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分析:中共十七大胡锦涛面临挑战


2006年尚未结束,中国共产党就开始紧锣密鼓地为将于明年下半年召开的十七大做准备了。观察人士认为,中共领导人胡锦涛面临的挑战不仅是要为中国未来一代领导人的选拔打下基础,更要进行政治改革,带领中国走出一党专制的“死地”,踏上民主法治的“生地”。

中共中央上月底通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向社会公布了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选举条件和标准,2千220名代表的选举工作将于明年6月之前完成。此外,在十七大之前所进行的县市乡党委的大规模换届预计2007年第一季度完成,省级党委的换届预计于2007年上半年完成。被视为政治上可靠、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新一届十七大党代表即将出炉。

*关键时刻*

旅美独立政治评论人士刘晓竹对记者说,中共十七大是在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到一个丁字路口的时刻召开的。

他说:“它关系到中国未来的走向,向左转比较中看,也就是所谓先进性极左的这一套;向右转比较中用,比较实惠,也就是把资本主义的发展进行到底。在这个关节上,中共的精英如何施展,如何布局,包括人事布局和政策布局,对于中国的崛起和未来几十年的发展都至关重要。”

*安排接班人*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政治系教授王建伟认为,胡锦涛十七大考虑的将是他身后中共政权如何长治久安,对胡锦涛来说极为关键的是接班人的选拔,十七大应当对此有所安排。

他说:“就中国的体制,政权更换不是一个完全民主的程序,只能依靠在位的领导人的慧眼识别千里马。可能会有第五代的接班人进入政治局常委,第六代的则要从地方提拔到中央,开始所谓的锻炼。”

美国智囊机构布鲁金斯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李成教授长期关注中共高层动向。他说,所谓中国第五代领导人就是现在50多岁被称为“共和国同龄人”的一批干部,其中包括李克强、李源潮、薄熙来等人。所谓第六代指的是40岁出头的一批干部,比如近来从西藏调到共青团中央任第一书记的胡春华、刚刚调往中央部委做部长的孙正才。李成说,中国第六代领导人仍然需要经受长时间考验,他们在政坛上还不成气候。

与此同时,李成教授说,由于中国的政治局势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共目前采取的是集体领导模式,在接班人的挑选与培养方面也会如此。他认为,不会再出现邓小平时代的指定或者隔代任命中国领导人这样的事情了。

*差额选举*

中国副总理吴仪日前在一次讲话中说:“这些年来,中国在国家领导制度、选举制度、立法制度、决策制度、司法制度、监督制约制度等方面的改革不断深化。”她表示,中国将继续推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政治系教授王建伟说,中共确实在改革其选举制度,以十七大党代表选举为例,代表的差额选举从十六大的5%增加到15%,中央委员会也会进行差额选举,差额比例也会不断提高,但是越往上恐怕就越没有民主了。

李成教授持同样看法。他说,差额选举现在还进不了政治局,因为一展开选举就会出现竞争、拉票,也会凸显派系之争,不利于党内团结;而且一旦最高领导人的选票很低,或者被选下来怎么办?中共政权的稳定就无法保障。

*战略大转移*

独立评论人士刘晓竹认为,胡锦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中共政权的稳定,维持一党专制的现状,他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不过是要使整个中国陷入一个不思进取的“温柔乡”里。刘晓竹说,胡锦涛如果不是一个平庸之人、而是一位有雄才大略的政治家的话,他就要认识到时不我待。

他说,在十七大,胡锦涛最大的进取应当是突破中国目前所处的“死地”,进行战略大转移,寻找中国的“生地”,在未来五年的短暂任期内走向政治改革、民主法治。

刘晓竹说:“共产党现在和70年前在雪山草地面临的困境是一样的,雪山草地不是久留之地,不强行突围到延安,就是死路一条。所以,胡锦涛的维持政策是一种拖延战术,也就是在雪山草地再转几个圈。但是他能再转几个圈呢?一年两年可以,三年四年、五年六年可能吗?我觉得历史不会给他这么长的时间。”

*重在行动*

美国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金德芳对记者说,如果她是中国老百姓,她对十七大的召开不会抱什么希望,因为政府说得太多,做得太少。

他说:“胡锦涛提出过很多很好听的政策,可是又有多少是真正执行、而且不走样的?以免除农民子女学杂费的政策来说,这么好的政策为什么不涵盖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子女呢?”

金德芳认为,中国的领导人是换了一拨又一拨,现在不是要看十七大换谁上台,更不是听他们再说些什么,现在到了要看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