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评论:深圳卖淫嫖娼者示众说


深圳市福田警方前一段时间连续举行了两场所谓的“公开处理”大会,将一百多名涉嫌卖淫嫖娼的人游街示众,吸引了大批围观者。这一做法引起很大反响。

下面是原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就此写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焦国标本人的看法。

最近深圳福田警方在扫黄行动中拿一百名涉嫌卖淫嫖娼人员游行示众,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媒体、网民、警方、官方、女界、学者、律师界,各色人等见仁见智,众说纷纭。

警方此举,既有法的影子,底色则是示众情结,是道德羞辱。

中国社会有泛道德化的倾向,中国的公家人有立场一元化的传统。泛道德化,就凡事总想表明个人的道德褒贬;立场一元化,就凡事总想与官方立场一致。

实际上,在现代国家里,公家人在执行公务中应该是零度状态,不应该流露个人的道德褒贬和情感色彩。

比如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他应尽可能是零度的,而不是“咱是党的人”那种急赤白脸的性状。像唐家璇、李肇星,动辄“中国人权比美国的好”,实际上最不适合办外交。

前不久,国保人员殴打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按道理说,上面让你们盯她跟她,就老老实实盯着跟着就是了,你们与她没有个人恩怨,干嘛打她?再说,就是有个人恩怨,一米八几的俩汉子打一个弱女子,干的是人活儿吗?

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打耿和呢?他们要向上司或某种传统表达自己的态度,表明自己的立场。当年林昭被杀,警方去她家要五分钱的子弹费,请问有这项费用吗?他们就是要通过收子弹费表达个人“痛恨阶级敌人”的感情和立场。

去年在韩国开会,清华大学王名教授粗暴指责我的观点有问题。有问题可以讨论,关键是他为什么不能进行零度讨论?整个国家、整个社会、整个制度都不零度,不零度者得到鼓励。

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建国半个多世纪了,至今没有走出黑帮打群架的思维。官家就是公家,公家就是居中的,你如果不居中,不零度,你们的政府就永远合法性不足,安全感不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