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修女越来越少天主教会想对策


美国天主教会今天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修女的数量持续减少,没有足够的年轻女子加入教会,接替那些退休或去世的修女。南达科他州戴德伍德市的问题更严重,因为他们即将面临的是一个修女也没有的局面。

*最后两修女退休*

服务于南达科他州戴德伍德市的最后两位本笃会修女已经退休,使这个城市自从1878年以来首次陷入没有女性天主教神职人员的窘境。本笃会的修女们传统上一直以传教士的身份服务于社区,不过,格雷斯和莫琳两位修女为这个充满传奇的赌城所做的贡献却远远不止这些。

过去30多年,她们一直担当着宗教和社区领袖,给当地的天主教和非天主教徒都带来了一种稳定感。

*市长:那天令人难过*

戴德伍德市长弗朗西斯·图斯卡纳说:“她们离开的那天让人很难过,格雷斯修女和莫琳修女为这个社区已经服务了很多年了。”

戴德伍德市长弗朗西斯·图斯卡纳本人也是天主教徒,他与这两位修女有工作往来。他说:“莫琳修女曾经给我打过两三次电话,向我抱怨一些外国工人的生活条件问题。可以看出,她非常关心弱势群体。圣经也告诉我们应该照顾这些人。”

*舍不得离开*

两位修女说,她们并不愿意被召回到拉皮德城的女修道会。格雷斯修女说:“因为这会削弱我们的教会,我觉得我在这里还能做很多事情。”

莫琳修女说:“我参与多种教会服务项目,我教一个圣经班、一个教义问答班,我还为教堂礼拜弹风琴。”

*年轻女性无人愿做修女*

除了个人因素外,格雷斯和莫琳两位修女还担心以后不会再有修女为这个社区服务了。

她们两人离开的主要原因是年龄问题。她们俩分别是88岁和90岁。不过,她们后继无人是因为年轻女性没有人愿意成为修女。

卡罗尔.安修女说:“她们成长的这个社会教导她们,发誓永远过修女生活并不是最佳选择。”

卡罗尔.安修女丧夫之后,与儿孙生活在一起,她在晚年来到内布拉斯加州诺福克的本笃会修道院。

*最年轻的修女将近50岁*

她说,她所在的修道院里的大多数修女与她年纪相仿,都在65岁左右。格雷斯和莫琳两位修女现在所在的修道院副院长洛兰修女说,在拉皮德城的本笃会修道院,目前只有32位修女。

“我们这里最年轻的修女都快50岁了。这里50多岁的修女只有几个。我们在1962年修建圣马丁修道院的时候,总共有120位修女。可见我们这里修女的数量减少了很多。”

*非洲和亚洲修女数量增加*

洛兰修女说,入修道院的年轻女子数量减少要追溯到1960年代,当时梵蒂冈放宽了教会的一些传统仪式和规则。

自从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以来,修女被允许寻求护理和教育以外的其它职务。这些改革还允许不是修女的天主教女性做那些过去只能由修女做的事情。

不过,尽管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天主教女信徒在教会以外的就业机会一直在扩展,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情况并非如此。

美国天主教大学社会学教授霍格说,实际上,修女数量增加的地区只有非洲和亚洲。他说:“并不是每一个国家为年轻人提供的特权都象美国这么多。有些地方没有这么多的选择机会。可是,作一名修女,为耶稣和人类服务,仍是最有吸引力的选择之一。”

*道德责任感*

曾经在坦桑尼亚担任传教士的卡罗尔.安修女说,进入修道院的非洲妇女数量是美国修女的四倍。她与霍格教授对造成这一差别的原因看法一致。

“我认为,在这里给年轻人施加很多压力,我们的社会甚至都不教育她们应该遵守承诺。当她们看到父母一代的离婚率很高,还有许多其他缺乏责任感的行为。非洲人和亚洲人似乎具有更多的道德责任感。她们很容易响应教会的召唤,在这里却相当困难。”

虽然说困难,但是并不是不可能。

*想成为修女的阿梅莉亚*

阿梅莉亚.麦克是格雷斯修女和莫琳修女以前所在的戴德伍德天主教教区的成员。虽然她只有14岁,但是阿梅莉亚说,很多年来她一直想成为一名修女。

她说:“我一直想更靠近上帝。宗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是一部分原因。我第一次想这个问题是上四年级的时候,我最近想过把我信仰的宗教融入我的生活。我的朋友们不太重视宗教。但是我和他们不一样。”

*洛兰:放眼未来*

洛兰修女说,自从教会成立以来,进入修道院的女性人数就时涨时落。她承认,本笃会的人数目前呈下降趋势,不过她对未来充满希望。她说:“这种趋势有可能很快发生变化。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发现人们重新对精神信仰产生兴趣。所以说情况很可能发生转变,年轻女性可能会考虑成为修女 。”

虽然一些修道院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消失,但是,洛兰修女觉得,随著非洲和亚洲人对教会兴趣的增加,以及象阿梅莉亚.麦克这样具有奉献精神的年轻人加入教会,本笃会还没有面临迫在眉睫的危机。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