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经济过热与结构性问题(1)


中国经济过热仍然是2006年中国政府和全球经济学家密切关注的问题。在经历了上半年经济超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下半年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中国一些官方和半官方的研究机构由此得出经济降温的乐观估计,但是,一些专家认为,中国经济和政治结构中的一些深层因素表明,治理经济过热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经济白热化增长*

自2003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尝试各种努力给经济降温,但是却始终无法有效抑制经济的过热增长。2006年上半年,经济发展更是出现了过去10年来从未有过的超高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了10.9%,第二季度的增长率竟高达11.3%。

经济的白热化增长以及与此相联系的固定资产投资和外汇收支严重失衡使北京领导人惊出一身冷汗。总理温家宝10月中旬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中国政府努力多年形成的控制固定资产投资和货币信贷规模的基础并不牢固,国际收支失衡的局面正在恶化。

*引发一系列问题*

美国匹茨堡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托马斯.罗斯基在回顾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超高速发展时说,经济过热增长引发一系列问题,足以让中国领导人寝食不安。

他说:“中国中央政府担心经济增长率,尤其是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增长过快。领导人担心一些重点工程的投资,担心许多银行贷款的投资可能有去无回,增加银行的坏帐。他们还担心许多工业部门供大于求的生产能力,这些都是中国政府需要担心的敏感问题。”

*控制固定资产投资为最大难题*

无法有效控制固定资产投资是北京治理经济过热过程中难度最大的一个问题。今年头8个月,固定资产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9.1%,在政府三令五申的压力下,中国各地实际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还是高于经济学家的普遍预测,其中城市房地产开发在有些地区出现失控的现象。

加拿大约克大学商学院教授伯纳德.沃尔夫今年夏天在珠江三角洲地区考查期间对那里的房地产投资过热现象感触颇深。

他说:“我注意到,那里有大片高层公寓已经达到市场饱和的程度,只能闲置在那里卖不出去。建筑商把斗大字的电话号码写在这些高层建筑上面,广告词是:‘这个电话让您拥有这座豪宅’。很显然,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严重的供过于求的状态。”

*北京高层出台一系列紧缩措施*

房地产开发热带动的固定资产投资过大的高风险引起北京高层的重视,促使政府从今年8月开始实行了一系列为固定资产投资降温的紧缩措施,主要包括在土地开发和贷款的审批权方面入手进行釜底抽薪。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10月中旬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第四季度和明年全年经济宏观调控的当务之急是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优化投资结构,以及在每个城市实行房地产开发紧缩的政策。

政府大力控制土地开发的审批,银行收紧银根,限制贷款发放,再加上今年中央银行两次提高贷款利率,终于使上半年的投资热和增长速度得到控制。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资料,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0.4%,和第二季度11.3%相比有了较大幅度的回落。预计第四季度的增长率将进一步下降,落到10.3%左右,从而使2006年全年的经济增长率维持在10.6%的水平。

*治理经济过热会有成效?*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刚刚推出的研究报告对于治理经济过热持有更加乐观的看法。这份报告预测,今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长为9.62%,增速低于2005年以来的平均水平,和前三个季度的GDP高速增长相比说明经济出现了明显的降温。报告进一步认为,如果目前稳健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持续下去,加上政府有选择地采取行政性紧缩措施,明年经济增长将持续今年下半年的态势,GDP增长会回落到9.25%。

美国匹茨堡大学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罗斯基认为这种预测也许过于乐观。他指出,中国经济体制中的一些深层问题妨碍中国政府有效地防止经济过热。

他说:“这些问题包括一系列因素,首先是地方政府很难控制;其次,出于对人民币汇率进行控制的需要,银行利率必须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最后,尽管政府准备提高利率,但是脆弱的银行系统限制了通过提高利率作为限制投资规模的闸门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