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医疗保健面临严峻挑战(1)


中国现行的医疗保健制度凸显了由贫富、城乡差别造成的不平等,成为中国21世纪所面临的一大挑战。专家认为,中国政府缺乏政治意愿和医疗机构唯利是图是造成这种不平等的主要原因。下面是有关系列报道的第一部份。

*广安警民冲突*

最近在前中国领导人邓小平家乡广安发生的一起由医疗纠纷演变成的警民冲突事件再次凸现了中国现行医疗保健制度的不平等问题。

新闻报道说,四川广安市郊一位4岁熊姓男童误喝剧毒农药严重中毒,他爷爷将他送到广安市第二人民医院看急诊。院方表示需先缴800元才可为其洗胃。男童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老人身上只带了一百多元现金,恳求医院先救。但院方因钱不够,只给孩子输液而拒绝洗胃,导致孩子在两个小时后死亡。

两天后,孩子的父母从外地赶回,带着孩子的尸体到这家医院要求赔偿。但院方只答应给500元道义补偿。孩子的父母把花圈摆在医院门外表示抗 议,引来越来越多人声援并冲击医院,酿成了警民冲突,并导致数人死亡,多人受伤。

虽然后来院方否认孩子的死亡是医院延误抢救所致,但是北京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说,不管有没有关系,这类群体抗争事件在中国越来越普遍,反映了由于医疗费用昂贵民众看病越来越难的现实。

*几亿人看不起病*

《洛杉矶时报》分析说,医疗费用昂贵已经成为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城市居民以及几亿中国农民所面临的最大社会问题之一。很多中国老百姓买不起医疗保险,公共卫生网络无法支付价格昂贵的医疗费用。

国际先驱论坛报的医疗和环境问题记者罗森塔尔伊丽莎白,长期担任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她说:中国是一个在任何领域都可以达到极端的国家,而医疗卫生领域是其中之最。

她说,你可以在北京发现全世界最先进的激光矫正视力医院,而在距离京城20英里的农村,你也会发现患青少年白内障的孩子却得不到治疗,这种极端的差别实在令人难忘。她也讲了一个农民看不起病的故事。

伊丽莎白:“我们北京办公室经理的祖父住在河南农村,得了脑瘤不能得到治疗,因为家里没有钱进不了医院的门,就算有这么多钱,他的态度是也不愿意为了一个不一定治得好的病让全家倾家荡产。”

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现任会长陈致和博士通过两个百分之50的数据凸显了中国农村严重缺乏医疗保障。

陈致和说:“调查显示50%农民有病不上医院,因为看不起医生,50%农民住院病人中途离开医院,因为无法继续支付费用。”

*个人负担之高世界少见*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系教授王绍光在其研究中国城镇医疗保健制度不公平性的文章中指出,1978年中国个人直接支付部分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是 20.4%,而2002年达到58.3%。如果按世界卫生组织的计算方法,这个比例则超过六成。个人负担如此之高,在全世界是极为罕见的。鉴于中国城乡之间、贫富之间在收入上的巨大差别,医疗保健方面的不平等便变得越来越明显。

*农村医保转型没造福农民*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胡丙长博士最近在亚洲协会以“中国的医疗不公:21世纪新挑战”为题的研讨会上说,今天中国大部分农民的平均医疗保健情况甚至比过去更差。

胡丙长:“因为90%的农民没有医疗保险,他们必须自掏腰包支付大部分医药费,由于他们的收入非常非常低,所以他们付不起医药费,也住不起医院,农村医疗保健制度的转型并没有使大多数农民受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