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经济过热与结构性问题(2)


中国经济过热仍然是2006年中国政府和全球经济学家密切关注的问题。在经历了上半年经济超高速增长之后,下半年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中国一些官方和半官方的研究机构由此得出经济降温的乐观估计,但一些专家认为,中国经济和政治结构中的一些深层因素表明,治理经济过热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投资和出口驱动的增长模式*

亚洲开发银行在2006年亚洲开发展望报告中说,中国投资和出口的强劲增长将使中国大陆2006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10.4%。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师伊法佐.阿里说,即便中国的中央银行两次提高银行借贷利率,早些时候北京又采取了一系列货币和行政紧缩措施导致今年下半年的经济会有所降温,但是,如果目前的投资热仍然居高不下将导致中国出现长期的生产过剩现象。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是建立在巨额投资和不计成本的出口创汇基础上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今年4月发表中国经济报告,把中国经济定位为投资和出口驱动的增长模式。

按照经济学理论,一个国家经济增长主要是消费、投资和出口增长的总和。中国2005年投资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42%,远高于世界上任何国家的投资比例;2006年商品和服务业出口比去年增长25.2%,预计占GDP的五分之一左右。相比之下,2000年以来,中国个人消费占GDP的比例却连年下降,2005年个人消费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8%,而同年美国为70%,印度为61%。

*投资率之高世界历史上罕见*

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贝利.诺顿最近出版的《中国经济》一书被誉为有关中国现代经济发展最全面的英文著作,他在卡内基和平基金会最近举办的一场有关中国经济的辩论会上指出,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是人力、物力以及资本高密度投资的结果。

他说:“中国拥有世界最高的投资率,这么高的投资率,我们在世界历史上、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从来没有听说过。劳动力、人力资源、物力资源以及资本,所有这些投入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其实,经济学家对于某个国家在某个发展阶段大规模投入某种形式的资本并不陌生,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各种形式的资本在同一时刻、以中国这样快的速度、这样大规模的投入。”

*中国官方深知高投资的风险*

经济学家把这种依赖高投资驱动的经济比喻成一辆汽车在车身和路况都不好的状态下高速行驶。中国官员也深知其中的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日前在北京举行的研讨会上指出,目前中国出现了高能耗和上项目的恶性循环。她举例说,2004年经济发展过猛,导致电力、煤炭和交通运输跟不上,随后电力和交通运输项目纷纷盲目上马,导致这些生产能力过剩。吴晓灵还提到目前经济发展中的一些不可持续的因素,指出许多项目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结果却把治理环境的支出和收入也算进GDP。

*分析:高投资模式影响产业更新*

加拿大约克大学商学院教授伯纳德.沃尔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种高投入驱动的高增长不仅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而且影响中国经济产业的更新换代。

他说:“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产业结构还需要进一步调整。根据目前的发展水平,一些传统的低附加值产业需要大幅度削减,以便给技术含量和附加值更高的产业发展让路。现在,中国必须开始产业结构更新的转变,扭转高投入低产出的粗放经营结构。”

投资结构需要改革,但是,各地方争相投资上项目的局面一时还控制不住。中国银行副行长吴晓灵预测,鉴于今年能源短缺的商机,明年恐怕会在全国各地出现能源项目的投资热潮。

*分析:体制深层问题妨碍制止经济过热*

美国匹茨堡大学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罗斯基告诉记者,中国经济体制中的一些深层问题使中国政府拿不出有效防止经济过热的措施。

他说:“省级和地方官员的政绩考核制度刺激了投资的过热增长,官员的表现主要以数量计算的经济指标来衡量,其中本地GDP增长是最主要的因素。此外,中国的外汇兑换和货币制度也妨碍中央政府制定通常有效的调控政策。如果美国和其他主要市场经济体出现了经济过热,政府就会减少货币投放量,提高利率。虽然中国政府最近两次提高利率,但幅度太小,政府担心大幅度提高利率将吸引更多的外国热钱涌入,导致人民币升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