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民主党是否改变自由贸易政策?


美国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之后,美国的贸易政策是否会出现变化是很多人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

一些学者认为,在保护美国劳工利益、防止工作流失方面呼声甚高的民主党将改变共和党倡导的自由贸易政策。不过,多数观察人士则认为,自由贸易原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即便是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也不会改变这个大方向。

*贸易谈判快速审批权前途莫测*

明年1月3号,民主党控制的美国第110届国会就要开始正式运作了。立法机构多数党地位的轮替使得美国贸易政策的方向变得难以判断,许多与自由贸易有关的贸易法案变成前途未卜的议题,其中明年7月到期的“贸易促进授权”(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俗称“快速审批权”(Fast Track)的命运更是悬而未决。

“快速审批权”是国会授权政府的特殊贸易程序,行政部门可以在立法部门表决之前开始谈判和签署贸易法案,然后上报国会,给予立法部门90天的时间讨论和表决。近年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利用“快速审批权”的便利,使许多有争议的贸易法案在共和党控制的国会获得通过,例如中美州自由贸易协定以及美国同智利、新加坡、摩洛哥、澳大利亚和阿曼等国家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快速审批权”的拥护者认为,这项促进自由贸易的机制是促进美国经济繁荣的发动机。但是,目前在全球贸易环境越来越不利于美国的情况下,包括许多民主党议员在内的反对快速审批权的人认为,“快速审批权”导致缔结和通过自由贸易法案的速度惊人,没有给国会和民主机制适当的时间来讨论这些关系到重大国家利益的法案,结果对于美国劳工利益构成严重的威胁。

海尔.沙比罗是美国著名的米勒-查维利尔律师事务所的国际部主任,曾担任白宫国际经济政策的高级顾问。他认为,目前的政治气候不利于自由贸易政策和“快速审批权”的存在。

沙比罗说:“愈来愈多的民主党人,以及象媒体报导得那样,越来越多的普通民众都对贸易表示担忧。这种倾向的代表人物就是反映民众担心贸易和贸易政策极端观点的莎丽.布朗,她作为参议员利伯曼的竞选负责人发表了许多强烈反对现行贸易政策和‘快速审批权’的言论。即便是北卡罗来纳州新当选的民主党众议员希斯.苏勒这样的温和的民主党人,显然也对自由贸易和‘快速审批权’有负面印象。”

*民主党不可能再一味反对*

但是,观察人士认为,尽管民主党的政治领袖们在竞选时可以口无忌言地发表反对自由贸易的言论,但是一旦成为控制国会的多数党,他们必须制定自己的贸易原则,而不能象从前那样一味地阻止共和党的提案。

长期研究美国贸易政策的专家沙比罗提醒人们,那种把共和党看作是自由贸易的朋友、而民主党是自由贸易敌人的公式过于简单。

他举例说,即将出任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任的鲍卡斯就是一位长期提倡通过公平贸易来增进美国竞争力的民主党参议员。沙比罗说,纵观全球贸易形势,民主党不会置国家利益于不顾,抛弃贸易与竞争的原则。

*民主党必须得玩全球贸易游戏*

他说:“我认为,他们必须认识到,亚洲正在开始脱离美国,许多自由贸易协定正在围绕着中国展开谈判。如果我们置之不理,亚洲国家乃至全世界都会向中国倾斜,这对于美国的国家利益来说不见得是好事。美国要想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中心角色,就必须参与全球贸易,民主党就必须以某种方式玩这种游戏。”

威廉.赖因施是美国全国外贸委员会主席,曾经担任商务部副部长。他承认,国会山上自由贸易的气候已经发生改变,越南贸易法案日前遭到否决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不过,赖因施表示,尽管国会已经变天,但是天塌不下来。

他认为,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在明年7月不会终止“快速审批权”,最有可能的是民主党通过自己的法案版本,对这项促进贸易的授权进行某种程度的修改。赖因施的乐观推测的前提是,2008年总统选举前,民主党的策略将发生变化。

他说:“他们知道,竞选总统和竞选国会议员是不一样的。赢得总统大选的人必须在宏观上强调美国光明的一面,如果他一味抱怨美国在走下坡路,工作流失,制造业基础流失等等,他能进入国会,但不会进入白宫。所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都明白,为了赢得总统大选,他们必须强调美国的正面形像,强调美国贸易的竞争力,强调我们能够在全球贸易中打败竞争者,而不会强调我们要关闭门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