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评论:台湾司法独立令人鼓舞


台湾总统陈水扁的夫人吴淑珍女士最近因贪污等罪名遭到起诉。此外,司法部门也正在对野党国民党主席、台北市长马英九所涉及的所谓首长特别费一案进行调查。北京的独立评论人士戴晴说,她曾经对台湾的民主政治感到失望,但是这回的司法公诉令她颇受鼓舞。

下面是北京的独立评论人士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毋庸讳言,作为北京人、上海人、甚至广州人、厦门人,总觉得发生在海峡那一边的事情很远。这其实很自然,因为那距离不是以公里或飞行小时来衡量的。那边的形势,包括谁在台上谁在台下,包括股票的升降与银行的利率,都和我们在大陆居家过日子看上去不怎么搭界。

但是,作为中国人,特别是关注中国百年现代化历程的“好事”者,就没那么简单了。毕竟同文同种,不说亲情血脉和数额越来越大的生意消长,仅就“我们中国人到底有没有创建民主制度、享受民主环境的资格”,也总是忍不住对海峡那边发生的事细细揣摩。

记得小蒋总统开了党禁、报禁,随后,在李登辉还没有“本性毕露”前,又实现了军队国家化……,所有这些,虽然不如“小平您好”、坦克上街带着切肤之痛,却也一直遥遥地替那边已经不大知道黑山白水、跃进文革的弟兄们高兴。因为,不管怎么割断,好像有一种期待:两千年的独裁专制传统也没少戕害他们。人家能从这政治文化泥潭里挣出来,我们这边也总有一天。

陈水扁当选,作为遥远又贴近的观察者,有如当头一棒。直觉得经国先生要能多活几年,各种独立的声音再成熟些,直选、大选前的民主操练能多反复几次,台湾人的选择可能少些急切、躁浮,而要高瞻、深切些。当然,那时候更多的是自责:那么多选民不愿意再当中国人而选择台独,我们这边没有把自己生活的这块土地整治好,难道没有责任?

到枪击案发生的时候,我们对台湾已经失望透顶。粗鲁、无知的大陆表叔在世界上丢人现眼,已经不让我最难受;台湾朝野干得都是什么呀?怎么一件让人叹服的事都做不出来呀?轰轰然的一团乱麻中,把我最心仪的神探李昌钰都给搭进去了。我不禁想,也许,在我的有生之年,“中国人沐浴民主曙光”的梦可能都做不成了。

这回的司法公诉,给了我一个大惊喜。我才知道,固然民主操练费时费力,对观察者而言,线索多得不仅头晕脑涨,简直到了不愿意再多听一个字的地步,但法制的运作终于在台湾一步紧逼一步地发挥出威力。不过十来年,别光看拍桌打凳、口沫横飞,台湾朝野有了多么大的长进啊!我们中国人终于见到了这一天:最后发威的,不再是皇上、首脑、政党领袖,而是法官的独立裁决。这裁决,无论多么繁琐、费时,却是政局向前推进的唯一依据。

差不多半个多世纪前,在中国人刚刚走出军政、训政当口,究竟 “先制定、通过一部宪法”,还是“先抵制专制、独裁”历史命题前,中国的知识界分裂为比较靠近即将夺得政权的共产党,还是因为腐败无能正丧失民心的国民政府两大派。

前者上了毛泽东的当--他当时的许诺多么漂亮啊!而国民政府的制宪、行宪也荆棘丛生,多少仁人志士前赴后继,才有了真正司法独立的今天--虽然不过对区区“国务机要费”予以裁决。

我们能看到那一天么--没有了党委、也不再接受“上边来的条子”的高等法院,经举报人提供的线索,对前总理、前国家主席等豪门的家族资财,进行独立清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