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分析:中共构建和谐社会能否落实


中国官方新华社星期三发表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表示这是10月8号到11号召开的中共六中全会经过全面分析和研究做出的决定。

有分析认为,和谐社会目标的提出值得肯定,但是对这个理念的阐述仍然是党八股的传统表达形式,这本身就让人怀疑能否真正把和谐社会这个良好的出发点落到实处。

这份关于和谐社会决定的文件总长16页,分八个部份。文件首先阐述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性、紧迫性,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和原则,第三部份到第七部份具体阐述坚持协调发展、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建设和谐文化、保持社会安定有序以及激发社会活力,增进社会团结和睦,第八部分阐述加强党对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领导。

*刘晓竹:目标美好 缺乏落实手段*

美国独立时事评论员刘晓竹认为,和谐社会概念和目标的提出都非常值得肯定,但是中国政治文化有一种习惯,就是过于强调美好的目标,但缺乏如何落实目标的有效手段。

他说:“这个文件最大的弱点是它缺乏手段,在手段上下的功夫不够。而且领导人的心思都专注在琢磨这个目标,拿捏这个尺度。实际上,目标不是那么重要,问题是你怎么样在现实生活中拿出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手段。这个文件我从头看到尾,觉得它没有拿出这些手段来。”

*刘晓竹:决定提出的六项原则前后矛盾*

中国新华社公布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决定中提出了要遵循的六项原则。分别是“坚持以人为本”,“坚持科学发展”, “坚持改革开放”, “坚持民主法治”,“坚持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坚持在党的领导下全社会共同建设”。

时事评论员刘晓竹认为,既然提出要“以人为本”,最后却又强调要坚持党领导全社会共同建设,前后有矛盾之处。

他说:“仔细看起来,这六个原则,前五个都不错。但是你把这个党的领导加上去了以后,最后的结果就是,‘人本’是为了党的领导。科学发展观也是为了党的领导。改革开放也是为了党的领导。民主与法制也是为了加强党的领导。 稳定则更是要加强党的领导。这样下来就是一切要以党的统治权为归依, 而不是以‘人本’为归依,以‘科学发展观’为归依。而‘人本’为归依说的就是不能是一部份人的权利,而是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

刘晓竹说,整个文件的侧重点还是强调要靠党的领导,这种从上至下的控制手段在战争年代、夺取政权之初,甚至在中西冷战时期可能有效,但是在中国和平发展的现代社会,这种权力集中的领导实际上是妨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压抑了中国社会意识形态改革开放的活力。

*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

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还提到,中国社会总体上是和谐的,但是也存在不少影响社会和谐的矛盾和问题,主要是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很不平衡,就业、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教育、医疗、住房、安全生产、社会治安等方面问题突出。

中国青年报报导,波士顿咨询公司日前公布了《2006全球财富报告》,其中提到中国已经成为财富最为高度集中的国家之一。中国大陆的150万个家庭占有全国财富的70%。

*高新:官商勾结、社会不安定、社会不和谐*

美国独立时事评论员高新表示,当年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提出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结果中国大陆在20年内变成了全世界范围内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种两极分化在没有法制配套和政治体系改革的情况下必然导致官商勾结、社会不安定、社会不和谐。

高新说:“胡锦涛显然看到了邓小平两次改革开放的发动以及后来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提出使得中国大陆在经济上确实前进了一大步。但是在政治改革没有跟上的情况下,中国目前的社会动荡和不安定也是前所未有的。可是,胡锦涛又不愿意把政治改革一步到位,还希望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前提下能不能拿出新办法、新政策来。在邓小平、江泽民的基础上和现有社会发展的前提下让中国大陆的两极分化缩小,具体做法就是所谓弘扬社会正义和社会公平。”

*冗长的党八股宣传模式本身就让人怀疑*

高新认为,这种想法的出发点应该给予肯定,但是,对和谐社会的诠释, 使用的还是冗长的党八股宣传模式,这本身就让人怀疑能否真正把这个良好的出发点落到实处。

高新说:“文件一开始就要先把建立和谐社会和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共产党的党章结合起来。一定要说明我共产党还是共产党,我现在的胡锦涛还是在江泽民、邓小平甚至毛泽东基础上的继续,生怕被党内指责为是离经叛道,也生怕被党外怀疑为是共产党要变了颜色,要向所谓资产阶级政党的方向发展。”

*高新:胡锦涛不能彻底跳出共产党传统的意识形态*

高新表示,这本身就说明胡锦涛虽然提出一个新口号,但是他还是不能彻底跳出共产党传统的意识形态。

高新认为,假如中国这20年的政治改革能够和经济改革的步调接近,不像现在拉得这么远,那么,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也许不至于像今天这么严重,中国社会的整体和谐程度也许会比现在乐观;但是,也应该看到,中国的人口过多、资源过窄的国情决定了它难以像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那样轻易放手政治改革。

*找到一条中庸之道非常难*

高新表示,胡锦涛想在中共政权不受威胁的情况下找到一条中庸之道非常难。

他说:“过去就有人讽刺说,中国大陆在政治改革的问题上总是‘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现在他是想在‘一放就乱,一收就死’中间找一条新路。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以后,共产党很多政策的出台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要走一条中庸之道,找到这个平衡是非常难的。一方面,社会上已经出现的中产阶级和富有阶层,他不可能把他们全得罪了,因为这些富有阶层已经是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但是对弱势族群,如果还不去照顾,继续无视弱势族群的要求和呼声,那么,社会动荡和不安又会随时威胁这个政权。”

高新表示,从中共六中全会对和谐社会目标的提出和阐述可以看出,中共目前的政策开始向左倾斜,但是一段时间后是否又会向右倾斜,这都取决于中共这一届领导人今后六年执政期间的政治艺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