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越南异议人士挑战共产党一党专制


数量虽少但力量在不断壮大的越南异议人士正在挑战越南共产党的一党专制。 尽管这些异议人士尚没有对越共构成严重威胁,但他们正在试探在越南迅速变革的社会中政治许可度的上限在哪里。

亚太经合组织将于11月在河内召开年度高峰会议。10月12号,一批越南异议人士向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发出一封公开信,呼吁外国领导人支持他们“为推动越南的民主进程做出贡献”。

*《越南自由民主宣言》*

这批异议人士自称为“8406组织”。所谓8406,就是他们在2006年4月8号发表《越南自由民主宣言》的日子。到目前为止已有两千多人签署了这个宣言。

*商人异议人士阮开通*

他们当中包括55岁的阮开通。这名曾经当过越南军官的商人由于跟在法国的越南反对派团体通信而在2002年被控犯有间谍罪。阮开通于去年1月的大赦中获释,但是在2008年年底之前,他不得离开河内市区。

阮开通仍在从事政治活动。今年8月中旬,他和一小批人设法出版一份主张民主的报纸。据阮开通说,他们的努力在警方的干涉下被迫中止。

*与越共抗衡的力量*

阮开通说,他和其他异议人士曾经多次受到警察的审问,警察还没收了他们的电脑和数据存储装置。阮开通说,这个新成立的组织将把所有赞成民主的力量团结起来,作为一股与越共抗衡的力量。

*希望国家变得更象韩国*

为许多异议人士担任律师的阮万戴说,他们希望看到他们的国家变得更象韩国。阮万戴说,韩国是越南的最佳典范,它是从独裁统治和平过渡到民主体制的一个亚洲国家。

尽管这些异议人士雄心勃勃,但是他们只有几个很小的组织。国家控制的媒体从来不提这些组织。除了流览他们网站的人之外,越南人甚至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反映了一种趋势*

但是“8406组织”的行动的确反映了一种趋势,那就是,越来越多的越南人正在想方设法躲避政府对信息和思想的控制。

异议人士里面还有83岁的越共政治学院前负责人黄明正和77岁的佛教僧侣释广度,他们两人几十年来一直反对共产党政权。

*受东欧民主化浪潮的激励*

第二代异议人士受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和90年代初期东欧民主化浪潮的激励。现年40岁的阮仇岭在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的“丝绒革命”时期是布拉格的一名学生。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时,阮万戴律师当时正在东德的一家工厂工作。

*对越南的共产主义体制失去了信心*

现在,新一代越南人或者通过互联网或者通过在国外学习接触到了一些政治理念,比如象阮亭忠这样的人。阮亭忠在法国读大学时对越南的共产主义体制失去了信心。

阮亭忠说:“在法国,例如在我就读的学校,我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样的政治科目。但是,在越南理工学院读书的我的朋友们却必须花很多时间来学习政治课程。所以,我认为,这是越南教学质量不太好的一个原因。”

*教育体系过于意识形态化*

阮亭忠今年3月给越南教育部长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公开信,批评了教育体系过于意识形态化,这封信通过电子邮件被广泛传阅。现在,阮亭忠设立了一个叫做“越南民主青年”的网站。他说,外国大学是召集异议人士的主要场所。

*媒体仍然受到控制*

虽然近年来越南媒体的自由度增加了,但是仍然受到国家的控制。政府官员拒绝承认异议人士,试图把他们边缘化。

政府发言人黎勇说,根本不知道什么“8406”,他只是含糊其辞地提到这个组织。黎勇说,最近,个别人打着民主的幌子歪曲越南的局势损害了越南人民的利益。

*年轻人似乎对政府感到满意*

异议人士的部份问题是,大多数越南年轻人似乎对政府感到满意。过去10年来,越南的经济迅速增长,大多数越南人为越南感到骄傲,这等于是支持越南领导人和越共。

在河内的胡志明陵墓前,孩子们向这位建国之父唱赞歌。在附近的胡志明博物馆,一些年轻学生说,他们支持国家领导人。

*希望越南成为民主国家*

异议人士仍然抱有希望。阮万戴律师坚持认为,越南即将发生巨大变化。阮万戴说,他敢肯定,在不远的将来,越南将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不过,怎样才能发生这种变化,阮万戴以及其他异议人士都无法说清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