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积极心理组织帮大学生防治心理病


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大学生活会是一段压力很大的时期。学生们生来头一次离开家里,还得承担更多的责任以及应付更重的学业负担。有个组织希望让学生了解有关忧郁和其他精神疾病的知识,以防潜在的问题压倒他们。

*前狂躁抑郁症患者现身说法*

“在16岁的时候,我开始有了很多症状。有一次失眠四天。又一次,连续两个星期每天夜里只睡眠不超过一小时。而且也不(困)。我一直活跃,而且心情反复无常。我会开始敲打墙壁,开始踹东西,朝我父母发脾气,朝我的朋友们发脾气。”

这就是罗斯.萨博十多年前的生活,当时,他被诊断患有狂躁抑郁症。

今天,他是一名倡导精神健康意识的活动人士,向中学生和大学生发表演讲。

不过,萨博说,他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达这个境界。

“你们总是听到,服药、诊断和治疗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我真是恨自己。我的病导致了许多负面的感受和愤怒,我确实拿这个跟自己过不去。我确实需要先照顾好自己,然后才能对付狂躁抑郁症,或者任何别的问题。”

萨博回到他的母校华盛顿特区的美利坚大学。他正在一年一度的“积极心理”大会上对下一代精神健康倡导者讲话。

*丧失兄弟之后创办组织*

积极心理是一个致力于就精神健康问题对大学生进行教育的非营利组织。来自美国各地高校的学生出席了这个组织举行的大会。应邀在会议上发言的人包括医务领域的专业人士、律师和论著作者。这次大会还有学生举办的讨论会,主要探讨接近和教育大学生的方法。

艾莉森.马尔蒙是积极心理组织的创建人兼执行主任。她是在她兄弟自杀以后开创了这个组织。


“他在上大学的第一年开始出现一些症状。可是,他感到畏惧,羞愧,不愿意跟任何人讲他的症状或者感受。”

艾莉森说,积极心理组织可以帮助解除曾经妨碍她兄弟及时得到帮助的症候。

“这个组织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述说他们的忧虑和个人情况的场所,教育他们知道该对他们的朋友讲些什么。在那里,这种教育从来就没有过。”

雅各.汉纳是积极心理组织美利坚大学分部的领导者之一,

“我们基本上就是派一个友善的人去跟学生交谈。然后我们会建议他们去找校园里的咨询中心,或者卫生保健中心。或者只是尝试以指明正确方向来帮助他们,使他们的念头和感受有发泄的渠道。”

*精神疾病不可怕*

罗斯.萨博说,大学生们需要知道, 收到一张精神疾病的诊断书并不是世界末日。

“这是个开端,绝对不是终点。这会需要很多时间,很多辛劳,很多努力。任何人都不会说这些事情是有趣、很快并且容易做的。 不过,付出了辛劳、时间和努力,这些疾病是可以治疗的,是你能够挺过去的事情。”

在积极心理大会上的学生倡导者们希望,教育他们的同学并且向他们通报有关精神健康问题的情况,将帮助他们更好地处理大学生活的压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