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最低工资是否应提高专家有争议


美国的最低工资已经近10年没有提高。应不应该长是目前美国经济学家们辩论的一个主要问题。下面我们就介绍围绕最低工资标准展开的争论。

*索洛:社会不应剥削他们*

最低工资往往跟社会的弱势群体相联系。他们生活在社会的低层,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经济环境中,他们没有捍卫自身利益的能力。这些人应当是政府政策照顾的对象。提高最低工资不仅在中国是人们展现社会关怀的一个诉求,在美国也是一样。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索洛指出,美国经济持续增长,社会不应该剥削这些最低工资的劳动者。

索洛说:“美国的实际工资在过去的8、9年间停滞不前,远远落后于生产率增长的速度。最低工资更是受到蚕食,已经下滑到令人难堪的水平。毫无疑问,最底端的劳动者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能力。即使就业在增加,他们的工资也得不到提升。美国如果要跟世界上那些廉价劳动力丰富的国家进行竞争而创造出一个社会下层,并剥削他们,这是注定要失败的。”

*里弗林:低收入者社会福利下降*

美国联邦政府确定的最低工资是一小时5.15美元。这是1997年确定的。美国各州可以确定州内的最低工资,但不能低于联邦的最低工资标准。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如果去除通货膨胀因素,现在的5.15美元要比1979年低26%,相当于1995年的3.95美元,显然比97年调整之前还要低。

专家表示,更糟糕的是在过去这十年中,穷人的社会福利也在下降,这对于这个社会族群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副主席,现在担任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的艾利斯.里弗林女士说:

“想一想这十年中发生的事情。我们在1996年进行了福利制度改革,福利的作用随后就大大下降了。美国作为一个国家更强调个人责任,强调工作,福利减少了。很不幸的是,在这期间,最低工资下降了,低工资工人的福利下降幅度更大。我们要求他们去找工作,但工资却更低了,福利更少了,这是不对的,应当改变这一情况。”

*里弗林:高薪阶层更上一层楼*

里弗林女士表示,就是在这个阶段,高薪阶层更上一层楼,政府的减税措施给他们带来了额外的利益。

她认为,政府应当提高最低工资,让下层工人从工作中得到更多的回报,以改变自身的处境。

不过,美国还是有很多人反对提高最低工资。他们认为,主张提高最低工资的人士只是从道德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缺乏具体分析的经济立场。

*谢克:最低工资阶层≠最贫困阶层*

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政策分析师詹姆斯.谢克(James Sherk)就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他指出,最低工资阶层并不等于最贫困阶层。领取最低工资的工人中绝大部份是16到24岁的年轻人。他们要么是在校学生打零工,要么辍学后暂时打工。这些人的家庭收入平均为每年64000美元,也就是说,他们的父母根本不指望他们的收入来养家。

在剩余的最低工资阶层中是一些年纪较大而又有家庭的工人。他们中不少人的实际收入要高于名义收入,比如餐馆服务员的小费并没有计算进工资收入中。根据劳工部的资料,这些人的家庭年收入平均在3万3千6百美元,远远高于1万9千8百美元的贫困线。

谢克指出,最低工资阶层中真正生活在贫困下以下的只占一小部份,约五分之一,并不具有代表性。

*谢克:提高最低工资伤害小企业利益*

谢克表示,提高最低工资并不能够让真正需要帮助的那部份人获得好处,相反还会伤害小企业的利益,影响到那些没有工作经验和技术的年轻人的就业机会。

谢克说:“最低工资的工作都是哪些工作呢?是最低层次的工作。是那些没有技术,没有工作经验的人来做的。他们在这些岗位上学习技术,学习跟公司同事打交道,跟顾客打交道,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他们的工资也会逐步增加。

“如果最低工资提高了,情况会怎么样呢?工资从5.15美元提高到7.25美元,最低层次的工作就可能被取消了,雇主们宁愿花这个钱雇一个有经验和技术的工人,也不愿意雇一个什么经验也没有的人。”

*谢克:最低工资不变不会加剧贫困问题*

谢克认为,雇用对象将会发生变化,那些无技术、无经验的人将很难找到工作。提高最低工资之后,谢克表示,服务业,如餐馆等小生意,受到的影响会比较大。这些企业利润很低,加薪会给他们增加雇人带来更多的限制。

传统基金会的这位就业问题的资深研究员还指出,最低工资是经济阶梯的一部份,不能够随便取消。最低工资几十年不变并不会加剧贫困问题,因为现在领取最低工资的人并不是在20年前就开始工作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