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共党校:腐败已成和谐社会大敌


中共意识形态最高学府的一项调查显示,腐败问题已经成为中国和谐社会的大敌。有观察人士指出,解决中国的腐败问题、构建和谐社会,必须从制度和文化层面入手。

中共中央党校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研究课题组最近对300名在党校学习的地厅以上级别领导干部进行了一次“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重点要解决的社会问题”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腐败问题”是继“社会保障问题”之后这些领导干部认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学习时报》署名文章*

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腐败是社会发展的绊脚石,是恶化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环境的污染源,是消解和谐文化的病毒,是破坏干群关系、党群关系的蛀虫。腐败已经成为社会和谐的大敌。

跟许多社会发展现象一样,腐败问题并非为中国所特有,它既存在于民主国家,也存在于集权国家,但是制度性、普遍性的腐败问题却是在中国独一无二的。

*曹长青:整个制度的腐败*

曹长青是旅美的政治评论家,曾经担任过《深圳青年报》副总编辑。他说,中国强调稳定压倒一切的时候,说明社会已经相当不稳定,现在又大搞构建和谐社会,表明中国的社会已经严重地不和谐,而腐败现象的大肆泛滥,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社会的不和谐。

曹长青说:“中国的腐败问题严格意义上说也不仅仅是执政党。现在中国是一个硬件的腐败和软件的腐败。硬件HARD POWER指的是整个制度的腐败。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个人道德品质问题,制度是个腐败的制度,没有法制,没有有效的监督,没有定期选举。”
*中国没有法制*

曹长青表示,中国制度性的腐败还表现在中国没有法制。不同于民主社会的台湾,犯下贪渎罪的无论是总统陈水扁,还是普通市民都会被起诉成为被告。但是在中国,国家领导人和第一家庭因为腐败成为被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说,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本身就是腐败的表现,这种“硬件”的腐败非但不能制约腐败,反而在为腐败提供土壤和条件。

曹长青还指出,在滋生腐败的“软件”方面,中国文化传统中缺少法制,缺少个人主义。他说,经历了文革十年的中国又产生了一个党文化,而这个党文化把传统文化中最糟糕的东西,发扬光大,推到极端,人与人之间互相猜忌,互相欺诈,极端自私,假的东西充斥整个社会,中国文化已经变成腐败的文化。

中国领导人似乎已经认识到,腐败问题泛滥到非下大力气解决的时候了。为了净化和纯洁执政的共产党,中共党内展开了共产党员“保鲜”活动。中共也提出要在制度、监督方面惩治和预防腐败。中共也查处了腐败问题严重的地方官僚,其中包括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

*定期选举 解决腐败*

不过,旅美政治评论家曹长青认为,解决腐败问题要从根本入手,而定期选举就是解决腐败最重要的一个途径。他说,哪个领导人不廉洁,选民就可以通过选票把他拿掉;哪个政党腐败,这个政党就会被淘汰掉。

*前提:民主社会*

曹长青说:“现在要解决中国社会中腐败的问题、社会不和谐的问题,最根本的还是从制度层面来解决。一个是制度,一个是文化。文化的比较长期。但文化的解决必须以制度的解决为前提。制度的解决主要是三个方面,一个是选举,第二有新闻自由,第三有独立司法。要做到这三条,首先要变成一个民主的社会。而民主的社会自然会解决腐败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