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社会老龄化的种种挑战和压力


中国国务院星期二发布《中国老龄事业》白皮书,说明中国老龄社会面对种种挑战和压力,并为今后一段时期的老龄化社会做出规划。有关专家认为,在过去若干年的不断敦促下,政府终于准备挑起照料老年人口的重担了。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12月12号发布的《中国老龄事业》白皮书,介绍了中国老龄事业的国家机制、养老保障体系、老年医疗保健、社会服务、以及合法权益保障等方面的现状,并表示正在积极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老龄事业发展模式。

*每年600万进入老龄人口*

中国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本公,星期二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主要谈到中国人口老龄化社会所面对的挑战和压力。据2005年统计,中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近1.44亿,并且以每年3%,也就是每年有60万人,进入老年人口的速度,快速增长。

*中国的老龄化特点*

老龄化被视为是席卷全球的一个人口大趋势,日本和西欧国家,已经显示出老龄化社会的种种问题。但是,中国的老龄化有着自己的特点。中国在1982年老年人口仅占总人口的5%,现在已达11%。

李本公说,中国的老龄化具有规模大、速度快、不平衡和未富先老等特点。今后一段时期,中国面临的挑战包括,养老保障负担日益沉重、老年人医疗费用压力日益加大、为老社会服务的需求迅速膨胀、农村养老问题的压力更大等。李本公认为,2030年之前,是完成应对老年化问题的最佳时机,否则,就失去解决这个问题的历史机会,错过这个时机,就会后悔莫及。

*胡鞍钢建议中国实行二胎晚育*

随着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有关专家学者不断敦促中国政府重视这一问题。除了加强养老基金的投资和管理,建立农村养老保障体系,延长退休年龄之外,清华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还建议中国实行二胎晚育,解决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人口问题,缓解人口未富先老的现象。

*说到底是个经济问题*

长期研究中国老龄化问题的学者、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医学系老年中心的吴蓓说,她很高兴中国政府终于开始重视老龄化问题,准备将其作为一项国家战略来规划。她说,解决老龄化社会问题说到底是个经济问题。中国首先要提高国家的经济实力,才有能力更好地帮助老年人。

吴蓓以中国农村地区新型合作医疗为例说,中国现在没有经济能力像美国那样,支付老年人的疾病预防费用,导致老年人要等到病重了才去看医生。

吴蓓说:“从现在新型合作医疗的出台方案看,基本上是保大病。老年人等到大病才去看,实际上财政的开支会更大一些,但长远根本的问题应该是预防。”

*经济带动人的观念*

另外,吴蓓副教授认为,经济与人的观念也是紧密相连的。她最近在上海和湖北进行社会调查时,发现在经济发达的上海和经济欠发达的湖北,人们有着不同的养老观。

吴蓓说:“经济带动人的观念。比如说,上海人说,我老了,有钱就进养老院,我不会靠子女来养。在湖北的时候,人们说,敬老院就是五保户进的,我们有子有女,不会的。”

*小保姆的照顾*

吴蓓副教授说,中国将面临大量老年人需要长期照料的局面。她说,根据她的考察,中国农村老年人的照料问题比城市严重。城市老年人也多不是靠家人照顾,主要靠农村来的低廉劳动力--小保姆的照顾。她认为中国政府需要加强对护理人员的培训。

*社区养老作用大*

此外,吴蓓说,中国与其发展费用昂贵的养老院,不如大力发展社区养老。因为,发达国家在探索养老途径后得出的结论是,社区养老作用大。吴蓓副教授说,波士顿市政府为了华裔老年人的特殊需求,把资金拨给一个华裔社区,让华裔老年人得到照料。

吴蓓说:“波士顿有一个中华耆英会,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专门为中国的老年移民服务的,提供上门服务、医疗服务,送饭上门 (Meals on Wheel)。 中华耆英会在波士顿开了几家老年人中心,专门有车子把他们上午接过来,然后下午再送回家。家庭成员觉得很好,白天去上班,下午回家,老年人也就回来了。”

*一个怪圈*

吴蓓副教授说,虽然有些人献计献策说,延长退休年龄是个减少退休金支出的办法,但这恐怕是一个怪圈。中国由于就业艰难,老年人延长退休,会影响年青人的就业。她的建议是,不如培训年纪较轻的老年人,在自己的社区照顾年纪大的老年人,合理利用人力资源,让老年人老有所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