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评论: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最近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因腐败问题被罢免,似乎显示了北京打击贪官污吏的决心。但北京独立政治评论人士余杰说,即使是反腐败也是中共的特权,是不容百姓染指的。

以下是北京独立评论人士余杰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只代表余杰本人的看法。

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对落马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不作一个字的结论,真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上海首脑瞬间换人,如同川剧变脸一样,至今让外界猜不透胡温之“袖里乾坤”。不过,上海市面未有大的动荡,大多数上海人舞照跳、财照发,房价也没有如人们预想的那样直线下滑。在后极权主义时代,一名地方官僚对一座“国际化”的样板城市的影响实在有限。人一走,茶未必凉,珠光宝气的上海滩“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陈良宇案发之后,海外媒体和内地网络纷纷揭露其贪渎荒淫的生活内幕,就连善于察言观色的“文化大师”余秋雨也跳出来说,早就知道陈不是个好东西了。

我却记得香港评论家董桥2003年写过一篇《向上海陈市长致敬》的文章。那时陈还是市长,董桥引《信报》署名“柳叶”之评论说:陈良宇一身便服坐地铁上班,跟全体领导坐面包车去开市政协和市人大会议。从区长、副市长做到市长的这十一年里,每年农历除夕都到黄埔区一家福利院去跟老人们一起吃年夜饭。他还在网站上请老百姓评议三项最受市民关注的政务,吸引上万人参加。“即便是作秀,至少他心目中有观众的概念,他是想做给老百姓看,在乎自己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形像。”

香港人太善良,分析大陆政情时总是雾里看花,智慧如董桥也会犯此低级错误。不过这也说明,陈良宇虽然是个坏官,但并不比其他中共高官更坏。

此次陈良宇遭整肃,并非像某些海外媒体及香港经济学教授郎咸平乐观估计的那样,是因为中央下决心要反腐败了。说起腐败来,陈良宇只是成千上万的腐败官僚中的普通一员而已,那些出现在六中全会会场上装模作样地记笔记的中央委员们,哪一个敢说自己比陈更乾净呢?

虽然陈良宇倒台了、地产大王周正毅也“二进宫”了,但反腐英雄、维权律师郑恩宠的处境并未有任何改观。郑恩宠揭露黄菊、陈良宇、韩正等人官商勾结、侵占百姓土地、实施暴力拆迁等事实,却被上海当局以“泄露国家机密”的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入狱。如今,陈良宇垮台之后,郑恩宠仍然不能获得国家赔偿,反倒继续受到上海警方的传讯、恐吓和监视。作为基督徒,他连去教堂参加正常的礼拜也遭到暴力阻挠。

可见,反腐倡廉不过是中共当局的一记翻天印罢了。中共一向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反腐是其特权,不容百姓染指。在司法不独立、舆论不自由的情况下,中共唱独角戏的反腐能有什么效果呢?

此次上海虽然“换将”,却并未“易帜”。上海竖立的是一面什么旗帜呢?中共建政以来,保持至今的“上海特色”便是:上海始终是全国在政治上最左的地方,上海以其政治上的极端保守换取到了经济上的特权地位。

在中共治下,上海从清末以来最有活力和生机的文化中心,沦落为一座最没有文化原创力的城市。毛泽东时代,上海左祸最烈,自柯庆施以后,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所谓的“四人帮”集团居然全部发迹于上海。

江泽民从上海崛起的轨迹也与之相似:如果不是在八九民运中率先整肃《世界经济导报》,体现出旗帜鲜明的“政治正确”,此一庸人哪里会被中共八大元老看中,白白拣到总书记的香饽饽呢?江泽民登基之后,“上海帮”从上海北伐中央,遍布权力要津,俨然成为中共统治集团内部最显赫的一股势力。

此次陈良宇失事,“上海帮”折了一员大将,但“上海帮”的旗帜却仍然高扬在中南海--其“政治左经济右”的方针仍在从上海向全国蔓延。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