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医疗保健面临严峻挑战(2)


中国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之后,原先在城市实行的公费医疗和劳保制度,以及在农村实行的合作医疗制度都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市场化的普及而逐渐消亡。而引入了市场机制的现行医疗保健制度则由于城乡和贫富差距的扩大导致人们在医疗待遇上不平等。学者和专家都认为,造成这种不平等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府缺乏政治意愿、资金不足以及医疗机构唯利是图。

新的调查结果显示,50%的中国农民有病不上医院,因为看不起医生,50%的农民在住院时会中途离开医院,因为无法继续支付费用。过去二十年来,中国个人负担的医疗费用增长了三倍。

观察人士说,个人的医疗负担如此之高,在全世界也极为罕见。中国现行医疗保健制度凸显了由贫富、城乡差别造成的不平等,成为中国21世纪所面临的一大挑战。

*医疗改革向钱看*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系教授王绍光在其研究中国城镇医疗保健制度不公平性的文章中指出,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深入,市场意识逐渐渗透到整个医疗领域,并成为医疗改革的主导原则。这清楚地反映在有关医疗改革的官方文件里,其中充满了诸如“市场激励”、“竞争”、“选择”、“个人责任”之类的字眼。

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讲座负责人纪北慈说,中国到处流传着有关医生的笑话,就像美国可以听到很多关于律师的笑话一样。在中国,病人和医生的关系已经被败坏得十分严重,他们互不信任。

*少看病 怕挨宰*

纪北慈说:“病人一直要等到最后一分钟才肯去看医生,他们这样做因为怕被医生‘宰’,显然这就一定会影响到预防与治疗的关系。于是,就引出了医生工资太低等问题,如果你是医院的医生,医院期待你通过提高对病人诊断和开药的收费来维持营运,而这些收费的项目常常又是病人所不需要的。看起来这大概是每一个中国病人在看医生时所面临的恐惧。”

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会长陈致和说,在他访问中国县级医院时这类错针错医现象很普遍。

陈致和:我看到一大排孩子在打滴溜(吊瓶),我一问,原来他们是来检查身体,的确都在打滴溜。而且都是要付费的。所以我认为,这不仅仅是能不能获得医疗保健的问题,而且还有治疗和预防处于严重混乱和不平衡的问题。

*药房医院是一家*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胡丙长博士认为,中国对医疗费用缺乏监控系统是导致收费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根本的问题是中国的药房不能独立于医院之外。

胡丙长:“这是中国的一个主要问题。在美国我们的药费支出占医疗保健费用的10%,而在中国却占60%,其中很多还是假药。假药问题在中国是一个主要问题。 医院负责为病人分发药物,所以现在中国的医院已经成为一个为了盈利而存在单位,所以他们希望赚更多钱,医生为病人开更多更贵的药就能获得更多盈利。”

王绍光说,在中国进行城市改革之前,政府预算医疗支出一般占医疗总费用的35%;这个比例从80年 代中期开始大幅下降,到2002年,已降至15.21%,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 “与此同时,卫生总费用中由社会保障支付的比例也从1978年的47.41%下降到2002年的26.45%.”既 然卫生总费用中公共支出部分(包括政府预算和社会保险)的比例缩小了,剩余的部分就必须由个人负担了。

*政府支出少 世界排名低*

王绍光说,当政府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为医疗服务付费时,中国医疗总费用的结构就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在城市改革之前,政府预算医疗支出一般占医疗总费用的35%;这个比例从80年代中期开始大幅下降,到2002年,已降至15.21%,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近年来,虽然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积极的措施来改变现状,但是,中国政府关于公平分配的承诺还不是很强,政府财政汲取能力的重建还没有完成。

当看病贵、看病难同教育经费、住房成为压在老百姓头上的新三座大山的时候,许多人便开始怀念当年城市里机关干部有公费医疗、工厂里工人有劳保,在农村农民有合作医疗制度的时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