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金融危机的风险和应对 (4)


金融是经济的命脉。支撑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的金融体系在世人看来也是最强大的。但是,这个体系也有它的弱点,多种因素都可能引发一场金融危机。美国发生一场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有多大?一旦发生,应当如何应对?

*通货膨胀锐减*

美国的货币政策专家们在讨论如何因应一场金融危机问题的时候检讨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作用的局限,但同时,他们也注意到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使危机管理变得更加复杂。这既有利,也有弊。美联储理事会理事兰德尔.克罗斯纳 (Randall Krosner)认为,一个很大的好处是通货膨胀水平在全球范围显著下降。

克罗斯纳:“(在过去20年中),美国和几乎世界上每一个国家的通货膨胀都下降了。大多数国家的下降幅度还很大。此外,通胀的波动幅度和人们对未来通胀期望还大幅度下降了。我把世界所经历的这些变化称作是‘征服全球的通货膨胀。’”

克罗斯纳说,从90年代以来,发达经济体的中间通胀率从80年代的7%下降到现在的2%。同期,新兴市场的通胀率从9%下降到4%。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通胀率最近几年处于70年代以来的最低点。

克罗斯纳认为,促成通胀环境变化的原因是经济全球化、放松管制、金融创新、以及80年代各国政府打击高通胀努力所产生的结果。他认为,这些因素推动了货币竞争,改善了中央银行的工作。

*央行指挥棒失灵?*

但与此同时,美国中央银行的货币管理工作也遇到了更大的挑战。过去,央行无论是加息还是降息,格林斯潘都可以有把握地说,经济肯定会对利率政策的改变做出反应。但现在,伯南克就没有这种自信。

随着大量外资的涌入,美国经济中的资本流动性并没有因利率政策的收紧而减少。10年期政府债券的收益率现在依然停留在2004年加息开始时的水平4.6%。这对需要房屋贷款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对于联储会的决策者却是一个很头痛的事。

*解决美国问题须国际合作*

美国货币经济学家安娜.施瓦茨女士指出,经济全球化加深了各经济体之间的相互影响,美国的金融问题,比如经常帐赤字,就必须争取各有关国家的合作才可能得到解决。

施瓦茨:“有些观察人士得出的结论是,美国顽固的经常帐赤字问题只有美国能够解决。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错误的。经常帐户赤字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它的有效管理必须要有相关国家与美国的合作。美国之所以成为发达国家、产油国和石油输出国资金的最大接纳国,主要是那些国家的国内投资回报率要比美国低。”

*中国可以做什么*

施瓦茨认为,日本、德国、中国和俄罗斯这四个主要的给美国提供资金的国家都存在国内储蓄超过国内投资的需要的问题。根本缓解这种失衡显然有赖于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的加快和国内投资机会的增加。就美中的情形来说,美国需要增加国民储蓄,减少消费。中国则应当把生产的重点从出口转向国内市场,发展金融服务,给消费者提供更多的贷款渠道,从而减少经常帐盈余。另一方面,中国还需要加快人民币升值的步伐。

施瓦茨赞扬了中国有关藏汇于民的一些措施,认为中国的出口企业应当有更大的自主权使用自己的外汇收入,减轻央行外汇储备增长的压力。

美国商业周刊的首席经济学家麦克.曼德尔认为,全球经济一体化确实使美国的金融管理工作变得更加复杂、更加困难。

曼德尔表示,在找到有效的危机应对办法之前,专家学者应当加强研究,弄清楚美国的经济问题跟外部经济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关系。比如,美国企业在中国或印度建立一个研发中心会对美国的就业产生什么影响?对美国的经济增长会有什么影响?美国政府的财政刺激措施对工作机会的增加所起的作用具体有哪些变化?他认为,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就很难制定出正确对策。

*全球央行?*

曼德尔表示,央行的作用已经不灵了,但是又没有新的机构来取而代之。因此,他建议,国际上应该考虑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拥有实权的经济金融管理机构,在必要的时候能够把有关国家召集到一起,协调政策。当然,曼德尔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设想,短期内是难以实现,只有在遭受重大金融危机的打击之后,人们才可能愿意这样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