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专家评论:中国制裁北韩手段有限


北韩最近忽然宣布进行了核武器试验,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北京独立政治评论人士余杰说,目前两国关系因核爆而降至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但中国对北韩的制裁手段却有限。

以下是北京独立评论人士余杰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只代表余杰本人的看法。

近两年来,中朝双方元首多次互访,胡锦涛在访问北韩时,受到相当隆重的接待,大手笔给出20亿美元的援助,却未能满足金氏政权无底洞般的贪心。两人早已是面和心不和,在亲热拥抱中,肚子里却各打各的算盘。

此次两国关系因核爆而降至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点,中方首次公开谴责北韩危害世界和平。2004年胡锦涛号召全党向北韩学习的批示,顿成昨日黄花。近日,中方开始执行联合国决议案,在中朝边境的友谊桥上严格检查进出货物。这一具有讽刺意义的场景,更表明独裁国家之间根本没有友谊可言。

1991年苏联崩溃之后,中国成为北韩最大的、也是惟一的后台老板。但是,独裁国家之间不会建立其稳定的友谊。中共纵容北韩胡作非为,不是出于毛时代那种意识形态一致的“兄弟情”,而是怀着“养狗唬人”的私心。中共利用北韩这个“麻烦制造者”来牵制美国、日本和韩国,缓解全球民主化的巨大压力,进而彰显其在东亚地区的霸主地位。

北韩成为中共对西方外交中的一张王牌。尤其是在美国的战略重心转向中东之后,中共不时以“北韩牌”拨动美国之软肋,通过主持劳而无功的“六方会谈”,向世界展示其“和平崛起”的力量。

北韩当然也知道中方的这一意图,经常狮子大开口索取经济援助,利用澳门大肆洗钱,甚至派军事人员越境抓捕难民、枪杀解放军士兵。中共对这个飞扬跋扈的小兄弟宽宥有加、隐忍不发,直至此次北韩玩火自焚、有可能殃及自身,才决意惩戒这只可能伤害主人的恶犬。

然而,中共对北韩的制裁手段有限。

首先,中共担心金氏王朝一旦崩溃,共产党国家阵营“遍插茱萸少一人”。仅存的几个共产党国家中,越南的政治体制改革被胡锦涛视为“犯了方向错误”,已经沦为修正主义。古巴的强人卡斯特罗身患重病奄奄一息,卡氏死后古巴政权是否能维持下去颇值怀疑。若北韩再崩溃,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真成了孤家寡人。

其次,北韩崩溃之后,必有难民潮水般地涌入东北,试想一旦涌入百万饥饿的北韩难民,经济本来就已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将雪上加霜,难以承受此人口压力。

第三,北韩一旦崩溃,中共将失去在东北亚地区的外交王牌;而南北韩的统一,长期而言的结果必定是,一个更加强大的韩国出现在中国北方,这也是中共不愿看到的事实。

因此,中国比美日都更加害怕北韩的崩溃。

一个半世纪以来,朝鲜问题一直是中国国家安全的溃疡。近代史家郭廷以指出,中国之重视朝鲜是为了东北的安全,因为东北的安全,关系北京的安全。十六世纪末年,日本之进攻北韩,目的在先据北韩,再图东北,然后直下北京。明朝不得不全力以赴,日本未能得逞。清末,中国先失朝鲜,再失东北。到了三十年代,伪满洲国宣布成立,亡国的危机也就迫在眉睫了。

二十世纪中叶以来,中共政权与北韩金氏王朝可谓唇亡齿寒,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的一致性咬合在一起,中共为维持金氏政权,参加朝鲜战争,伤亡上百万士兵。如今,在两国关系上,国家利益与意识形态已然背道而驰,中共当局将如何面对此一外交困局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