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与梵蒂冈关系主教任命权问题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会长刘柏年星期四表示,中国不能等到中国与梵蒂冈关系正常化之后再任命主教。与此同时,罗马天主教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则呼吁教皇把中国官方教会任命的主教驱逐出教会。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与梵蒂冈关系的焦点--主教任命权问题再次浮上台面。

*刘柏年:中国不能等*

过去一个月里又有两名中国的天主教主教去世,一名是94岁的福州教区主教郑长诚,另外一名是80岁的保定教区主教苏常山(音)。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会长刘柏年星期四再次强调,中国不能等到中国与梵蒂冈关系正常化之后再去祝圣主教了。

中国今年自行祝圣了三名主教。今年11月30号,中国方面不顾梵蒂冈的强烈反对,为王仁雷举行徐州教区主教祝圣仪式。

*梵蒂冈反应强烈*

梵蒂冈对中国自选自圣主教的作法做出强烈反应,指责中国官方天主教爱国会在没有得到梵蒂冈的同意下这样做是严重无视天主教教规,是颠覆体系架构的基本原则,是一个性质非常严重的行为。

*中国天主教会自选自圣*

中国有94个天主教教区,其中40多个没有主教,还有一些主教年老多病。中国国家宗教局一位不具名的发言人曾经在11月底表示,梵蒂冈理应对中国自选自圣的作法给予理解和支持。他说,中国天主教会在过去50年自选自圣了170多名主教,顺应了广大教徒的愿望。

*中梵关系的焦点问题*

美国的宗教人士、对华援助协会执行主席傅希秋对中文部说,罗马天主教在中国教区神职人员的任命多年来一直是中国与梵蒂冈关系的焦点问题。

他说,中国教区的天主教神职人员一般通过三种模式任命。

傅希秋说:“一个是中国政府自行任命,根本不和梵蒂冈有任何沟通。近几年非常明显,中国以所谓的‘三自’的名义自行任命;第二个模式就是梵蒂冈进行任命,不需要得到中国的批准,被中国政府称为‘秘密祝圣’,一部份地下教会主教就是梵蒂冈通过他们教义和实践对这些应该祝圣的地下教会的主教进行筛选和评审,最后批准;第三种模式也出现过,梵蒂冈任命,跟中国政府方面有一些沟通,获得双方某种程度的默契,这样的案例也出现过几个。”

*一个严重挑战*

傅希秋说,罗马天主教中国教区主教老化,主教任命权问题已经浮上台面。 他认为,中国和梵蒂冈在没有可能取得妥协的情况下第三种模式最佳,否则中国形像会进一步受损。

傅希秋说:“神职人员资格的认定由一个无神论的政权操纵控制,这只能激怒梵蒂冈,并且会使全世界的天主教徒感到中国政府对宗教的控制一直没有改变。这对中国本身形像和宗教自由政策都是一个严重挑战。”

*自选自圣要被驱逐出教廷*

与此同时,罗马天主教香港教区枢机主教陈日君呼吁教皇把中国官方教会任命的主教们全部驱逐出教会。陈日君枢机主教被媒体引述说,现在到了梵蒂冈采取不妥协立场的时候了。

他说,中国地下教会里的人以及官方教会里的很大一部份人不会期望教皇轻易批准中国的自行祝圣。陈日君说,北京是在利用自选自圣来显示其力量。

天主教会法规规定,如果没有得到梵蒂冈的授权批准,任命主教的人和被任命成为主教的人都要被驱逐出教廷。陈日君枢机主教说,当卢萨卡教区大主教米林戈在没有得到教廷的授权擅自祝圣四名主教后,梵蒂冈快速采取行动,将他逐出教廷。

*中梵关系没有突破*

中国自1951年断绝跟梵蒂冈的关系后建立了天主教爱国会。中国认为,主教任命等事宜是中国的内政,不容梵蒂冈染指。自从教皇约翰.保罗二世逝世后,中国开始与梵蒂冈展开关系正常化的谈判,至今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