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反腐又一年 廉政肃贪为何难


中国执政的共产党星期一召开政治局会议,部署新的一年的反腐败工作。美联社报道说,这次政治局会议召开之际,腐败象瘟疫一样在全国蔓延,很多共产党的高官纷纷落马。美国的一些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如果中国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开放媒体监督,中国体制内的反腐败仍将徘徊在官官相护的死胡同里。

*政治局再议反腐败*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星期一召开会议,听取中央纪检委员会关于2006年反腐败问题的工作汇报。海外媒体注意到,中共最高官员胡锦涛主持了政治局反腐败的会议。

美联社报道说,这次政治局会议是在山东省一名党的高级官员因贪腐而被免职的几天后召开的。在此之前,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良宇以及北京市的一名高级官员先后被免职。

新华社在报道政治局会议的时候承认,中国的“腐败现象仍然比较严重,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反腐倡廉任务仍然艰巨。”“中央政治局会议呼吁要坚定不移地把反腐倡廉这项重大政治任务抓紧抓好。”

*反贪三道防线:不愿不能不敢*

新华社还报道了胡锦涛出席最近在北京召开的国际反贪局联合会第一次年会开幕式的情况。与会中国代表指出,中国反贪“强调教育、制度和监督并重”,中国已经牢筑了贪官不愿意贪的思想道德防线,密织了贪官不能贪的制度防线,构建了贪官不敢贪的监督防线等三道防线。

然而,海外观察家指出,中国的贪污腐败现象,已经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不从政治体制上进行改革,开放舆论监督,只靠在一党专政的体制内构筑的这三道防线,根本不可能制止目前中国广泛的腐败现象。

*自我能纠正?纪检也涉腐*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前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程晓农博士说:

“中国的反腐败一直停留在政府机关内部官对官之间的所谓的自我纠正上。事实证明,这种自我纠正无效,或者说收效甚微。这是因为从中国政府开始讲反腐败已经至少有十年了,但并没有见到实质性的效果。

“为什么呢?这涉及到政府制度的层面。现在的这个制度,本身不允许社会舆论的监督,而政府内部的自我监督本身也有腐败问题。现在中国反腐败,首先通过党纪部门,而不是通过法律部门。而据我了解,纪检部门本身也涉嫌腐败。纪检部门和公检法都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

*官官相护*

程晓农博士说:“任何一级政府,只要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在官吏的任用方面达成共识,或者是存在着某种利益交换,或者是互相制衡,那么中国的反腐败就会被现有的利益交换所形成的官官相护所阻止。”

程晓农指出,中国现有的法律中,有所谓“三千量”的说法。就是说,贪污三千元就能量刑。而现在事实上,三万恐怕都量不了。

*护身潜规则:吐出一半 上送三级*

程晓农介绍说,在反腐败的运动中被拉下马的官员很多和中国的权力斗争有关。除此之外,还有所谓的官场上的“小气鬼”。

一位中国大陆的中层官员曾经对程晓农说,目前中国官场上的潜规则是,“吐出一半,上送三级”。任何一级官吏的含金量是多少,能捞多少油水,中国官场的上下左右都看得非常清楚,瞒不了太多人。如果遇到反腐败,有人告,或者遇到权力斗争,有人整,靠自己是护不了的,得靠上边有人保。光靠上一级的官员保还不够,必须靠多级官员保,才能罩得住。所以必须贿赂,必须往上送三层。

程晓农介绍说,一个省的处级干部,送礼大概要上送到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处长。送到那一级,情况基本上就稳住了。“小气鬼”的意思就是,有的干部吐出来的不够。本来可以从他那里收到保护费的人,认为这家伙太吝啬。遇到有人告状,或者上级要抓一些所谓的腐败分子的时候,上贡少的人自然就被送出去了。

*为保专政 排斥制衡*

程晓农指出,中国官官相护的体制意味着不能信任这一体制本身。所以必须在体制外形成制衡力量。而这个体制外的制衡力量正是中共当局千方百计要排除的。因为政府认为,体制外的制衡力量会使政府本身受到冲击。

*投鼠忌器 不开报禁

美国独立评论员,前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访问学者高新认为,中共高层不是不知道媒体监督的重要性,问题在于一旦开放报禁,会对整个一党专政的制度形成挑战。

“中共政权希望它的吏治越严越好。那么在实行严苛吏治的前提下,它不是不知道新闻媒体监督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是,一旦把新闻媒体开放,新闻媒体就会从政治体制的角度来挑战整个政权。基于这样一个投鼠忌器的考虑,所以中共目前不敢弘扬新闻监督,而且反过来还压抑新闻监督。因为没有新闻监督,所以导致了各级官员的为所欲为。”

中国问题观察家指出,中国目前的反腐败运动,只能是杀鸡儆猴,暂时平息老百姓的不满情绪。


XS
SM
MD
LG