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医疗保健面临严峻挑战(3)


中国的中央政府决定,明年拨出10亿元资助中西部地区的医疗保健服务,以平息由于现行医疗保健制度的不公平导致的民众愤怒的情绪。市场导向的改革使中国城乡医疗费用不断升高,不少老百姓开始怀念过去平均主义时代的医疗体制。学者专家认为,中国的医疗保健制度应该适应当今中国的需求,而政府必须负起责任,并投入更多的资金。

*赤脚医生模式*

“赤脚医生向阳花,贫下中农人人夸,一袋银针治百病,一颗红星暖天下。” 这是30多年前曾风靡中国的一部反映农村赤脚医生题材的电影《春苗》中的歌词。赤脚医生模式对中国农村医疗保健制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种制度真得那么完美吗?

曾经从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胡丙长博士说,那确实是一种美好的经验。

胡丙长说:“那个时候每一个人都很穷,没有高科技设备的医院。赤脚医生通常初中毕业,经过一些简单的卫生常识训练,如打预防针、针灸。他们来到农村定期地给孩子打预防针,照顾一些比较轻的病人,全部都是免费的。”

*彻底崩溃*

胡丙长说,80年代初,当邓小平开始进行农村改革时,这一制度就彻底崩溃了,因为农民有了自己的地,政府再也不给他们任何资助,做赤脚医生还不如回家种田挣钱多。

胡丙长说,问题是这种制度能不能在今天中国农村的环境下继续生存。胡柄长说:“最主要的是缺乏经济诱因。赤脚医生制度在当时是一种很好的制度,但是在今天的环境里我不知道是否还能存在。”

*赤脚医生已成过去*

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会长陈致和博士认为,这一制度确实太过浪漫主义了。

陈致和说:“他们觉得赤脚医生可以满足任何要求,这是很虚假的,那时科技程度很低,知识基础很薄弱。他们主要依赖中草药,不仅由于文化的原因,更由于缺乏科学技术和经济基础。我的结论是,中国不可能走回赤脚医生制度,这一制度已经成为过去。”

*预防性制度*

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讲座负责人纪北慈表示,从整体来看,赤脚医生制度是一种预防性制度,这一制度有效地提高了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但是,它毕竟只能提供最基本的预防性措施。

*问题比过去复杂得多*

中国今天的医疗保健,问题比过去复杂得多。一方面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现在有1千600万人超重或患肥胖症,另一方面又有2千400万人营养不良。在很多人得富贵病的同时,范围广泛的传染病,如结核病,又死灰复燃,成为导致死亡率最高的头号传染病。

在中国究竟需要一种什么的医疗体制才能适应多方面的需要?政府在其中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

*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纪北慈认为,现在医生这一行业在中国是盈利性质的,因此,预防传染病应该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纪北慈说:“很多病如艾滋病、萨斯、肺结核,如果做好预防工作就可以大大减少发病率。从一开始就把发病原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得看中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工作做得怎样了,这是政府的工作,医生在赢利机构工作当然对此不会有兴趣,他们不会告诉你怎样可以不生病。这需要政府去做好很多预防工作。”

*一个前沿性的挑战*

中华医学基金会会长陈致和表示,政府必须对医疗保健投入更多资源,为此,政府必须改革被地方分权的公共财政系统,这一系统使得贫穷地区比富裕城市更缺乏处理这些保健问题的经济能力。

陈致和说:“我认为即使有了公共财政,要重新安排医疗人力资源、包括盈利在内的医院激励机制,这对中国是个巨大挑战。中国现在基本上是朝着美国的保健体制发展,包括我们所存在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前沿性的挑战。”

*政府应该向医疗保健投入更多资金*

据报导,北京中央政府决定明年拨出10亿元,资助中西部不发达地区的一个医疗服务项目,按每人资助3到4元的标准,以压低基本医疗价格。观察家认为,这一项目首次把医疗机构的所获拨款与其提供服务的数量和水平挂钩,显示了北京开始重视医疗不公的现实。

正在参与北京大学、哈佛医学院和马萨诸塞总医院合资合作进行的有关心血管病项目的投资家科曼表示,中国政府现在十分富有,应该向医疗保健投入更多资金。

科曼说:“政府拥有中国主要的烟草业,从那里获取巨大的利润,他们完全可以用这些钱来赞助范围广大的保健项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