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财长访华欲促中国开放资本市场


12月11号是一个历史性的日子。中国按照WTO的要求对外开放自己的金融市场,中外金融机构将在同一起跑线上展开竞争,标志着中国经济开放的一个新起点。就在这个时候,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将率团前往北京,同中国官员展开首轮战略经济对话。专家认为,敦促中国开放资本市场将是美国方面追求的下一个目标。

*中国入世5周年 官方大力报导*

12月11号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它既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5周年的纪念日,也是中国按照世贸组织要求全面开放金融市场的日子。中国官方网站上的有关回顾、分析文章铺天盖地,报导力度和广度之大都是相当罕见的。

*保尔森忙得不亦乐乎*

这个日子对于美国的重要性也不低。一方面,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在积极备战美中双方首轮战略经济对话。保尔森又是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署名文章,又是在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演讲,又是接受电视专访。对话还没开始,保尔森就忙得不亦乐乎。他的对话团队包括六位内阁部长再加美联储主席,阵容之强大是前所未有的,突显美国方面对发展双边长远经贸关系的重视程度。

*美国企业 进军中国*

另一方面,美国企业,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其它行业的公司都把这一天看作是它们进军中国而放手一搏的日子。

继花旗集团等数家金融机构向中国提出在华零售业务申请的同时,其它许多行业的美国企业也宣布了它们进军中国的计划。美国住房装修商店“家得宝”出资一亿美元买入中国“家世界”的大部份股权;电子零售店BEST BUY宣布在12月底在上海开设它的第一家分店;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也宣布要扩大在华业务的投资;希尔顿酒店星期一表示,将和德意志银行集团的房地产投资公司RREEF合作在中国建立20多个分店。

*保尔森:美方将关注三大问题*

保尔森在华盛顿全国记者俱乐部发表讲话的时候表示,美中两国领导人将就广泛的问题展开全面的讨论,但美方将关注三大问题。

他说:“我们将讨论中国在改善贸易平衡基础上持续增长的重要性,我们要讨论继续向贸易、竞争和投资开放中国市场的途径,我们还要讨论在增加能源效率、能源安全和加强环保方面的共同利益。”

在这三大议题中,分析人士认为,贸易平衡问题是双边关系中的紧张来源,最为重要。但是,市场开放,特别是资本市场开放,对解决贸易平衡和人民币汇率问题都是具有关键作用的一环。

*陈志武:当务之急是......*

耶鲁大学金融学教授陈志武在接受中文部采访的时候表示,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银行也好、证券也好、基金也好、信托也好,基本上都是国有的,服务对象也是国家项目,非常不利于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和居民的金融需求的满足,也是中国经济发展失衡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说:“当务之急是把中国的金融服务业对境外进一步放开,这样做可以带来很多好处。第一是,解决了中国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资本需求问题;第二个,非常重要,是把银行证券基金等其它相关的金融服务业对境外公司开放。放开后,为中国家庭和个人解决好自己的经济未来,会反过来使消费者花钱的倾向性和程度都有很大的改变。”

陈志武表示,中国经济内需不足,而不足的根本就是金融市场不发达。他认为,要改变这种状况,就需要加快开放资本市场,发展金融服务。

*朝代兴衰的关键因素*

陈志武非常赞同保尔森把开放资本市场跟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联系在一起的观点。他指出,从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发展历史来看,资本市场的发展程度是决定朝代兴衰的一个关键因素。

他说:“不管是从宋朝的中国,还是明朝的中国,还是清朝,还是民国时期的中国,还是其它国家的不同时期,如果说,一个国家的资本市场更发达的话,不仅仅可以帮助企业融到更多的资金,帮助家庭的衣食、保险等问题解决得更好。”

陈志武说,另外一个好处是,让一个国家的政府在面临财政危机和投资压力的时候都能够通过通过发国债和其它的融资品种来把目前的危机长期分散开来。

*塞泽尔:非常严重的障碍*

美国卢比尼全球经济研究公司的高级经济学家布拉德.塞泽尔认为,保尔森推动中国开放资本市场的努力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在接受中文部采访的时候表示,经过这么多年的改革,中国的实力得到了加强,开放资本市场的条件已经大体具备。但是,塞泽尔表示,汇率问题可能还是个主要障碍。

塞泽尔说:“在我看来,在某种意义上说,政府的控制对中国金融市场的自由化进程能走多远,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障碍。中国的宏观经济,在很大程度上,还非常依赖于国家对银行贷款的控制。开放金融市场后,四大国有银行就失去了贷款指导,政府也失去了控制汇率的手段。”

塞泽尔认为,北京在找到其它的有效机制之前,是不会打开资本市场的大门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