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打击罪犯斗士帮助受害人25年


25年前,约翰.瓦尔什的儿子被人绑架惨遭杀害。从那之后,他就把帮助罪案受害人当成自己的终身使命。

1981年7月27号,瓦尔什六岁的儿子亚当在佛罗里达州好莱坞镇他家的房子附近玩耍的时候被绑架。16天以后,亚当的遗体在排水沟里被发现的时候,瓦尔什就知道他的生活再也不会是原来那样了。

*心碎的父亲*

他说:“我当时有漂亮的住房和漂亮的妻子,所有与物质上的成功同步而来的好玩意儿我都有,可以说是实现了美国梦。突然之间,儿子的惨遭杀害使我成了一个心碎的父亲。”

给他的绝望火上浇油的是,涉嫌谋杀的那个人一直没有受到指控,也没有承认罪行。不过,此人后来由于其他罪行而被判刑,最后死在狱中。

在他儿子死后的岁月,瓦尔什在寻找一种解脱方法,使自己不至于逐渐陷入一个可怕的地狱。他说,他的天主教信仰几乎没给他带来什么安慰。他说:

“在你的孩子被杀害的时候,你会质问所有的宗教信仰。我的意思是,好多人对我说:‘唉,这是上帝的安排。’我说:‘我不认为上帝为了考验我们就会安排让人残忍地杀害一个六岁男孩。’”

*活下去的理由*

孩子被杀几个月后,瓦尔什跟佛罗里达州一名法医进行了一次偶然交谈,这次谈话帮助他找到了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瓦尔什说:

“他说:‘你知道,你们夫妇引起了佛罗里达州规模最大的搜寻失踪儿童的行动。你们做了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你们上了电视,请求公众帮助寻找。你们马不停蹄,设法让不情愿介入的执法部门来做这件事。’所以,他说:‘也许你们可以把你们的痛苦、愤怒和伤心转移到一个不同的方向,帮助别人。’他说得太对了。”

瓦尔什说,这位法医敦促他到华盛顿去说服国会让联邦调查局介入失踪儿童的案子。他说:

“那位法医告诉我,在国会有一个正在审议的议案,叫作‘失踪儿童法案’。他说:‘你知道吗,约翰,联邦调查局的全国犯罪情况电脑系统里储存着被盗船只、飞机、汽车,可就是没有一个档案留给失踪儿童,甚至也没有不明身份的死亡者档案。他说,国会的这个议案如果获得通过,将会改变这种情况。”

瓦尔什和妻子莱维到了华盛顿,经过三年时间,说服了国会要求联邦调查局动用其广大资源来帮助侦破像瓦尔什儿子被杀那样的案子。国会还创立了全国失踪及受压榨儿童中心。这个以华盛顿为基地的非营利机构帮助家长寻找失踪的孩子,并且调查猥亵儿童案件。

*国会通过重要议案*

今年,在亚当.瓦尔什遇害25年之后,国会通过了另一个重要议案,帮助当局捉拿性侵害儿童的罪犯。瓦尔什说:

“布什总统签署了《亚当.瓦尔什儿童保护与安全法》。这是一项重大的立法。这个法律将在每个州建立性罪犯登记制度,规定追踪以儿童及成年人为侵害对象的色狼,并且增设500名新的联邦警察,他们将到世界各地去追捕参与压榨儿童的人。”

61岁的瓦尔什现在是美国、甚至或许是世界最著名的打击犯罪斗士,他是每周一次的电视节目《美国通缉要犯》的主持人。这个一小时节目介绍仍然逍遥法外的在逃犯的特徵,并且邀请了解任何有关情况的观众拨打免费热线电话。这个电视节目及其所属网站取得了效果。

瓦尔什说:“我们在世界各地30个国家抓到了9/11名危险的在逃犯。我们抓获的犯罪份子当中,有15人在联邦调查局十大通缉要犯名单上。我在波斯湾、在耶路撒冷都做过节目。我介绍过恐怖分子的特徵。我们的网站‘amw.com’得到了数以千计的点击次数。我认为,世界各地的人都是一样的,宗教、国籍、背景都不是真正紧要的事情,人们都希望正义得到伸张,都不想看到有人受到伤害。”

*充满激情*

瓦尔什对于他的打击犯罪的事业充满了激情。他说:“我的动力跟普通人有很大不同,因为我永远不能摆脱我的六岁儿子被杀害的事情。我永远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做这样可怕的事情。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得反击。”

瓦尔什在他主持的电视节目上直视摄像机,对观众说:“你可以改变现状”。瓦尔什从自己的经历中深知这一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