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法国暴乱周年批评者称问题未解决


一年前,法国巴黎移民聚居的郊区发生骚乱。在骚乱一周年之际,有人担心还会发生暴力事件。法国政府曾经承诺要采取一系列措施,解决引发去年长达三个星期骚乱的问题,但是批评人士认为并没有多少改观。

*骚乱一年后的塞夫朗*

埃隆布站在一堆西非音乐唱碟旁边,注视着破旧的塞夫朗火车站川流不息的上下班人群,从这里乘车到巴黎市中心需要20分钟。金黄色的树叶在温暖的空气中纷纷飘落,给镇上毫无生气的政府补贴住宅增添了一层柔和的情调。一些居民三五成群聚在户外聊天,他们大多数来自非洲。

卖音乐唱碟的埃隆布抽空和记者攀谈起来。来自刚果的埃隆布说,塞夫朗郊区发生骚乱后这一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埃隆布说,塞夫朗缺乏安全感。当初骚乱后几个星期,情况平息下来,但是后来警察撤走,当地年轻人又开始闹事了。

*两非洲青年之死*

星期五,附近的克利希苏布瓦郊区的居民举行了静默游行,纪念一年前两名非洲青年之死。

据报导他们当时为了逃避警察的追赶躲进一家发电厂,触电身亡。这两名非洲青年的死在法国各地引发了长达三个星期的骚乱。青年团伙放火焚烧了数千辆汽车和数百栋建筑,还在夜间和警方发生冲突。

现在有迹象显示可能会再次发生暴力骚乱。这个星期有年轻人在巴黎郊区附近放火点燃了几辆公共汽车,放火前他们先强迫乘客下车,其中一次是用枪威逼乘客离开。还有一些青年团伙用催泪弹、棍棒和石块袭击警察。

*费马米:会有更多骚乱*

法国政府向郊区派出了数百名防暴警察,防范未来几天出现更多的暴乱。法国总理德维尔潘承诺要严厉惩办汽车袭击的肇事者。

副市长费马米带记者走访了塞夫朗郊区,看到一些去年发生暴力的地点,包括一座被放火焚烧的历史建筑。费马米预言还会有更多骚乱发生。

费马米说:“我有三个理由这么说,目前是穆斯林斋月结束,去年暴乱整整一周年,另外学校也在放假。很明显气氛紧张,而且已经有骚乱的迹象,这个星期早些时候,塞夫朗的年轻人和临近一个城镇的年轻人发生了冲突。

*对现实不满的愤怒青年*

位于巴黎市中心东北16公里处的塞夫朗,具备引发去年那类骚乱的各种社会因素。这里4万7千名居民中大约三分之一是移民,其中大多是第一代和第二代阿拉伯及非洲移民,失业率高,有的地方高达35%,相当于法国全国失业率的三倍。塞夫朗有许多对现实不满的愤怒青年。

副市长费马米说:“他们是法国人,但是一只脚在法国,另一只脚踏在原来的祖国,在法国他们得不到爱,从家人那里他们得到的是嫉妒,所以他们在两边都受到排斥。”

*维卫欧克:政府做得不够*

去年发生骚乱后,法国政府承诺要解决被认为是骚乱的诱因,为这些以移民为主的劳动阶层解决失业、歧视和贫困问题。

在星期四的一次记者会上,法国持保守立场的总理德维尔潘宣布了新计划,给予年轻人更多的受教育机会。

但是,像社会学家维卫欧克这样的批评人士认为,法国政府在这方面做得还很不够。

维卫欧克说:“他们不愿意把钱花在郊区,不愿意帮助郊区那些社会服务性机构,而法国左翼反对派的力量也不够强,或者他们根本就没兴趣解决这些问题。”

*等待政府补偿*

塞夫朗副市长费马米赞同这种说法。他表示,这个镇还在等待政府对去年骚乱造成的损失做出补偿,另外,塞夫朗至今没得到政府承诺增加的社会服务项目款项。

但是,目前距离法国总统大选只有6个月的时间,几乎没人指望巴黎动荡的郊区在短期内能有大胆的新项目或者新改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