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想在美国做律师?学徒也能获成功


近50年来,美国的律师数量一直在稳步增加,目前估计已超过95万人。进入法学院的竞争非常激烈,而且很多人支付不起昂贵的学费。不过,对于一些人来说,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维吉尼亚州等几个州,人们可以通过作学徒这种老式的办法步入律师行业。

佩格.弗洛里决定要当律师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了。她说:“在我上高中的那个时候,如果你是女生,而且对法律感兴趣,就会有人说,你为什么不去作法律秘书呢?于是我就这么做了。”

*未进过法学院的成功律师*

弗洛里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就辞去了工作。她最小的孩子上学之后,她又重操旧业,作律师秘书。她的小学同学琼.温也讲述了一段类似的经历。她是单亲母亲,是一名律师助理。这两位女士现在都是成功的律师,不过,她们两人都没有进过法学院。

琼.温说,她们甚至都没有读完大学。她说:“我为此感到有些自豪。当人们问起我的时候,这种不同寻常的经历也让我觉得好笑。我只获得了高中毕业证书。”

琼.温和弗洛里参加了佛蒙特州开办的律师职业培训计划。现在仍然有七个州承认法律学徒,不过要求却差别很大。在佛蒙特州,参加这个培训计划的人不需要有大学学位,但是他们必须已完成三个学期的本科课程,然后她们要在四年期间每星期跟一名有行业执照的律师学习25个小时。

弗洛里现在担任导师。她带学徒谢利.罗杰斯已有两年半了。弗洛里不收取报酬,但是她说,罗杰斯作为法律助理对她帮助也很大。罗杰斯每六个月要向州律师资格审核委员会提交一份详细的进展报告。对学徒学习的监督只此而已。弗洛里说,这让她感到担心,“有的时候感觉好像没有广泛涉猎所需要的全部知识,直到参加律师资格考试,才会知道哪些内容漏掉了”。

*更注重实践能力*

当过法律助理的那些律师说,要想取得成功,就要自学。弗洛里还竞选地方官员,以更好地了解市政法律。她一有机会就继续学习法律教育课程,当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就向其他律师求援,而且她还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弗洛里说,与坐在法学院的教室里学习相比,这种方法更注重实践能力。

弗洛里说:“我觉得,作完助理之后,从事法律职业就容易多了,因为已经工作了四年。不过,如果花三年的时间在法学院学习怎么样通过律师资格考试,那么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就会容易得多。这就是真正的区别所在。”

参加学徒计划的女性比男性多,参加者的年龄往往比法学院学生的年龄大。弗洛里开玩笑说,在得知她即将成为祖母的那个星期,她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

*出徒律师任州最高法官*

虽然这个计划向非传统学生敞开大门,但是可能会有一些局限性,因为这些学徒通常不能在其它州开业。不过在佛蒙特州,那些完成了这个计划的人似乎并没有在就业方面遇到阻力。琼.温1996年当选为佛蒙特州律师协会主席,甚至还有一位州最高法院的法官也是学徒出身。

曾参加这个计划的玛丽安.扎韦斯现在是佛蒙特法学院的终身教授。她说:“每当我知道以前曾参加律师职业培训计划的人成为法官或担任其它类似职务的时候,我就会说:哦,真不错!只是有这么一种感觉、一种同窗的感觉,知道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可能遇到过的艰辛。”

承认法律学徒身份的七个州认为,这是有价值的传统。不过法律专家说,不可能有更多的州创办类似的计划。他们还说,许多法学院越来越类似于学徒计划,灵活安排课程,甚至还提供带薪实习计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