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西方公司不愿向中国转让汽车技术


中国的汽车市场给遭遇困境的美国汽车巨头提供了一个新的增长点,创造巨大的利润。但是,美国学者的研究发现,美国汽车公司在技术转让方面非常吝啬,缺乏起码的责任感。中国公司由于过于注重短期利益而忽视了自身的长远发展。

*外国公司在中国市场获丰厚利润*

中国汽车市场在经历了2004年的增速放缓之后已经再次进入快速增长的轨道,2005年以近6百万量的销售记录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汽车市场。

今年头9个月,中国市场更是以超过40%的增速给外国在华的汽车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福特汽车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量增长了105.5%,达到11.46万辆。通用增长36.7%,达到64万多辆。其它外国汽车公司如大众、奥迪、宝马等也都赚得盆满钵满。

*专家:外国公司技术转让令人失望*

生意场上,人们爱说,有钱大家赚。目前全球几乎所有的汽车厂家都在中国建有一家甚至多家合资企业,外商在中国的汽车工业方面的投资大约为200亿美元。按理说,在外国同行和外国投资的带动下,中国汽车工业不仅在汽车生产方面、而且在汽车设计能力方面也应该取得相应的进步。但是,美国专家进行的最新研究发现,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美国汽车公司在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帮助它们提高汽车研发能力方面的表现非常令人失望。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能源技术创新项目主任凯丽.加拉格尔对美中汽车合资企业进行多年的调查研究,进行了大量的采访。她表示,研究结果令人意外。

她说:“美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并没有对改进中国汽车技术能力起到多大的作用。原因是,虽然产品被转移过去了,但技术并没有随着转让过去。这里界线很清楚,汽车产品的转移非常成功,不光美国公司很成功,其它国家的公司,如日本公司也很成功,但在技术转让方面存在巨大的障碍。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公司承认,它们自己还是无法独立研发生产自己的品牌。”

*实例:北京吉普*

加拉格尔女士认为,戴姆勒-克莱斯跟北京汽车公司合资生产的北京吉普是一个最典型的合资企业的失败例子。由于技术陈旧,式样过时,北京吉普早就因没有市场而陷于停产。在初期谈判过程中,中方曾经提出让克莱斯勒公司为中国市场专门设计一款吉普车,但遭到拒绝。多年来,尽管北京吉普技术中心拥有约500名工程师,但戴克公司不允许他们研究戴克的新产品切诺基,只能够在那儿摆弄陈旧的北京吉普。

在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时,加拉格尔博士谈到合资双方的回答:“北京吉普的中国技术中心负责人对我说,外国大公司的高管层只是把中国看作是销售它们产品的市场,并不认为中国是它们研发汽车产品的地方。戴克公司的高级主管们对我说,‘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赚钱,能够产生盈利的合资企业模式就是合适的模式’。”

*实例:小嘉年华*

这种情况不光是戴克一家公司。福特参加的合资企业--长安福特的情况也差不多。加拉格尔介绍说,在开始阶段,福特把它已经在美国市场被淘汰的产品“小嘉年华”超小型轿车推向中国市场,遭到了中方的反对。但是后来由于福特的坚持和中国企业急于见到引进外资的成效而让步。结果,销售情况很糟糕,双方都赔了不少钱。后来生产的福特新产品FOCUS比较受欢迎。但是由于“小嘉年华”的生产线不能用来生产FOCUS,所以只能够建立新的生产线,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实例:上海桑塔纳*

加拉格尔表示,上海汽车公司和德国大众合资生产的上海桑塔纳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桑塔纳轿车20年没有变化,这在世界汽车市场也算是一个奇迹。所谓桑塔纳2000也不过是外观稍做改动,内部的机器和技术都没有任何更新。加拉格尔指出,大众这样做就是不想把新技术转让到中国。

*实例:防污染技术*

作为环保专家的加拉格尔教授还表示,特别令她意外的是,就连一些基本防止污染的技术,西方公司也不愿转让。

她说:“即使技术转让仅限于产品转让,但是外国直接投资还是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增长有所贡献,对中国就业机会的增加有所贡献。这是好的。对我来说,最令人失望的,也是根本没有想到的是,美国公司根本没有转让防止污染的技术,直到中国政府要求它们提供的时候。中国政府在2000年才制定了防污染标准。在此之前,中国没有一辆车上装有催化转化器。”

*专家:双方都有责任*

加拉格尔认为,之所以造成技术转让的问题,美国公司是负有责任的,它们不能够只要到中国赚钱,而拒绝进行合理的技术转让。

但她同时也指出,中国方面也是有责任的。中国汽车工业的决策者缺乏长远眼光,没有及时制定相关条例和法规,对汽车工业的长远发展提出具体的要求。她说,中国企业往往太关注眼前利益,太看重利润和就业,而在跟外企谈判的时候不能够坚持合理的要求。其实,加拉格尔表示,不少外国公司在进军中国市场的时候原本是准备提供更多的技术,但中国方面不要求或者不坚持,它们也就得点便宜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