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印尼亚齐恩怨深 再现真相和解难


印尼的亚齐省本月举行了第一次重要官员的直选,这是一个为了巩固政府和前分离主义份子和平协议的里程碑。

亚齐省遭受了2004年印度洋海啸的袭击,现在可以期望在和平的环境下重建他们破碎的家园。但是,如何在近三十年的残酷斗争之后建立和谐关系,是否能在西方式的法庭上或是亚齐省自己的传统中表现公正,仍令人质疑。

*努幸纳的遭遇*

努幸纳在深可及膝的稻田里,为邻居插秧。今年55岁的努幸纳每天的工钱还不到两美元,但那是她五口之家的主要收入。自从她的丈夫7年前失踪以来,她就担负起养家活口的责任。

她说,一天她的丈夫为了生意上的事开车到附近的镇上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两年之后,她的28岁的儿子遭杀害,凶手一直没有找到。

*丈夫被怀疑遭到谋杀*

她相信,她的丈夫是因为被怀疑支持寻求亚齐省独立的自由亚齐运动而遭到谋杀。努辛纳说,她的丈夫并不是自由亚齐运动的支持者,他是被冤枉的。

但是她说,即使她能找到杀害她丈夫和儿子的凶手,她也不想惩罚他们,她所信仰的伊斯兰教可以帮助她获得安慰。

努辛纳说,她会把凶手的生命交给上帝,献给真主。

*愿意宽恕*

班塔斯延是亚齐省斯亚库拉大学的一位法律教授。他说,有些人像努辛纳一样在战争中失去亲人,但是愿意宽恕。不过,有些人要讨回公道。

班塔斯延说:“在伊斯兰教,如果你能宽恕对你犯了罪行的人,人们会感激你。但是,也有很多家庭对侵犯人权的人无法宽恕。”

*真相及和解委员会*

政府和自由亚齐运动在2005年8月签订了停止冲突的协议。在延续三十多年的冲突中,双方都有侵犯人权的行为,造成1万5千人死亡。协定包括双方同意设立真相及和解委员会,为受害人讨回公道。成立这类委员会的目的是调查冲突中的真相,并且鼓励社区在经过长期冲突后达成和解。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回忆过去的创伤能帮助被害人得到平安,并且还有些实际情况,使这个委员会不能很快成立。

*不敢说出他们的故事*

穆达提拉,在亚齐省首府班达市的伊斯兰宗教研究所,讲授伊斯兰研究学。他说,有些人不敢说出他们的故事,他们特别不愿意指责印尼军方。

穆达提拉说:“这会带来新的问题,例如会激起军方的愤怒心理。如果我们一再挖掘他们过去的恶劣行径,他们可能会引发新的冲突。”

*政府可能没有政治意愿*

人权活动人士也认为,印尼政府可能没有政治意愿让势力强大的军方为他们在亚齐省冲突期间的行为负责。

无论怎样,人民手中的决定权可能已经被剥夺。印尼一所最高法院最近裁定,这类委员会的成立缺乏法律根据,因此,设立这个委员会的法规必须重写,这可能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制度要比法庭快得多*

有人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恢复亚齐省的传统司法形式。阿里安图是亚齐省传统文化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要推广在长期内战中不再使用的方法。

布迪解释说,在西方式的法庭建立之前,根据伊斯兰教和地方传统,亚齐省有自己解决争端的方式,那就是,宗教领袖和村子里的长老主持听证会,犯罪者现场认错,双方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然后举行宽恕仪式。

布迪说:“我们的制度要比法庭快得多,而且亚齐人更相信他们当地的领袖,而不是法庭,因为地方领袖不会腐败。”

*旧的制度有它的好处*

法律教授赛福定说,旧的制度有它的好处。例如,它比上法庭省钱,而且有助于社区的和解,预防报复行为。

赛福定说:“当我们在这种程序中没有胜诉和败诉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避免任何人的报复行为,而且可以重建破坏了的关系。”

*海啸冲走了侵犯人权的纪录*

但是,他说,许多严重侵害人权的人是不会参与这种程序的,而且,要查出他们是谁也极端困难。许多军人已经根据和平协定撤离了亚齐省,军方的纪录也被带走,而2004年的那场海啸也冲走了其它侵犯人权的纪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