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巴人流血暴动冲淡伯利恒圣诞精神


每年的这个时节,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都把目光投向约旦河西岸的一座小城:伯利恒。基督徒相信,耶稣基督就诞生在伯利恒。多少世纪以来,一直有基督徒居住在伯利恒,但是很多人如今正在离城而去。过去几年来爆发的巴勒斯坦人流血暴动以及城市周围建立起来的大型安全屏障使伯利恒的圣诞精神黯然失色。

*很多人望而却步*

在“圣诞教堂”,基督徒们把这里尊奉为耶稣基督诞生的圣地。教堂坐落于伯利恒,这是巴勒斯坦人土地内最大的城市之一。

十年前,圣诞教堂街对面的“马槽广场”每年在这个时候会挤满了成千上万的旅游者。不到十年前,圣诞节期间到访的人平均有9万人,而去年这段时间,来访的还不到三千。

今年的光景也不看好。朝圣者仍然会来伯利恒,不过人数寥寥无几。由于害怕可能发生暴力,再加上以色列的安全隔离墙,很多人都望而却步。

*很多居民在离开*

与此同时,这座历史名城的很多居民在离开这里,特别是曾经是伯利恒多数人口的基督徒。

自从巴勒斯坦人在六年前发动“起义”之后,有3千多名基督徒,也就是伯利恒人口的大约10%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虽然暴动已经掩息旗鼓,但是,基督徒仍在继续逃离,使一度繁华的经济陷入瘫痪。

*人口出逃 经济危机*

在市政厅,官员们正在艰难地应付着人口出逃以及巴勒斯坦地区经济危机造成的后果。

经济危机是今年伊斯兰激进组织哈马斯上台并拒绝承认以色列之后引发的。捐助国切断了对哈马斯控制的政府的援助,以色列停止把关税移交给巴勒斯坦人。伯利恒市政府的雇员好几个月都没有拿到薪水了。

*以色列修建的隔离墙*

市长维克多.巴塔瑟不是哈马斯成员,他来自伯利恒的一大基督徒家族。他说,以色列为了防治自杀炸弹杀手进入以色列而修建的隔离屏障也使伯利恒陷入瘫痪。

巴塔瑟说:“隔离墙不仅影响了马槽广场,实际上对城内所有商人都造成了影响,这很糟糕,因为它阻碍了游客和朝圣者自由出入伯利恒,而这是伯利恒主要的收入来源。”

以色列650公里的隔离墙切过伯利恒的街道,造成了很多交通死角。这道墙还把伯利恒跟传统的姊妹城耶路撒冷隔离开来。耶路撒冷就在高墙另一边。

*各有说法*

伯利恒的巴勒斯坦人说,隔离墙把他们的城市变成了一座监狱。

但是,以色列人说,居民区、比如从伯利恒山坡上可以俯瞰到的这片地段如今可以免遭自杀炸弹袭击了。

以色列当局说,在检查哨卡对巴勒斯坦人实施限制是必须的,因为安全屏障让自杀炸弹杀手,无法从伯利恒进入耶路撒冷。近年来,有172名耶路撒冷人死于自杀炸弹袭击。自从建起隔离墙后,耶路撒冷就一直安然无恙了。

*返回伯利恒的又搬走了*

阿塔拉.曼苏尔是研究中东地区阿拉伯人的专家。他说,基督徒离开这一地区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他说,一些在近年返回伯利恒的基督徒现在又搬走了,这是以巴和平进程停滞不前造成的。

曼苏尔说:“直到15年前,伯利恒的多数人口还是基督徒。那些100年前或50年前出国去了智利和巴西的人后来又回来了,觉得情况在好转。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将会离开,基督徒会越来越少。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大约十年、二十年之后,剩下的基督徒或许就全都是修道士了。”

*都希望远走高飞*

乔治.巴布和他的家人在马槽广场边上经营伯利恒明星商店已经有40年了。他说,伯利恒基督徒的生活变得非常艰苦,多数人、特别是年轻人,都希望远走高飞。

巴布说:“他们要离开这里,追寻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工作。多数基督徒都回到了美国和欧洲,比如,瑞典和德国等国家。这里的生活他们已经受够了。他们想像人一样生活,想有做人的感觉。”

乔治.巴布说,过去几天来,他看到有少数游客开始故地重游。但是,人数还不足以减轻伯利恒基督徒的经济负担。他说,在伯利恒,已经谈不上什么圣诞快乐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