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受专访谈职责


梵蒂冈罗马天主教皇本笃16世单独接见了今年3月被擢升为香港地区枢机主教的陈日君,并请陈日君枢机主教多关心中国内地教会。

今年5月,梵蒂冈教廷和中国当局就中国自行任命主教和助理主教的问题曾经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交锋。在那次事件期间,陈日君枢机主教多次担当梵蒂冈的“传话人”。陈日君认为,作为枢机主教,一个主要的职责就是为教皇提供意见和建议。

*为教皇提建议*

陈日君枢机主教说:“一度有大陆的主教和神父写信或者来这里见我,和我谈话,讲他们的很多问题。我当时说,这些问题不关我的事吧,因为每个教区是独立的,平等的,做了枢机不是管全中国的教会。所以我说,你们不要跟我说这些东西,我帮不了的。可是后来想一想呢,虽然我不是管这些事情,可是我也需要了解这些事情,如果明天教宗要问我意见,问我这个或者那个事情,结果我说我不知道,那很可惜,是吧。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我们中国人用中国话讲比较容易沟通,别的外国人有时不能完全了解。我以为可能一个中国枢机需要做这个工作,我不太肯定,所以我去问教宗了。我说你的心目中是不是希望我在所有关于中国的事情上提意见给你。他说,当然了。我本来希望他说不用了,那样就轻松了(笑),但是他说需要我帮忙,我觉得也是合理的。有的时候,罗马跟国内沟通的地方恐怕也不太美善,可以帮忙的地方,希望将来可以帮忙。我看这个工作是个很重的一份工作。”

陈日君枢机主教透露,他明年1月即满75岁,同时担任中国事务顾问和担任香港教区主教两件工作,在精力上难以为继,在会晤中,他请求教宗允许他退休:“我说你可不可以让我退休了,因为明年1月我是75岁了,他说,那当然不能马上为你决定了。你要给我时间让我去考虑,当然他不能一天两天就决定,但是他现在开始正式考虑了。”

记者:“你个人的意向还是希望以后能够多给教宗提供意见和建议,多做一些这种工作,是吧?”

陈日君:“对,对,对,我觉得这个工作要求很高,要求我研究一些资料,有人来这里谈话的时候要小心听,要向上面报告。”

*中国对陈日君主教言行不满*

香港明报报道,在今年5月梵蒂冈和中国之间爆发争吵期间,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吕新华曾经对陈日君主教发表的言论和所发挥的作用表示不满,对他提出3点要求,其中包括希望陈日君枢机主教“正确、全面地”了解中国在中梵建交问题上的立场,将中方立场正确无误地传递给梵蒂冈,并游说梵蒂冈接受这些立场。

陈日君主教表示,中国政府的立场无需他进行传递和介绍:“他说的是中国政府的立场,那不用我介绍嘛。他们自己有机会,最近他们在北京见过面,这不需要我嘛。怎么他们需要我作为传话呢?我觉得需要传话的是教会里边的人。如果北京政府需要我传话,那倒有意思。不需要嘛,他们自己可以跟梵蒂冈谈。他们从来也没有要求我帮他们传话。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说我没有准确地传话。我根本没有觉得他们需要我传话。”

记者:“北京从来没有要求你传话吗?”

陈日君:“没有啊,怎么要我传他们的话呢,需要吗?他们自己可以和梵蒂冈见面嘛。”

记者问陈日君主教,在今年5月梵蒂冈和中国之间爆发论战期间,他认为自己扮演的是何种角色。陈日君主教说:“那我觉得,我就是在梵蒂冈那边嘛。因为我觉得这根本是宗教的事情嘛,国家不应该插手嘛。而且国内这50年已经有很大的改变,发展得不错了,他们这次又回到50年以前,那我以一个主教的身份,当然对这种做法感到很失望。”

*陈日君:支持政府的主教很少*

记者问陈日君主教,他是否认为中国在与梵蒂冈建交的问题上抱有真诚的态度。陈日君表示怀疑。他说:“不太肯定噢,一方面看起来北京很希望不要关了这个门,可是,另一方面还没有准备太认真地谈判,可能对他们,这还不是最重要,最急的事情吧。所以我们还要等。”

陈日君枢机主教表示,即使是公开的,所谓“地上”的官方教会里也有很多神父和主教,都和他抱有相同的看法,虽然接触的机会不多,但是彼此之间的意向是清楚合一的。他说:“那些和我们不太合得来的,就是支持政府立场的那些主教神父,是很少很少的。我们觉得,很可惜在国内没有民主的做法,让教会里边的人真正表达他们所想要的。现在政府管得很厉害,我们不方便跟那些与我们有一样看法的主教神父联系。可是在某些机会上,我们很清楚地知道,我们公开讲的立场,那些主教神父是非常认同的。”

记者:“换句话说,就是他们和梵蒂冈都是持同一立场的?”

陈日君枢机主教说:“对、对、对。所以我说,政府也应该觉得谈判起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为大家带来好处。这样下去,大家没好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