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各地记者面临广泛骚扰和迫害


人们说,信息就是力量。世界各地的腐败分子和集团为了维持自己的权力而审查信息,囚禁甚至杀害揭露官方犯罪和滥用权力行为的记者。当今的记者面临范围广泛的风险,既可能受到被定为合法的骚扰又可能横遭凶杀。

*冈比亚记者西塞*

记者西塞试图让他的国家冈比亚的统治者明白,权力并非意味着乘坐高级轿车的特权,而是为大众服务的责任。

西塞最近来美国接受非政府的监督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颁发的新闻自由奖。他说,冈比亚把独立记者看作是为政敌效劳的人,而不是为受压迫者仗义执言的人。

西塞说,他在2000年和2006年的两度被监禁为其他记者发出了警告。他说:“我的被捕并遭受近乎酷刑的虐待所发出的信息是恐惧、恐惧,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我的同行们了解了这些情况就会三思而行了。”

*遭到杀害的记者*

伊拉克记者巴赫贾特在逝世后也被追认为新闻自由奖的得主。她是2003年以来在伊拉克遇害的80名记者之一。而巴基斯坦的哈亚图拉.汗是1992年以来全世界被杀害的近六百名记者之一。哈亚图拉.汗有关一名基地组织头脑的死亡报导与官方说法不相符合,他随后便在6月死亡。

保护记者委员会说,遭到杀害的记者中,有85%未经审判,而谋害他们的独裁者、军阀或者毒枭却仍然逍遥法外。

*记者面临“民主独裁者”*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执行主席西蒙说,目前记者面临“民主独裁者”这个新问题,即披着民主外衣、颠倒民主理念的专制统治者 。

他说:“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花费大量精力来记载这种更为复杂、隐蔽的滥用职权行为,把真实情况公布于众、告知天下及本国选民,这些滥用职权的行为更为隐蔽。”

西蒙指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就是一位“民主独裁者”,普京政府通过新立法,限制新闻界、非政府组织和人权团体的行动。

*波利特考夫斯卡娅遭枪杀事件*

人们也批评普京对记者安娜.波利特考夫斯卡娅遭到枪杀事件反应迟缓、不冷不热。波利特考夫斯卡娅曾批评普京和车臣战争。在她的葬礼上,英国驻莫斯科大使布伦顿说,克里姆林宫知道波利特考夫斯卡娅遇害并非孤立事件。

他说:“他们知道,诸如此类的记者死亡事件是俄罗斯的弊病。他们必须治理这种弊病,以便把俄罗斯引向他们和我们都希望看到的那种民主体制和社会。”

*在美国遇害的记者*

最后一名在美国遇害的记者是纽约市一份西班牙文日报的记者乌纳努。他死于1992年,当时,他正在撰文揭发哥伦比亚毒枭在纽约的活动。

最后一名在美国被杀人灭口的英文记者是唐纳德.博尔斯。他死于1972年的一次炸弹爆炸中。当时,他正在亚利桑那州调查黑手党活动。近40名记者前往亚利桑那继续他的调查工作,结果凶手被绳之以法。

*美国记者相对安全*

位于华盛顿的美利坚大学新闻学教授克里斯托佛.辛普森认为,美国记者相对安全的原因是美国没有系统性的腐败现像。但是,辛普森说,在官员普遍腐败的国家里,对个别政客的揭露很危险。

他说:“其他人都了解这一点,所以,整个体制就会把矛头指向这名记者,这是相当危险的。过去几年里,数几百名记者就是这样遇害的。”

*为沉默者仗义执言*

遇害记者的姓名被镌刻在维吉尼亚州阿灵顿陵园的一块纪念碑上。阿灵顿陵园与华盛顿市在波托马克河的隔岸相望。

西塞知道,他的名字,有一天也可能会刻到这块纪念碑上。然而他说,他甘冒生命危险,因为必须有人为沉默者仗义执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