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法律窗口:美国模拟法庭在中国


美国麻萨诸塞州一些法官多年来一直到中国各地法学院去通过模拟的方式来展现美国法庭的审讯过程,使中国同仁更好地了解美国司法制度的运作。下面介绍美国模拟法庭在中国的情况,

*国际法治计划的创建*

美国模拟法庭项目是“国际法治计划”的一部分。“国际法治计划”是麻萨诸塞州大学与“麻萨诸塞州法官会议”共同创建的合作项目。这个项目是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目的是为了帮助那些希望发展民主政治和实施司法改革的国家。

麻萨诸塞州大学有一个约翰.麦科马克政策学研究所,它的所长埃德蒙德.比尔德(Edmund Beard)介绍了“国际法治计划”的宗旨。他说:

“这个计划是为世界其他国家的司法制度提供帮助,但是这些国家本身必须要有意愿建立更加透明的和负责任的司法制度,并且真实地希望促进本国法治的发展。”

比尔德所长表示,美国模拟法庭项目得到了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和麻萨诸塞州大学的财政赞助,有些美国法官也以个人名义提供捐助。

比尔德所长说,最初,他们应美国政府的请求招待了一批来访的中国法官。他们请中国法官去参观麻萨诸塞州的法庭,让他们观摩真实案件的审讯过程。中国法官反过来也用模拟的方式为美国同行介绍中国法庭的审讯过程。

*模拟法庭的创建宗旨*

比尔德所长说,从这以后,他们派出了一批又一批美国法官到中国各地法学院去组建美国模拟法庭。他们参照麻萨诸塞州的法律和司法程序,让美国法官充当法官,检察官、辩护律师和证人,并邀请中国法学院的学生,老师,甚至法官扮演陪审员的角色。他说,美国模拟法庭项目为中国法律界人士生动地展示了美国司法制度的运作过程。

比尔德所长认为, 在中国组建美国模拟法庭会给中国的法律制度带来很大的好处。他说,一个强有力的、负责任的、独立的、公正的以及透明的司法体系有助于中国建立更加健全和强大的社会,同时也有利于中国的商业和投资环境。

比尔德所长说:“我们从事这个项目的根本目的是增进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我们是抱着尊重中国经济发展的态度来从事这项工作的,而不是摆出一幅盛气凌人的样子,把西方或麻萨诸塞州的法律以及法律程序强加于中国人。

“我们希望把自己所做的与中国同仁分享,以加深相互间的了解,使两国未来的关系能向着更加和平、友好以及合作的方向发展。我们这个项目的精髓是促进双方法官之间的平等对话,达到相互学习和交流的目的。”

*模拟法庭受到热烈欢迎*

萨诸塞州大学麦科马克政策学研究所参与了在中国的美国模拟法庭项目。这个研究所的所长比尔德说:

“因为法学院很愿意接受我们,在那里组建这个活动也最切实可行。模拟法庭生动活泼,受到了法学院的师生、律师和法官的热烈欢迎。模拟法庭的审讯通常在法学院的大礼堂里举行,大礼堂常常爆满,少则几百人,多则一千多人。”

美国法官每次到中国组建美国模拟法庭一共要用大约两个半星期,而且经过3到4个城市。迄今为止,他们的足迹已经遍布北京、成都、重庆、南宁、广州、西安、银川等城市。

*模拟法庭的成员组成*

“麻萨诸塞州法官会议”中国法治委员会的共同主席彼德.安德森(Peter Anderson)法官参与美国模拟法庭项目已经很多年了。自从2001年以来,他已经六次访问中国了。

安德森法官说:“美国法官代表团的成员包括法官、法官的配偶以及其他陪同人员,每个人在模拟法庭中都会扮演一个角色。我们让一位法官担任模拟法庭的法官,其余的人,有的扮演律师,还有的扮演证人或法庭成员。

“但是,陪审团则由中方人员组成。我们任意挑选在场的学生或其他人员担任陪审员。模拟法庭开审之前,我们会简要地介绍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和法律制度。审讯之后,我们会鼓励在场的师生、法官或其他人提出问题。”

麻萨诸塞州高等法院的华裔法官杰克.卢(Jack Lu)和中国有着很深的联系。他的父亲来自四川成都,很多亲戚现在仍然生活在中国。杰克.卢参与模拟法庭项目已经有四次了。他说,他们尽量使模拟法庭的审讯忠实于真实法庭的审讯。

杰克.卢法官说:“我们从在场的观众中挑选陪审员,男女各为一半。我们的观众主要是法学院的师生以及法官。学生们的热情非常高。很多时候,由于要求担任陪审员的学生人数太多,以至于我们无法满足每个人的要求。一般情况下,我们会从现场观众中挑选出6位女生,6位男生担任陪审员,然后把他们安置在陪审员的位置上。”

*模拟法庭的案件挑选*

美国模拟法庭所使用的案件全部由美国法官针对中国法官以及法学院的师生而亲自撰写。这些案件涉及的内容包括家庭暴力等、目的在于帮助中国同行 了解如何建立司法的公信力、什么是正当法律程序、证据规则有哪些以及司法改革对商业环境的影响等。

美国法官每次到中国组建美国模拟法庭都使用同样的案件,但是每到一处,他们会根据情况的发展,对案件做出修改,以使模拟法庭的审讯更趋于完美。“麻萨诸塞州法官会议”中国法治委员会共同主席安德森具体介绍了模拟法庭审讯的案件:

“迄今为止,我们在中国一共模拟审讯了4到5个不同的案件。最初,模拟法庭的审讯只涉及民事案件。我们模拟审讯过一起因交通事故而受伤的案件,我们还以1919年左右在波士顿发生的一起真实的工业爆炸事件为题材,模拟了这个案件的审讯过程。我们也模拟审讯了几起以家庭暴力为主的刑事案件。

“我们设法挑选真实的案件或真实的经历,并在有限的时间内向中国观众展现美国法庭的审讯过程。”

*中国陪审员参与案件审议*

模拟法庭的中国陪审员对案件的审议给美国法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彼德.安德森法官介绍了模拟法庭中国陪审员的审议过程。他说:

“我们只给陪审员10到15分钟的时间审议一个案件,由于时间的限制,我们没有办法让他们象美国陪审员那样充分地审议。我们对模拟法庭的审讯进行了精心设计,使模拟法庭的审讯不象真实法庭的审讯那样占用很长的时间。尽管如此,扮演陪审员的中国师生和法官与美国的陪审员一样认真地审议每一个案件。”

美国法官指出,在现实生活中,美国的陪审员来自各行各业,有着不同的社会和教育背景,而模拟法庭的中国陪审员都是文化素养比较高的法学院师生以及法官。但是,在对待案子的审议上,模拟法庭的中国陪审员和美国陪审员一样非常认真,他们仔细听取法庭提交的证据,并做出谨慎的判决。

*美中陪审员的不同*

萨诸塞州高等法院的华裔法官杰克.卢以家庭暴力为例,介绍了模拟法庭的中国陪审员和美国陪审员之间的不同。他说:

“我们之间的差距非常大,我们的世界观,我们对法律制度的认识以及对每个审讯所涉及的问题的看法也很不同。我认为,模拟法庭的中国陪审员可能比美国陪审员更倾向于检控方。不过,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做出被告无罪的判决。我们在挑选案件时非常注意在检控方和被告方之间保持平衡,使案件的审理不倾向于任何一方。”

麻萨诸塞州切尔西地区法院第一法官蒂莫西.盖利(Timothy H. Gailey)说,在他所参与的两次模拟法庭的活动中,他都扮演了律师的角色。他说:

“在参与这个项目的美国法官当中,很多人都从事过律师职业。模拟法庭让我们又回到过去的角色当中。观看模拟法庭的中国人提出的主要问题包括:某一证据为什么可以在法庭上提出以及当事人如何与证人对证等。

“他们还就陪审员的作用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有的学生认为,让普通人审议复杂的案件不合逻辑。但是,当我们解释了为什么让普通人参与庭审之后,很多学生表示陪审团听起来是一个非常民主的制度。”

*借鉴美国的司法实践*

麻萨诸塞州高等法院华裔法官杰克.卢法官希望通过在中国组建的美国模拟法庭项目为中国法律制度的积极变革提供支持。他说:

“有人称它为‘静悄悄的革命’。对于那些把改革视为一件好事的人,并试图在中国内部实行司法制度改革的人,我们愿意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所有信息,同时把美国法律制度的实践详细并全面地介绍给他们,以供他们借鉴采纳。”

“麻萨诸塞州法官会议”中国法治委员会共同主席彼德.安德森法官认为,美国法官在中国的工作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学习的基础之上的。他说:

“我们是抱着尊敬的态度来中国的。但是,我们也认识到,我们在法治,公民权利以及正当法律程序等方面有一些经验可以传授给中国人,使他们有所借鉴。我们也从中国学到了一些东西。我们是以外国访问者的身份来与中国人合作的,我们对中国的法律制度不持任何立场。”

*美国法官的期盼*

麻萨诸塞州大学麦科马克政策学研究所所长埃德蒙德.比尔德认为,美国模拟法庭项目也令美国法官欣喜和满足。他说:

“普通公民会把法庭的审讯看得神秘莫测,而且具有刺激性。但是,对于那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事法律工作的法官来说,这一切就不那么具有刺激性了。他们的工作会成为例行公事。

“但是,美国法官到中国组建美国模拟法庭之后,看到那里的观众场场爆满,他们对美国的法庭制度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而且真切地希望学习美国和西方的司法体制,例如美国的陪审团是如何独立做出裁决的,证据规则有什么,交叉盘问是如何进行的等等,这一切都强烈地吸引了中国观众,这让美国法官欣喜和满足,因此他们都非常踊跃地参加在中国的美国模拟法庭项目。”

麻萨诸塞州切尔西地区法院第一法官蒂莫西.盖利盼望今后能参与更多的模拟法庭活动。他说:

“我在中国度过了美好的时光,我接触的中国人,特别是法官、法学院的师生,对我们都很欢迎。年轻一代的中国法官非常愿意吸取美国以及其它国家司法独立的经验。这种虚心好学的态度是中国司法体制中最令人鼓舞的一个方面。

“我希望能再回到中国去,组建更多的模拟法庭,中国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国家,中国的法律制度正在经历奇妙的改变,我愿为此献上自己的微薄之力。”

*美中新的交流项目*

目前,美中司法界人士又开展了一个新的合作项目。来自北京的6名法官在中方的赞助下,来到麻萨诸塞州进行短期培训。他们首先在麻萨诸塞州大学波士顿校区进行一个月的英语学习,然后跟随美国法官到法庭实习。

这些中国法官被安排住在美国法官的家中,他们与美国法官工作、生活在一起,以此加深对美国司法制度的认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