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煤炭业大发展与官煤勾结腐败


中国为解决能源需求,继续大力推动传统的煤炭生产,国有主要煤炭企业已经在沪申股市挂牌。不过,有关研究人员认为,因制度原因造成的官煤勾结现像以及直接导致的安全生产问题将不会很快消除。有学者称,中国的经济巨大财富渗透了贫苦矿工的鲜血。

*中国煤炭公司大举上市*


彭博新闻社等媒体报导,中国第二大煤炭生产企业--中国煤炭公司在沪申两地股市一次销售了32亿5千万初始股,一次总集资高达16亿9千万美元,市场资金占该公司全部资产的28.9%。报导说,中国国际资本银行、花旗银行、以及摩根斯坦利投资公司参与了中国煤炭公司的这次大举上市。


*中国大力兴建火力发电站*


法新社说,为了解决电力不足,中国继续大力兴建火力发电站,去年总共建设117个政府批准的火电站,平均每七天就建成一座,而且,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非法开工建设的小型火力发电站。


媒体援引SG资产管理新加坡办事处首席投资分析师的话说,海内外投资人看好中国煤炭行业的原因,除了人民币币值上升的因素外,主要还是受中国经济发展对能源需求的强大诱惑力的吸引。


*环境和人权活动人士高度关注*


不过,中国煤炭行业的发展,尤其是安全生产形势,继续得到环境和人权活动人士的高度关注。就在中国煤炭企业在资本市场上大举上市的同时,中国人权高级研究员何清涟女士向记者介绍了她研究中国煤炭行业问题的最新情况。目前她正在撰写一篇题为《带血的GDP》的研究论文。

*中国矿工死亡率相当高*


何清涟在采访中对比了中国矿工同南非以及美国矿工的劳动生产率。


何清涟女士说:“中国的情况是这样的,百万吨煤死亡率是南非的30倍,是美国的1百倍。而中国的开采技术相当落后,一名矿工的年采煤量只有321吨,仅仅是南非矿工年产量的8.1%,美国矿工的2.2%,这种情况说明,中国的煤炭开采技术相当落后,死亡率又是相当高的。”


*官煤勾结的“生物链”*


法新社援引中国官方数字说,2005年中国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为6千人。何清涟对这类数字不以为然。她说,中国煤矿年死亡人数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局严格掌握的,而且有关伤亡矿工的统计数字并不包括大量因事故致残人员。


何清涟分析了造成中国煤矿生产率低下安全事故惊人的原因,指出中国存在官煤勾结的“生物链”。


何清涟说:“矿难的后面是对生命的漠视,腐败生物链。而对生命的漠视,之所以在中国大行其道,我认为,主要是围绕煤矿已经产生了一条很粗很大的腐败生物链。也就是,依靠煤矿,很多政府官员在这里吃所谓“官煤饭”,因为中国的煤矿属于国家所有。在中国目前制度环境下,任何行业,只要具有奇缺性和垄断性,就会立刻构成一条腐败生物链。”


*贫苦矿工生活在鬼门关*


何清涟分析了吃矿山这碗饭的人员类型。她说,中国的贫苦矿工每天都生活在鬼门关门口。


何清涟说:“这条生物链至少牵涉以下几部份人。一类是具有所谓煤矿发包权的国家矿上负责人;第二类是一切能够插上手的地方官员;第三就是煤矿主;再有才是依靠挖媒生存的中国矿工,他们往往是失去土地的中国贫苦农民。矿工的工资比较高。但是,他们的职业声望并没和他们的职业成正比,他们是脚踏阴阳界的人。”


*胡乱开采 安全隐患*


何清涟还提出了中国煤矿的一个突出问题,这就是,对煤矿资源的胡乱开采。她说,这种情况不仅产生大量安全问题,而且还破坏了自然资源的有序利用,增加了大型煤矿的安全隐患。


何清涟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乱挖乱采,挖矿需要一个很大的专业设备投入,开采面等都需要专家来确定,而中国的这些小矿恰好不讲这些。很多人就是在国有矿山所在地挖小洞,根本没有注意到持续生产,因而影响到那里的大矿的安全,例如山西一些煤矿的情况。”


*哪里有煤矿 哪里就会有官煤勾结*


何清涟在接受中文部采访时说,中国政府这两年一直在整顿煤矿,但是目前看起来,收效并不大。她说,山西、贵州、湖南、甘肃、吉林、辽宁、陕西、广东等20多个省份存在严重的官煤勾结的腐败问题。她说,哪里有煤矿,哪里就会有官煤勾结,中国目前运动式的检查和惩罚做法不会杜绝官煤勾结,矿工生命将会继续受到漠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