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澳大利亚大旱威胁农业 多城限水


一场严重的干旱迫使澳大利亚政府急剧降低对经济增长的预测。大旱给各个城市带来了问题,但是在农业领域却引起了混乱局面。

*五年苦旱*

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干燥的大陆。干旱在这里一直是生活的一部份。但是,甚至按澳大利亚的标准来说,目前极端稀少的降雨天气也是极其罕见的。到目前为止,这种天气已经持续了五年以上。

澳洲大陆南半部许多城镇的供水受到严格的限制。违反规定的人面临最高达150澳元的罚款。人们认为对家庭用水实行更严格的控制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受干旱影响最严重的是这个国家的农场。政府拿出数百万元为农民提供紧急救济,帮助他们继续留在原来的土地上。政府估计,由于干旱,全面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1%到2%。 财政部长科斯特洛说,干旱的影响比他预期的要坏。

“干旱将降低增长。农业生产这个季度下降了,我预计农业产量在以后几个季度里会继续下降。如果产量连续几个季度下降,就可以称之为农业生产衰退,我们将会看到这种情况。”

*持续五十年?*

五年的时间很漫长,但是像麦加里大学的气候学家彼得曼这样的专家说,干旱有可能持续几十年。

“这次的干旱持续了大约五年。最吓人的是,上次像这么严重的干旱持续了大约50年。我确实觉得很难想像澳大利亚会是什么样子,至少主要的人口聚居区、澳大利亚东部沿海地区会是什么样子。目前这种降雨状况如果持续四、五十年,会是什么样子?政治家们都深信,这是五到六年的干旱,在2007年或2008年将会结束。然而这场干旱也可能到2050年都不会结束。”

这里的环保人士把干旱与全球变暖联系在一起。他们认为,较高的气温和低降雨量现在已经成为全国各地的永久性特徵。农民哈兰姆说,干旱使他的土地没有任何用处。他只能希望彼得曼这样的人错了,大旱不久就会结束。

“确实就像站在悬崖上一样。草应当有两尺高了,应当是绿油油的了。可是你看,现在只有褐色的土地。我希望这是一个周期,因为如果这就是他们所谈论的气候变化,最终会使人无法在这里待下去,不管你喜不喜欢。”

*沙进人退*

新南威尔士自然保护委员会的费赫曼说,缺水可能迫使人们废弃一些农业地区。

“我们处于紧急状态。我可以想像澳大利亚一些现在从事农业活动的乡村地区在几十年内变成沙漠,这些区域没有得到正确的管理。土壤被吹走了,河流正在干涸。现在是审查我们该怎么办的时候了,看我们是否能挽救其中的一部份。”

由于颗粒无收、谋生的手段受到威胁,许多住在人烟稀少的偏僻地区的坚韧的农民患了忧郁症。关心人们精神健康的慈善机构估计,每四天就有一个农民自杀,有关方面已经为觉得难于应付目前局面的人设立了特别协助电话线路。政府派出了“干旱公车”,为农民们提供社会咨询,教他们如何节约用水。

*劳而无获*

新南威尔士农民联盟的主席劳瑞描绘了一副阴暗的图景。

“必须了解,在我们州的部份地区,有人工作了四、五年,却没有得到任何收入。去年,冬季庄稼收成很差,出现严重亏损。干旱加上没有收入,使人们在感情上很难接受,这是毫无疑问的。”

澳大利亚的降雨模式一向以来是全世界最没有规律的,以前也曾有过极端干旱的时期。在1890年代后期被称为“联盟干旱”的时期,许多农民失去了所有的羊群和牛群,被迫离开了家园。

*乐观者言*

一些气候专家相信,这次的干旱也会过去,澳大利亚人不应当过于惊慌。

基宁蒙斯在墨尔本的气象局工作了40年,现在是一位气象顾问。他对大旱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不像把目前的状况描写成严重的紧急状态的环保人士和科学家,基宁蒙斯坚持说,地球的逐渐变暖是自然周期的组成部份。

“人们被那种描述冲昏了头。我们现在处于可以称之为最佳的时期,一种地球比过去两万年要温暖的间冰期,我认为我们应当最大限度地利用它。要是出现另外一种气候,比如澳大利亚变得寒冷干燥,那就是说不好了。澳大利亚中部的许多沙丘就是在上次冰川期形成的,是在非常干燥的情况下产生的。”

无论是人为引起的还是天然造成的,干旱给数百万澳大利亚人带来了有关这个国家自然条件的严酷教训。一位资深的政界人士最近建议,农民们最好搬到雨水过剩的北部地区去。

他说,气候变化无疑是个现实,“我们必须把我们的农场搬到有水的地方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