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官方数字中国艾滋病例渠道均增加


在“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中国官方数字显示,中国的艾滋病病例和传播渠道都在增加。专家和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除了要加强知识普及和宣传外,还应该大力支持和鼓励非政府组织的参与,因为有很多工作靠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去做,比政府出面效果更好。

*外国纪录片*

路透社报导,中国最近决定让中央电视台在12月1号世界艾滋病日之际播出一部有关艾滋病的外国纪录片,据说这部总长度75分钟的纪录片包括对中国卫生部官员、医生、艾滋病患者以及艾滋病民间活动人士的专访。

*向一般人群扩散*

西方媒体注意到,中国政府在一度否认存在艾滋病危机后近年来官方政策有明显改观。一个星期前,中国卫生部宣布,从今年1月到10月,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及患者人数增加了近30%。中国政府认为,数字增加是基于检测方式和通报渠道更加有效,但是同时也承认,艾滋病正在从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吸毒传播和性传播已经成为主要传播途径。另外,大批流动人口也加剧了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难度。

*中国男同性恋*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导,中国广西首次报告在男性同性恋中检测出艾滋病感染者。另外,中国男同性恋人群,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静脉注射吸毒的第二大高危人群。长期以来,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中国的男同性恋者往往受到社会忽视甚至歧视。

*谈性色变*

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全球卫生研究中心主任黄延中教授表示,中国领导层近年来对艾滋病治疗和宣传的硬件工作取得了效果,但是,中国文化中“谈性色变”的传统意识,仍然对知识普及和消除歧视构成阻力。

黄延中说:“因为性的问题在中国很多领域还属于禁区,而艾滋病问题通常情况下可能和性接触有关系。所以,很容易会被界定为是一个性接触、性的问题。”

*民间比政府效果好*

黄延中教授说,除了加强知识普及和宣传,还应该大力支持和鼓励非政府组织和私人企业的参与。因为有很多工作靠民间艾滋病活动人士去做,比政府出面效果更好。

黄延中说:“很多政府不便去做的事情可以让非政府组织去做。比如说,向同性恋团体做宣传,告诉他们怎么样采取防护措施,减少传播风险。另外,比方说嫖娼还属于非法行为,政府不便出面。但是,如果是非政府人员去做宣传,跟他们建立良好关系,进行互动,可能更有效。”

*民间活动人士万延海*

海外媒体报导,中国艾滋病民间活动人士万延海上星期五受到拘押后目前已经获得释放。万延海经常直言批评中国政府的艾滋病政策。此前,他曾在2002年被拘押三个多星期。据说,这一次万延海是准备星期天在北京举办艾滋病座谈会。但是,因为他突然失踪,座谈会被迫取消。目前,中国官方还没有说明这个周末拘押万延海的原因。

*胡佳:软禁、绑架、逮捕超记录*

艾滋病民间活动人士胡佳在博讯新闻网站刊登文章说,他认为中国2006年对弱势群体、艾滋病感染者、上访者的软禁、绑架和逮捕超过了以往记录。

*刘晓竹:中国高层的敏感神经*

美国独立时事评论员刘晓竹表示,可以说,过去一年中国民间人士凡是从事不属于党和胡锦涛领导下的活动,都触及到了中国高层的敏感神经。

刘晓竹说:“为什么呢,因为胡锦涛对自己没有信心,对政权也没有信心,这两个没有信心加起来就是对公民的任何活动、哪怕是有益的活动,都是心存戒备,心存戒备也好,看着就行了,但是胡锦涛另外一个毛病就是心胸比较狭窄,所以就打压,而打压的范围包括了艾滋病民间组织。”

*政府不可能包办一切*

刘晓竹认为,中国的公共医疗必须依靠自上而下多头的努力,政府不可能包办一切。

刘晓竹说:“政府资金不到位,官员腐败,能力不达标,这都没关系。但是,你不要打压民间自我组织、自我救助活动。像万延海这些人,说实话,他们根本就没有对政权构成直接挑战。像河南出现的艾滋病病例,老百姓要求讨公道,惩治当地腐败官员,惩治挪用救助资金的官员,这本来是对艾滋病的防治,甚至对国家的和谐和政治稳定都是有正面贡献的。”

*中国艾滋病形势严峻*

刘晓竹强调,中国的艾滋病形势如此严峻,政府必须意识到只有发动整个社会、各个阶层的老百姓都来关注这个问题,并且按照中国宪法,让公民自我组织起来,实行言论自由,积极讨论,直接从民间展开救助活动,艾滋病危机才可能得到缓解。否则的话,刘晓竹说,再过几十年,中国就将成为新的“东亚病夫”,成为“东亚艾滋病夫”,国民经济和国际形像都将严重受损。

据估计,中国目前有大约10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联合国表示,如果中国不采取有效措施,到2010年,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可能会达到1千万。

中国官方公布的最新数字显示,今年上海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有600多例,比去年增加近7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