派人士一直希望进行改革,特别是政治改革。但是美国政府从未真正予以关注。

布什总统有关促进民主的呼吁曾经给人们带来希望。当然中东的一些政府并不十分喜欢,他们认为这是干涉他们的国内政治。但是对阿拉伯世界的自由派和温和派来说,布什的政策给了他们希望。

不过美国不能持续这一政策令阿拉伯世界的许多自由派人士感到非常失望。他们认为美国政府有关促进民主的信息是靠不住的。美国的道德立场降低了,因为美国看起来并不是认真的,也没有诚意。这就是目前的状况。

主持人:阿里.阿布扎卡克,美国看上去是缺乏诚意吗?

阿布扎卡克:我不认为是缺乏诚意。布什总统先是在全国民主基金会讲话,之后在连任就职讲话中都提到促进自由民主的问题,这使中东的许多人感到很有希望,特别是在公民社会活动人士和民主派中间,这些人包括温和的自由派,世俗论者和伊斯兰教信徒。其中大多数人对美国改变政策方向抱着很大的希望。

但是现实告诉我们,现在有许多中东人有愤世嫉俗的情绪。美国的政策现在软了一些,这就是促使我们给总统写信的原因,为的是敦促布什总统保持原来的路线和政策,让愿意改革的人感到有希望。正如马克拉姆-艾比德教授所说的,这不是新的东西,但是民主问题受到中东独裁政府的围攻。

主持人:大卫.申克尔,布什总统在联大讲话时列举了中东地区民主取得进展的例子。当然他提到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但是那里有美国驻军保护民主的进程。此外,布什还提到科威特妇女投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议会有一半的席位由选举产生,还有沙特的城市选举等等。目前中东地区民主的进步就是这些吗?

申克尔:民主化需要时间。看一看黎巴嫩的情况,你就可以说那里有初步迹象表明民主是有希望的。他们举行选举,人们起来结束了叙利亚在他们国家的独裁占领。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挫折。中东其他地方也有民主的迹象。可能约旦也有小的变化。民主化的过程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而且很难指出民主就是某一件事情。

布什总统的政策非常富有革命性,同克林顿政府截然不同。看看克林顿政府,当时的巴勒斯坦领导机构的领导人阿拉法特多次访问白宫,访问的次数比任何国家的领导人都多。当然他是选举出来的,可是他并不很民主。

当时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前往巴勒斯坦领导机构访问,但是从来没有拜访巴勒斯坦议会,而这些人是真正选举产生的,是基层支持民主的人士。所以说,布什的计划实施起来很困难,不过他们正在一点点取得进展,必须要坚持下去。

主持人:马克拉姆-艾比德,埃及的经历呢?埃及去年举行了总统选举。人们也抱着很大的希望,因为如果美国推广民主的政策意味着什么的话,那就意味着美国要对其长期盟友,得到美国数十亿美元援助的埃及政府施加压力。埃及的选举情况怎么样?

马克拉姆-艾比德:埃及宣布举行选举的时候显然给了人们很大的希望。这是埃及首次举行有多党派候选人参加的总统选举。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也没有听说过,的确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这是埃及宪法第76条修正案规定的。

但是埃及议会把内容抽空了。最后整个选举并不代表什么。所以现在要求进行政治改革的是自由派而不是反对党,因为不能说现在埃及还有反对党派。自由派和改革派的看法不同于埃及政府的看法。改革派人士呼吁政府要在政治上负责,要允许公民自由,政府不得限制公民自由,要让人们感到不必再担惊受怕,要让人民感到有结社的权利,有权为党派出资。

埃及改革派还要求当局取消紧急措施法律,停止任意拘押,停止恐吓媒体。改革派还要求缩短总统任期,这也很重要,因为这就是为什么宪法第76条本身没有太大的意义。宪法第77条限制总统的任期。减少了行政部门的极大权力。政府的权力过大影响立法和独立司法发挥作用。

简而言之,这些就是大多数阿拉伯国家中改革派的要求。他们的要求都一样。要是你今天听一个也门参加选举的候选人说话,他准会说同样的话。

主持人:阿里.阿布扎卡克,埃及选举是促进了还是阻碍了埃及的改革呢?埃及的反对派领袖之一艾曼.努尔是埃及总统竞选中的主要反对派候选人。他在选举后被关进监狱,被判处五年监禁。

阿布扎卡克:这在于你怎么看了,一个只有半杯水的杯子,你要看到空的部份呢,还是看到满的部份。我原意看到满的部份,也就是看到有进展的方面。

虽然艾曼.努尔只得到7.6%的选票,但是他努力力争,所以穆巴拉克总统不得不开展竞选活动,不得不争取选票。正像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这是一个变化,再加上议会选举。司法部门也第一次发挥了更大的作用,他们试图脱离行政部门,成为独立的机构。

我们看到埃及政府、埃及内政部常常表现出不妥协的态度。不过还是有19名独立参选的人士当选为议员,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人也当选了。这是第一次向埃及执政党表明,如果选举真是自由的话,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选。

我认为选举的意义在于选后的情况。我一直关注选举后的动态:记者们集会要求更多自由,法官们也示威要求司法独立。埃及出现了我们所说的积极的公民社会运动,更不用说因纳夫运动了,这个运动创造了非常好的气氛和环境。这是一种动力,而且还在继续,车轮再也不会倒转了。

主持人:中东独裁政权常常争辩说,任何开放和走向民主都会破坏这个地区的稳定。

布什总统在联大讲话时驳斥了这种说法:“有些人争论说, 我们所看到的中东地区的民主变化造成这个地区的不稳定。这个论点是建立在错误的假设之上的,也就是中东以前是稳定的。实际上,我们以为我们所看到的中东稳定是一种幻觉。几十年来,这个地区的数百万男女被困在受压和绝望之中,破灭了一代人的幻想,使这个地区变成了极端主义的温床。”

大卫.申克尔,你对不稳定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我们在伊拉克肯定没有看到稳定。在黎巴嫩这个中东地区最有希望进行民主改革的地方,恐怖组织真主党占地为王,破坏了黎巴嫩的稳定。你认为中东今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

申克尔:在黎巴嫩问题上, 我们看到的是外部势力的输入,像伊朗和叙利亚等造成了有害影响。至于埃及,我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和中东人民面临的一个难题,那就是很明显作出选择的问题--当民主制社会给人民机会的时候,他们就会选举信仰伊斯兰教的人。

但是就埃及的情况来说,我不相信那是真正的选择。穆巴拉克总统把主要的竞争对手投入监狱。他给埃及人和美国政府的选择是,你们要选择我,否则这就是你们的下场。结果埃及只有20%的选民前往投票。所以我认为这不一定就是在民主和稳定之间的选择。

现在需要的是时间,政党的发展需要时间,基层民主党人要生根开花也要时间。我认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压迫,中东缺少的就是这些。

主持人:莫娜.马克拉姆-艾比德,你对民主改革与稳定之间的关系怎么看呢?

马克拉姆-艾比德:你们知道,现在产生了反作用。 大卫.申克尔和我都出席了最近的会议,我们感觉到了。人们说,你们推广民主,结果这就是你们所得到的。你们得到了伊斯兰运动,而事实上这是伊斯兰和阿拉伯政府都不喜欢的。所以你要作出选择,要民主,还是不要民主。要民主就得接受民主的结果。否则就是不真诚。

谈到稳定问题,只有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实现和平的情况下,中东地区才会稳定。巴以冲突对整个地区,对政治社会改革都有影响,所以出现了填补真空的所谓的非政府势力。

大卫·申克尔刚才也是这样说的。填补真空的不是自由派的改革者,而是一些更为抵制的人,这些人特别抵制他们心目中的美国霸权或美国的利益 。

主持人:布什总统今年9月19号在联大讲话时谈到巴勒斯坦人的问题以及巴勒斯坦问题同中东民主的关系:

“争取民主的斗争正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展开。巴勒斯坦人民今年年初举行了自由选举,哈马斯领导人竞选时提出的纲领是结束腐败和改善巴勒斯坦人生活。他们在选举中获胜了。全世界拭目以待,看哈马斯政府能否兑现自己的承诺或是实行极端主义的政策。全世界已经向哈马斯领导人发出了明确的信息: 为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服务,放弃恐怖活动,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遵守协议,为和平而努力。”

阿里.阿布扎卡克,你认为布什总统是否准确地形容了巴勒斯坦选民的追求呢?也就是说,他们所寻求的并不是一个要求摧毁以色列的政府,也不是一个不愿同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政府?

阿布扎卡克:巴勒斯坦选民给了哈马斯压倒多数的投票,因为他们对腐败的政府厌恶透了。阿拉伯世界腐败成风,而且不透明。没有一个自由的媒体,也限制了社会打击腐败的能力。还有司法制度也不独立。所以就出现了独裁政府以极不民主的方式控制群众命运的现象。

主持人:大卫.申克尔,你认为巴勒斯坦最终会出现什么局面?对推动民主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申克尔:我不想剖析巴勒斯坦选民为什么会投哈马斯的票。腐败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但是我还认为许多巴勒斯坦人是支持哈马斯的,如不承认以色列的政策。巴勒斯坦人正在走向全国联合政府,但是最终还有美国、俄罗斯、欧盟和联合国四方提出的向巴勒斯坦提供援助的三个条件,那就是,承认以色列,遵守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前签署的所有协议,并且放弃使用暴力。

我没有看到哈马斯作出这样的承诺或是遵守任何一个条件。他们会组成一个联合政府,会粗制滥造一个。 国际社会后来就会面临一些问题。巴勒斯坦人选举了哈马斯。他们也有权选举哈马斯。对美国来说,作为一个政府,我们不会做的就是跟他们接触或是帮助哈马斯实现他们的纲领。

主持人:我们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请问莫娜.马克拉姆-艾比德女士,你认为美国有多大的力量来影响中东局势呢?如果美国介入,以强硬手段推动民主,人们就会认为改革派对美国唯命是从,美国该怎样作才会有效,而又不起反作用呢?

马克拉姆-艾比德:我认为美国应当帮助建立长期的组织机构。短期的项目是没有用的,因为这些国家在反恐战争中帮助我们,或是帮助我们摆脱在伊拉克的困境。至于哈马斯等运动,他们一旦处于负责和掌权的地位,就必须对选民负责。他们不能继续作极端分子。所以给他们一些时间,跟他们接触,鼓励他们。骚扰,制裁,惩罚,用取消援助的方式扼杀他们,这些都是失败的政策。相信我,这些运动是必须对他们的选民负责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